【華視台語新聞雜誌】京劇天后 徐露的風華人生|那日如在眼前

陳璽鈞 採訪/撰稿 李宇承 攝影/剪輯  / 台北市

而回顧台灣五○年代,京劇曾是當時重要的文化活動,很多長輩一定忘不了她,那就是台灣最紅的京劇天后徐露!徐露被稱為一代青衣,從小就被視為京劇奇才,以國家資源重點栽培,而她也不負期待,不僅勤奮苦練,擁有厚實的基本功,人生經歷更成了她表演的養分。在白色恐怖時代‧她的父母曾因匪諜罪入獄。她也曾有兩段婚姻,第二任丈夫,還是前調查局長沈之岳。曾叱吒菊壇的徐露,已經32年不曾復出,透過紀錄片導演張烈東的鏡頭,和我們的專訪,帶您來看徐露的傳奇故事。

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緣分其實還是在我最小的時候,大概七、八歲吧,很有名的京劇演員,到蘇州來演出,那我父母那時候一包,來十天就包十天,就陪著父母看,沒想到我就被這個戲劇感染了,覺得怎麼這麼美,這麼可愛這麼漂亮,然後會有這麼多的表情身段,我回來就學」。

徐露,台灣京劇一代青衣,她的粉絲冠蓋雲集,其中還包括先總統蔣中正,本名孫雨桐的她,小時候過繼給父母摰友,改名徐露,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轉移台灣,徐家舉家遷徙來台,徐露延續與京劇的緣分,更是台灣本土培育的,第一代京劇名角。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念那個女師附小的時候,老師有個老師要我客串,來演一個蘇三起解,那重點是來了一個京劇大師,梅蘭芳的老師在台下看,他那個看,對我一生的影響太大了,他看完了就說,我在台灣可以培植,第二個梅蘭芳」。

劇曲宗師齊如山的一句話,從此訂定了徐露的京劇人生,在空軍大鵬國劇隊的安排下,許多名師親自到府傳授教學,1954年更為徐露,創立正式立案的小大鵬劇校,讓她成為首期,也是全校唯一的學員。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我每天早上大概五點多六點,就在那裡練功,然後罩著大靠夏天??還綁著旗子,然後練翻跟斗是在草地上練,沒有地毯,練得我媽媽後來給我洗澡,看見我的背都發紫,人生你在舞台上,每個人看我都覺得,哇好像很輝煌哦好羨慕,這個代價很高很辛苦,我是喜歡,所以我不覺得辛苦,越深入我還越喜歡」。

匯集所有老師的藝術經驗於一身,徐露卻未曾鬆懈,勤奮練功積極努力,不到18歲就已成為劇團主力,沒想到19歲那年家庭發生變故,陷入白色恐怖事件。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說我姨夫是匪碟,然後就被抓然後就槍斃,然後我媽媽也被關,因為我媽跟他(從中國)出來的,所以媽媽判12年,我爸爸帶我出來的,是叫做偽造文書,因為我們的入境證是假的」。

正當前途一片璀璨,父母卻被以匪諜罪名入獄,長女的徐露一夜長大,擔起照顧弟妹的重任。徐來徐露妹妹說:「我記得我小時候,我去看我爸爸,好久沒看到爸爸媽媽,去到愛國東路那個(看守所)去看,我一看到我爸爸媽媽,我就馬上哭,爸爸鬍子那麼長好恐怖喔,就是坐牢了」。

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後來我弟弟妹妹,不肯去學校,她說因為學校老師同學,都說她是匪諜,是匪諜的女兒,這個話很刺我的心,我那時才開始我大哭,我不曉得以後,這條路怎麼走我不知道,(學校的人)他逼著我,要我把我弟弟妹妹送孤兒院,那時候覺得怎麼這麼狠,後來想想,我還是覺得他們是對的,要不然不會有我今天了」。

人生低潮沒有抹去徐露,身上的巨星光芒,她成為劇團首席旦角,演出遍及歐美南亞等四大洲,也曾在數十個國家巡迴演出,受到藝文界熱烈喜愛,與高度推崇。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在這個過程中,我外面還是很輝煌,大家而且也是,我場場都是爆滿的,那我覺得,那時候安慰我的是我的掌聲,台下給我的掌聲,好像得到一個抒解,有一個安慰,然後專心投入戲中,然後覺得就這樣子,把我帶過來了」。

人生經歷,成了演出的養分!徐露的一颦一笑、雍容貴氣儀態大方,眼神中卻又堅毅深情,她主工梅派青衣,也兼習其他各旦行流派,被譽為全台第一全才旦角。

包珈知名導播說:「文戲她唱青衣唱得一把罩,武戲她能夠打,然後崑腔她也行,文武崑亂亂就是西皮二黃,就是樣樣精通」。

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那我有一次就在維也納謝幕,他們謝幕嘴巴還要叫,還要鼓掌然後還要跺腳,那個地板還要跺腳,所以那個聲音震耳一樣,謝很久我眼淚都謝出來,幕下來了以後,我說我還想再去看看舞台,什麼人也沒有了,燈光暗暗的,就覺得就一個人站在舞台上,那時候覺得很空虛」。

如日中天卻也嘗盡掌聲結束,落幕後的寂寞,經由當時國防部長俞大維介紹,徐露二十七歲時,與清華大學教授王企祥結婚,短暫退出舞台。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我在舞台上常常演媽媽,演太太演的各種角色的,演夫人演貴妃,什麼都演過,但是我舞台沒結過婚,我不曉得丈夫,做個老婆太太是什麼樣子,我要親自來做個好太太,我辭掉我就不演戲了,後來最後是老總統(和)周天祥來,請我上電視,我才願意復出」。

享受三年單純的主婦生活,成了兩個孩子母親的徐露,在各方期盼下再度復出,1986年榮獲美國林肯中心,亞洲藝人成就獎,卻也同時結束第一段婚姻,更發現了自己,罹患乳癌。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我都覺得無所謂,因為我這一生,都不是我自己安排的,你看從學戲結婚,也不是我自己安排的有沒有,好奇怪耶,但是我就是很順從啊,給我什麼環境,我就順服這個環境」。

生病住院期間,徐露遇見了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他,前調查局長沈之岳。一位是位高權重,曾被稱為繼戴笠之後的第二代諜王,一位是菊壇京劇天后,兩人因為信仰,開啟彼此人生新篇章。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是他的一個老同事住院,那院長就告訴他,徐露也住在醫院裡頭,他就來看我,然後他幫我傳福音,中間我後來就回加拿大去了,他給我打電話通信,因為他傳了福音,他總要繼續再給我講聖經,要餧養叫做,我們在教會中說要餧養,餧養我的小羊,還要牧羊我的小羊,我是他的羊,就這樣餧養餧養,他說我們結婚吧,這個是我弟兄結婚的禮物,我們沒有戒指,什麼禮物荒漠甘泉,是老總統送給我弟兄的,一本親自眉批的荒漠甘泉,,第二次結姻我斷然離開,我也覺得我到了四十幾歲了,我要好好讀聖經,我要追求人生的更高層」。

48歲那一年,徐露和沈之岳在加拿大公證結婚,徐露也毅然決然,揮別舞臺從此告別觀眾,與夫婿彼此扶持,將餘生奉獻教會。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加強我裡面的信心,然後覺得人生,又好有意思又有盼望,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可以哈腰來服侍別人,對可以低肩負重,然後服侍別人,陪別人看病照顧人,多生病不管什麼樣我都可以」。

有了宗教信仰,徐露彷彿重生,雖然動過11次刀,其中5次還是全身麻醉的大手術,82歲的她卻仍活力湧流不停,歷經數十年的掌聲與榮耀,也曾被尊為國寶級藝術表演家,但此刻的徐露,享受著平安喜樂。三十多年來,徐露未公開露面,在導演張烈東力邀下,才拍攝紀錄片,並接受華視新聞雜誌的專訪,讓徐露絕妙風采的傳奇故事,留下珍貴紀錄。徐露京劇表演藝術家說:「以前把我的藝術放在台上,現在把我的主耶穌傳給台下,這就是我的人生」。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