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繪流基地 屬於所有人的創作空間

房莛蓁、王郁雯  / 台北市

「我們導覽一家冰淇淋店,他們說以前就是用這個餐車去賣東西,我就把它做出來。」輝哥一邊說著,一邊開心的笑著,拿起他做的木製冰淇淋推車模型,向我們展示。他是台灣夢想發展協會裡面的導覽員之一,除此之外也參與「手作木工」課程以及「街道上的藝術家」,透過藝術創作,說出自己的故事。

讓協會說出底層勞動者的生命故事

台灣夢想發展協會創立於二〇一四年八月,創辦人為徐敏雄老師。協會旨在正視萬華社區的貧窮議題,透過一系列藝術課程,讓「經濟弱勢者」、「在地店家」、「青年志工」三大族群透過創作的過程中先卸下彼此的身份,並能相互陪伴與成長。

「你把街友從一地移到另一地,他還是會回來,那就代表萬華他有自己的脈絡。為什麼不用合作的方式取代驅趕,讓街友融入社區?」在協會擔任藝術教育企劃的謝宜潔說,徐敏雄老師出生在社會的底層勞動家庭,從小在萬華長大。他的母親以前從事幫傭的工作,一天需要去三戶人家做飯,非常辛苦,儘管幫傭工作所獲取的薪水微薄,徐敏雄認為,母親的工作是需要被大家尊重的。

這種生命經驗成為徐敏雄老師創立協會的原因。進入政大社會系學習社會科學後,他更感受到底層勞工的辛勞,希望有一天能夠讓大家看見底層勞動者的生命故事,而不是外界對他們的刻板印象,例如「又髒又臭」、「遊手好閒」。「其實百分之七十的街友都有工作,只是他們都從事比較底層的工作。」謝宜潔說,街友大多從事會以舉牌、發傳單或是到建築工地當工人維生,但是這些工作的風險很高,工時又不穩定,讓他們租不起房子,最終又回到了流浪生活。

城市繪流基地 一個邀請所有人參與的空間

協會組織了萬華的弱勢族群,創立「導覽班」、「手作木工班」以及繪畫班「街道上的藝術家」,邀請經濟弱勢者、無家者與低收入戶加入。透過創作,大家可以卸掉階級、標籤與身分,盡情創作發揮,好好和彼此分享故事,不需要顧慮太多事情。「因為創作沒有對錯」,謝宜潔說。

經濟弱勢者輝哥和我們分享在木工班創作的作品,創作靈感來自冰店「永富冰淇淋」起家時使用的推車。 攝影/王郁雯

今年八月,協會成立一個新的計畫叫做「Open!城市繪流基地」,希望透過「繪」畫,匯聚「經濟弱勢者」、「社區居民」與「一般民眾」三大族群,促進彼此的對話。

城市繪流基地底下有四個課程,分別為「藝術之旅」、「秘密基地」、「街頭樹洞」與「街道上的藝術家」。其中,「藝術之旅」課程旨在說明自由的創作藝術作品,打破一般常見的使用媒材方式,例如畫筆不一定要握著創作,也能夠將筆折斷或摔在畫紙上,顛覆一般人對於繪畫的既有想法。

在這個藝術空間,大家可以使用協會提供的任何工具進行創作,例如彩色鉛筆、水彩、剪刀等等,沒有媒材使用上的限制。 攝影/房莛蓁

「街頭樹洞」則是發想於一本小說,裡頭說的是一個以前人只要有煩惱就會去森林裡面找一棵樹,對著樹洞講自己的心事的故事。「我們希望你在剝皮寮有一個小小的空間,你是來這裡把你內心的一些想法跟祕密都倒出來。」城市繪流基地計畫的發想策劃執行人簡艾薇說。

創作過程找回人與人最真摯的人際互動

藝術創作對於協會的大哥大姐來說,是謀生的工具?還是打發時間的消遣?謝宜潔說,創作可以幫助他們找回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感覺。她表示,一開始接觸他們的時候,可能會覺得他們很嚴肅、正經,那是因為在流浪的記憶裡,他們在外面必須小心說話,不然會被其他人討厭。

大劉就是個來參加繪畫課程後,在人際互動上有明顯改變的一個例子。他是一位說話含糊、邏輯跳耀的大哥。早些時候因為有販毒前科,加上不擅表達,使他無法順利找到工作,最後流浪街頭。

後來他透過從事社會服務的機構「救世軍」來到協會參加木工班。謝宜潔記得大劉當時完全依照自己的想法製作木工,對待木頭的方式十分粗魯,也不懂得合作觀念,直到有一次課程到了一個段落,需要收拾東西時,大家發現大劉很積極的幫忙和收拾,才發現他在無形中慢慢的學會了觀察與合作。

大劉後來被協會邀請加入繪畫班,讓謝宜潔發現他豐沛的創作靈感。「我發現他畫出來的東西都是動物花草,跟他的前科外表差非常多,發現其實他的內心很溫暖。」她說。

大劉利用菸盒當作剪紙的素材,塑膠蓋子則是他的調色盤。 攝影/房莛蓁

在街頭上,大劉是一位有著前科又口齒不清的阿伯,但在協會裡面,他是一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因為創作,他受到了老師與學員的肯定,也讓他交了一群好朋友。謝宜潔說,很難說清楚創作到底帶給了大劉什麼改變,但他確實從過程中改變了身邊的人對他的看法。

無家者議題持續 積極招募青年志工

協會的下個目標是藉由城市繪流基地,邀請民眾先進來空間一起進行藝術創作、產生興趣後,在下個階段設計民眾與無家者之間的交流。簡艾薇說,計劃於今年八月執行至今,已經有邀請民眾參與,普遍反應不錯,但由於課程設計為連續的活動,大家可能礙於時間因素無法配合,最終開課時並沒有人報名。

夢想城鄉發展協會的剝皮寮據點,放置著城市繪流基地的介紹黑板。攝影/房莛蓁

「而且原本預設藝術是親近的媒材,後來發現其實不是,很多人聽到創作會很有壓力。」簡艾薇還說,學校教育給民眾一個標準是,要畫得像和寫實才是一件好的作品,但其實不是。她認為創作最重要的是表達內心的想法,但大家還是會害怕自己做得不好而無法放開心胸享受創作過程,是目前推行城市繪流基地計畫的困難處之一。

謝宜潔說:「我們希望用創作這個媒介去接觸社區或者是外界的民眾,透過策展或是一起辦活動的方式,把人群慢慢地放在一起。」 未來,城市繪流計劃會繼續推廣,改由將弱勢者議題擺在一開始討論,並加入更多的青年志工參與,開啟與經濟弱勢者對話的管道。透過年輕朋友的熱情,協會希望能為萬華這個老社區注入一點活力,變得更好。

採訪側記

當天要離開協會之前,我們在一樓遇見一位經濟弱勢者樂樂。她一個人坐在角落剪著從別處帶回來的牛仔布料,一邊不疾不徐地和我們分享她的生命故事。幾年前的一場意外使她的腿差點被截肢,也因此停止了擺攤的工作,經濟上更是碰到很大的困難。樂樂透過萬華婦女中心與徐敏雄老師等人的幫助,漸漸走了內心的自卑與挫折,還成為台灣夢想城鄉發展協會的導覽員之一。「渴望的家就在這邊,在這邊很開心、有安全感,因為這些年輕人從不把你看扁。」在前面分享中,樂樂一度哽咽,眼眶泛紅,但提及協會的宜潔、艾薇等人時,她笑得好燦爛。她驕傲的說,在這裡大家都是她的朋友。

延伸閱讀

人安基金會 向街友傳遞希望

幫助街友找回自信 重返社會

陳大德 幫助遊民走回社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城市繪流基地 屬於所有人的創作空間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