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5 10:01

暖暖包實驗遊唱 用歌聲傳遞溫暖

傅一珩、李鎵妏  / 新北市

五位不算年輕的團員,在舞臺上自然演唱,他們便是「暖暖包實驗遊唱」的成員。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暖暖包與台灣其他知名合唱團,舉辦了一場為長照而募捐的演唱會。不久之後,他們又會到孤兒院為孩子們歌唱。暖暖包一直致力於用歌聲帶給弱勢團體溫暖,同時也感動著社會大眾。

暖暖包實驗遊唱和台北大湖等著名合唱團一起為長照而唱。 攝影/李鎵妏

從責任心開始

暖暖包實驗遊唱的創辦者張詅鈞,從二十多歲便開始獨自創辦外貿企業,直到現在她將大部分工作任務都交給了團隊,自己將大多心力投注在成立不到三年的暖暖包的活動上。之前她也曾在扶輪社短暫地工作過三年,第二年便被派為社區服務組委,到宜蘭捐助中輟生,為他們購置可供上下學的汽車。

「我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人。」張詅鈞這麼形容自己。她認為企業有企業的責任,取自於社會也要奉還給社會。但張詅鈞坦言開始做了一年兩年之後,心就軟了下來。「自己投入了之後,愛心會很自然地跑出來, 算是一種意外的收穫。」

講起暖暖包實驗遊唱的成立,張詅鈞就又擔起了她的責任。她的朋友都是已經退休或是將要退休的年紀,在她看來,那一輩的人算是較為富足,精力也相對充沛。因此相比以前的長輩,他們不應該那麼快在社會責任中退役,成為被照顧的一方,社會上有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滿懷責任感的張詅鈞,正巧碰上了有著同樣想法也愛唱歌的朋友們,就這樣暖暖包帶著他們的歌聲,走到了偏鄉,走到了弱勢群體之中。

暖暖包與台東縣長一起為觀眾獻唱。 攝影/李鎵妏

團隊合作助活動百花齊放

暖暖包的歌聲已經尋訪過翠柏老人院、新竹榮民之家、北投長照中心等地方,回想起與老人們共處的時光,張詅鈞講起了那些令她印象深刻的老人們。

「新竹的榮民之家之前都是軍人,所以他們還會有一些軍人的習慣。」聽歌時挺直的腰板,每唱完一首歌後有力而整齊的鼓掌聲,這些都是榮民之家的老人特有的習慣。

北投長照中心的老人多是罹患失智,無法與他人很好地溝通,「老人聽到團體來唱歌很高興,就會一直跟我們講他會唱什麼,但其實我們聽起來他是在回憶他的某一段時間。」這些失智老人的表達能力相對沒有那麼強,要很認真聽才能聽懂他在講什麼。「其實這些老人缺的只是一種關懷。」張詅鈞如是說。

暖暖包這個團體規模不算大,之所以能辦起那麼多活動,正是有一群有著默契團隊合作的成員們互相配合。暖暖包經常會與其他機構一起合作做公益,在尋找合作機構時難免會吃閉門羹。

「比如遇到一個機構不理我的同事,那就換我出馬,講完之後再換我同事,兩個人就互相看要用什麼方式來讓對方接受我們的意見或我們的要求。」暖暖包幕後的總執行林旻蓁說,團隊之間互相支援,遇到問題大家會一起解決。

暖暖包團隊內成員之間感情十分親密。 攝影/李鎵妏

對於未來有一個夢

談到暖暖包的未來會走多遠,張詅鈞沒有給它定一個期限。對於自己的期許,張詅鈞也沒有給自己過大的壓力,能和自己的團隊做到怎樣的程度就是怎樣的程度,不會一定要去怎麼做。

「目前很多的活動都是活動來找暖暖包,我周邊的人有什麼需求來找上我,只是我的性格比較特殊一點,活動找上的時候我不會很一般地去處理,會盡最大的努力去把它打造更大的可能性。」

然而講起長照,張詅鈞說自己有一個夢 — 她不希望這一代的老人成為年輕一輩的絕對負擔。她希望長照不僅僅局限在照顧臥病在床或是身心障礙的老人,而是去喚起另一種精神,一種去鼓勵這些老人繼續在社會上貢獻他們心力的精神。這樣社會上的長照壓力才會小一點,年輕人的負擔也會低一點。

現在這些都只是張詅鈞的想法,她希望有朝一日能有協會組織與暖暖包實驗遊唱一起,將她的想法變成實做,真正的去關心老人們。

採訪側記

採訪的後半段幾乎在用聊天的形式進行著。雖然創辦者張詅鈞女士一直說自己不是一個偉大的人,不算是一個有愛心的人,但從交流中獲取到的她的想法,她的理念,她的作為,都讓我們覺得敬佩。

延伸閱讀

長照新方向 醫師打造專屬金牌看護

長青花台 讓長者們種植園藝不再費力

日照大家庭 重建長輩自信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暖暖包實驗遊唱 用歌聲傳遞溫暖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