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者的避風港——百岳山屋入住困境

登山者的避風港——百岳山屋入住困境 | 華視新聞

倪旻勤、邱于瑄、王昱翔、陳韻如、李昕芸

【專題記者倪旻勤、邱于瑄、王昱翔、陳韻如、李昕芸綜合報導】廣大的山林間,一幢幢山屋座落其中,提供了幾代人避難和休憩的空間。當山友經過一天長途跋涉,能有一幢遮風避雨的小屋,便是最好的享受;在高山遇上突發事件或意外,山屋也能作為緊急避難空間,供人度過危急,等待救援。

山友搶住山屋 避難與休憩的山中小站

對山友來說,山屋是極重要的存在。「它可以當作緊急庇護所,也可以是讓你裝備變輕的地方。」山友何承蔚分享,若登山路線上有山屋,便不需攜帶帳篷,可減少背負重量。相較於紮營,山屋住起來舒適許多,何承蔚坦言:「營地條件確實比較不好,因為光(室內外)溫度就有很大的差別。」

僅存遮蔽功能的工寮、有水不一定有電的溫馨小屋、供應餐點並容納上百人的大型建築,都是台灣山屋的樣貌。除去因過度破舊、不堪用而不管理的鐵皮工寮,玉山、雪霸、太魯閣國家公園與林務局,共管轄37幢需申請的山屋。三座國家公園內共有30條登山路線、管理32幢山屋;林務局也管轄三條登山步道、五幢山屋(註1)。各個山屋雖依建造時間、環境破壞、住宿人次等因素,導致品質不一,但它們同樣都面對床位不足、供不應求的窘境。

「現在登山的人很多,山屋相對數量太少。」登山嚮導劉冠伶認為,和登山人次相比,山屋容納人數過少,導致山友時常因申請不到山屋,而將行程改期。何承蔚笑言,申請不到山屋是常有的事,幾天前,他就因為沒申請到山屋而放棄原本的登山計畫,他戲稱申請過程是「看運氣、看網路速度」。

國立政治大學登山隊前隊長黃易凡形容登記山屋有多麼的分秒必爭,當整點一到,所有人便在電腦螢幕前不斷刷新網頁,只為在第一時間將申請資料送出。黃易凡參加的登山團就曾在攀爬雪山前,因為有一半的人沒搶到山屋,讓出團人數減半。此外,山屋多採先搶先審核的制度,且申請時需同時繳交多項資料,申請經驗豐富的登山嚮導蕭堯升表示:「如果你熟悉遊戲規則、知道怎麼利用的話,你會搶得很順。如果沒辦法的話,你怎麼搶都搶不贏別人。」

註1:檜谷山莊、向陽山屋、嘉明湖山屋、天池山莊、九九山莊

熱門路線一床難求 山屋難搶程度差異大

不過,並非所有山屋都難搶。據臺灣國家公園入園入山線上申請服務網,六月中旬至七月中旬之間,每周超過三天額滿的山屋僅有九幢。玉山國家公園占兩幢,分別為排雲山莊、圓峰山屋;雪霸國家公園三幢,為三六九山莊、翠池山屋、桃山山屋;太魯閣國家公園四幢,為成功山屋、奇萊山屋、雲稜山屋、南湖山屋。

中華民國山岳協會理事長黃楩楠表示,由於玉山主峰線是全台最熱門的路線,導致沿線上的排雲山莊難以申請。儘管排雲山莊採定時抽籤制(註2),不似其他山屋申請需和時間賽跑且一天開放116個名額,可容納人數較多,但因為想爬玉山的登山者過多,中籤率仍極低。黃楩楠解釋,玉山主峰為台灣第一高峰,許多民眾有登過玉山才有「台灣精神」的觀念,「所以大家有這個號召就往玉山跑啊。」

玉山主峰名氣高、攀爬人次多,為提供山友更好的居住環境,排雲山莊設備經一次又一次的修繕漸趨完善,不僅供水、供電、供租借睡袋,也提供餐點。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林文和副處長表示,排雲山莊屬於國際路線,「不管是軟硬體設施,我們提供更完善、跟國際接軌的設備。」

此外,雪山山脈也是山友的首選,「雪山是這樣啦,它地方大,人就多嘛。」黃楩楠說。而雪霸國家公園內的三六九山莊位於多條登山路線上,且山屋條件好、景色佳,時常呈滿額狀態。不過如南二段沿線上的中央金礦山屋、大水窟山屋,因為路程較遠且難度高,挑戰的山友數量不多,便較無申請不到的問題。

註2:山友需在預訂住宿日前的一個月於線上申請系統登記抽籤,系統會在山友預定住宿日前一個月的下午三點至四點辦理公開抽籤作業。

無統一興建法規 增建山屋易卡關

既然在熱門路線上的山屋供不應求,主管機關是否曾想過增建山屋?林務局森林育樂組組長張弘毅表示,增建山屋需經過該山地的環境承載量(註3)評估才能提出計畫,並非有需求就可增建。張弘毅舉例,國家公園內的登山路線部分位於生態保護區內,需控制登山人數以保育環境,因此山屋的容納量不能超過該地的承載量。

除此之外,高度和地形也會成為該地建設山屋評估的考量關鍵。張弘毅無奈的說:「台灣有268座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且地形非常崎嶇,要在每個地點蓋山屋,以現在的能力是沒辦法的。」張弘毅進一步說明,現有山屋部分是日治時期為管理山林而設置,或因林業經營需要所建。大部分的山屋能夠沿用至今,都是經過評估與修建後,才開放給山友。林文和也補充,現在若要新建山屋,除了考慮環境承載量,也須評估山友腳程,腹地大小、水源有無,以及是否位於背風處、遠離懸崖等。

除了考慮環境承載量,增建山屋的計畫也容易因為法規卡關。張弘毅表示,根據《國土計畫法》中央山脈大部分土地被列為保育用地,原則上不可供建物使用,無法隨意興建山屋。但若經林管處與國家公園管理處評估有增建山屋的需求時,管理單位會上報縣市主管機關、中央地政主管機關,經多方討論後,才能決議是否增建山屋。

即便管理單位決議興建山屋,興建計畫也須經過層層考驗。由於早期法規尚未完善,山屋興建較為容易,但是現今山屋設計需符合《建築法》、《水土保持法》,及環境影響評估等規範才能增設山屋。張弘毅舉例:「像建築法要求申請建築線(註4),你在山區要怎麼去指定建築線?」雪管處遊憩服務課技正潘振彰也表認同:「目前政府沒有統一的山屋建造規範,所以法規會互相限制,很難說我們主管機關說了算,我們就可以做改變。」

雪管處自兩年前便開始規劃改建三六九山莊,預計在2020年完工,然而現今改建工程仍未動工。潘振彰無奈的說:「設計規劃出來之後就陸續有問題,可能簡單的一個水土保持檢查我們就要送到農委會去,然後又轉件、又召開會議,這個期程都不是一兩個月可以解決的。」

註3:環境承載量為環境所能承擔的人類數量及人類活動總量,包括其環境可提供的自然資源,以及其可容納和消化廢棄物的能力。

註4:直轄市、縣市主管建築機關(例如: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會公告建築線,要求建物在線內施工,以規範建築物的位置,避免建築物佔用道路。但山林中通常因道路曲折沒有規劃建築線,因此不符合建築法規。

仰賴人力背運建材 山屋興建耗時耗力

過往建材可透過直升機運送,然而2014年後,因飛航問題和成本支出,已無民航公司承攬吊掛建材工作,因此目前山屋建材運送多靠人力背運。以人力背運不僅十分耗時也考驗施工團隊體力,「光走上去可能就要四天。」曾負責多個山屋整修、登山步道建造工程的恒熠營造有限公司工班負責人伍玉龍表示,團隊需要背負的建材也包括沈重的工程施作機具,「旅遊業他們有規定一天高山協作員(註5)只能背20到25公斤,但是工程就沒辦法這樣。」伍玉龍舉例,部分山屋工程也需使用發電機,「一個機器就95、98公斤重,那是一個人背上山。」

目前台灣修建山屋已無直升機運補建材,僅能仰賴高山協作員人力背運。 圖/伍玉龍提供

規劃多個山屋整修設計的建築師顏春嘉表示,高山地區工程最主要的問題是設施搬運,因此山屋設計多會使用輕量化建材,並且選用較簡單的施工機具。另外,山屋建設也會避免技術含量較高的工程,方便於高山上簡易施工。除了設施運送問題,多變的天候也使山屋建設更加困難,「突然下了一陣雨,然後路崩掉了,那你就上不去了。」顏春嘉無奈的說,山區建設不確定因素較平地高,因此工程時間多會拉長,一個山屋整修案工程期可能會拉至六個月到八個月。

註5:高山協作員的工作可分為兩種,「嚮導」協助引導登山客在山區的路途、並保障其登山安全;「揹工」則協助搬運山友的公用糧食、裝備帳篷。

山屋管理品質不一 僅六間山屋設常駐管理員

「登山者到山上常常會遇到登山問題,比如說你要怎麼從天池山莊往南華山或附近的百岳,山莊人員會提供現場資訊。」張弘毅指出,山屋管理員除了掌管人員進出與清潔外,還負責提供山友諮詢、環境教育、分配床位等服務。張弘毅認為,由於山岳與一般的遊樂或風景區不同,需考量地理環境、生態等,較需與民眾溝通,因此管理員的角色也更顯重要。

然目前全台37間的山屋中,僅有六幢設有常駐管理員,包含林務局的五幢(目前九九山莊由林務局主管;雪管處負責入園管理、住宿申請)和玉山的排雲山莊,多數國家公園轄下的山屋僅仰賴山友組成的保育志工與管理處人員偶爾巡視。

由於林務局明訂《林務局山屋經營管理及住宿申請作業須知》,其轄下山屋須依法管理,故不論在收費、使用等方面,皆有明文可參照,也安排固定人員駐點管理。而國家公園的山屋則不然,主要仰賴管理處人員定期巡視。林文和說明,派遣人員巡察時,會考量步道的難易、使用度進行分級,進而訂定巡查頻率,如健行級步道約一周一兩次、高級步道(註6)約一月一次。此外,林文和補充:「還有保育志工會做巡查維護,另外也有些認養團體,比如我們跟中華民國山岳協會有簽約。」不過,巡查的內容不限於單一山屋設施,還包含步道設施、解說牌狀況、山屋設備等。

除林務局山屋外,目前僅排雲山莊有安排專門管理員。由於排雲山莊規模較大(116個床位)且位處熱門路線,故玉管處有招標廠商協助提供食宿服務,也是目前台灣少數服務品質較佳的山屋。林文和強調:「不是每個山屋都能這樣做,因為玉山主峰是國際路線嘛,所以要提供更好的服務。」


註6:本級步道大都位於海拔三千公尺以上之高山核心地區,自然生態資源脆弱,且地勢高亢、地形陡峻,雖有登山步道但欲進入者須有完整之登山裝備、充沛體力、耐力以及豐富登山知識,一般登山客較少。

設備損壞無人管 僅仰賴山友自律

「像玉山的話,橫斷上面算比較偏遠的路線,其實(山屋維護)都是靠山友自律,盡量不破壞。」蕭堯升解釋,僅仰賴志工假日巡視和山友自治,其實無法預防或即時制止許多山屋損壞。

何承蔚舉例:「偷接電的狀況其實蠻普遍的,他們(山友)會把太陽能板直接改成行充的行動電源。」他解釋,山屋中的太陽能板與電力原是為提供緊急照明使用,卻常遭山友濫用。伍玉龍也指出,山屋提供的無線電系統也常遭山友破壞,他感嘆:「我們的山友不自愛,然後東西就一直被弄壞。」

此外,主管單位的管理疏忽還可能造成山屋與周遭林地毀壞,如今年2月初時,雪霸三六九山莊就因山友在附近燒垃圾,引發大範圍火災,已是2001年以來的第四起(2001年、2008年、2014年各一起)。

以三六九山莊來說,目前雪管處並無人員駐點管理。何承蔚說明:「像三六九雖然是雪山國家公園所管,可是很多協作團體會在那邊供餐。」部分未與雪管處簽約的高山協作員逕自於山屋煮食販售,進而造成廚餘、垃圾等問題。黃易凡也表示,他曾目睹協作員直接將廚餘傾倒至廁所。他無奈地說:「這種事就常發生,所以我覺得他是一個管理問題。」

山友在山屋外烹煮食物,卻未自行將垃圾帶下山,遺留在山屋之外。 圖/何承蔚提供

面對山友們質疑山屋缺乏管理員,潘振彰回應:「說實在我們跟林務局比起來,人力是嚴重不足,八個人(巡查)1萬6850公里是很好笑的事情。」他無奈坦承,目前的經費與組織編制不允許任命專門管理員,僅能撥用業務費發包給六位巡查員。林文和則補充,若民眾發現部分保育志工管理鬆散,可直接向玉管處檢舉。

「如果你設備提升好,但山友沒有維護、或管理不當,那它久而久之就會損壞。」黃易凡指出,除了政府應提升管理人力外,山友的登山教育亦應一併加強。張弘毅則指出,即便近年林務局和山屋管理員不斷宣導無痕山林(註7)觀念,仍有許多山友會隨意棄置垃圾。

註7:無痕山林概念,主要是為提醒民眾應對所處的山林環境善盡應有的關懷與責任,以儘可能減少衝擊的活動方式與行為,達成親近山林的體驗。

發展山岳觀光 山屋行不行?

近年台灣山岳觀光日漸興起,然而山友過夜住宿的山屋卻年久失修。主管單位針對山屋住宿需求已開始計劃修繕山屋,如營建署明年將啟動3年計畫,編列7億1947萬整建12棟山屋,其中雪山三六九山莊明年優先擴建,而原先玉管處規定禁止入住的觀高登山服務站也列入整修目標之中。

此外,交通部觀光局將2020年訂為「脊梁山脈旅遊年」,計劃以中央山脈、雪山山脈、玉山山脈、海岸山脈,以及阿里山山脈五大台灣山脈,作為明年國內外觀光發展的重點。觀光局技術組科長莊慧文表示,雖然脊梁山脈旅遊年的詳細內容尚未推出,但已與相關單位研擬整合計畫。

觀光局將2020年訂為脊梁山脈旅遊年,以台灣山脈風景吸引國內外旅客前來遊玩。 圖/政大登山隊提供(盧冠容攝)

登山嚮導李振偉根據自身經驗點出,政府規劃國際登山觀光路線時,應將山屋設施升級,「這條路線是想要吸引外國觀光客來的話,它就絕對不只是讓你有一個安全的住宿點、最低的需求而已。」李振偉也建議,除了山屋硬體設備升級之外,也可在山屋內陳列山岳相關資訊,並且訓練管理員宣導登山注意事項、無痕山林等登山教育。

脊梁山脈旅遊年在即,台灣擁有多座高山,再加上一年四季氣候變化,為各大山岳增添不少特色,實屬台灣發展山岳觀光的先天優勢。然而,面對國內外躍躍欲試的山友,政府除了行銷山林風景之外,相關軟硬體規劃也應跟上腳步,才能讓更多人能一窺台灣壯麗的山岳之美。

 

 

新聞來源:政大-大學報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