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遊戲背後的真正寓意 不單只是迷信邪教

《還願》遊戲背後的真正寓意 不單只是迷信邪教 | 華視新聞

銘報

記者/殷悅哲特稿

在2月19日由赤燭遊戲公司發行的恐怖遊戲《還願》近日在遊戲圈內外皆掀起一波風潮,從發售日當天各大實況主爭相實況,Steam平台上好評不斷之外,也在2月23日遭網友起底發現遊戲內素材涉及侮辱中國領導人的字眼,而遭到中國代理商終止合作關係及求償,在經歷高潮迭起之後,筆者想回歸遊戲的初衷,也就是《還願》這款遊戲到底想告訴玩家什麼?《還願》並不僅是在說主角迷信邪教而造成家庭悲劇這麼簡單而已。

先從遊戲介紹開始,《還願》是一款恐怖遊戲,要做一款恐怖遊戲可以很簡單,放一些彈跳式的驚嚇點來讓玩家驚聲尖叫,又或是老掉牙的殭屍鬼怪等等元素攪和一下即是恐怖遊戲,但是由赤燭遊戲開發的《還願》這款恐怖遊戲並不一樣,《還願》是一款以故事劇情來營造恐懼氛圍的恐怖遊戲,赤燭運用台灣本土風俗民情,以及80年代接地氣的人事時地物,帶出驚悚且具後勁的恐懼感,讓玩家在遊玩過程中跟主角女兒杜美心一樣胸腔不適、呼吸困難,彷彿身歷其境。

劇情部分或許有人覺得故事僅僅只是在述說1980年代杜家因為杜豐于信奉邪教而發生的人倫悲劇,比不上故事背景架構在白色恐怖時期的第一部作品《返校》來的強大,但其實不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赤燭臉書查看,其實在杜家搬進公寓前,該公寓曾經發生過凶殺案,而後導致慈孤壇得以藉由鎮壓凶宅的名義進駐社區,並且蠱惑鄰居的結果。

而在杜家慘案過後20年,赤燭官方也以前導ARG(另類實境遊戲)的方式述說了鞏莉芳的侄子鞏紹華為了還姑姑及表妹(杜美心)一個公道,而追查何老師所屬陸心青年會的內幕,其實整個故事的核心並不在於杜家,而是由信奉慈孤觀音的信徒與周遭親友所構築出來。

遊戲內主角藉觀落陰的方式向慈孤觀音祈求女兒從生病中痊癒。(圖/《還願》遊戲內截圖,文/殷悅哲)

《還願》不單只是一款恐怖遊戲,它是一個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的真實故事,宗教迷信並不像杜美心的生命一樣在1980年代之後就此結束,在現今社會中仍然有許多不得志或是想尋求協助的朋友在得不到回應之下選擇了誤信邪教,而此邪教並不泛指那些狹義的邪教團體。

遊戲中杜豐于不相信女兒杜美心有精神疾病,說出「我女兒才不是神經病!」這種認為精神病就是神經病的想法;杜豐于因為演員妻子鞏莉芳要復出為家掙錢,而說出「錢我會處理,男人的事你不用管!」的大男人主義;鞏莉芳不堪受家暴寫信給母親說想回娘家,而母親回信說回娘家會被人家說閒話的守舊想法,這些誤信過時或不正確的思想,不也是一種迷信邪教的樣貌嗎?

遊戲內主角與妻子吵架說出「男人的事你不用管」這樣大男人主義的話語。(圖/《還願》遊戲內截圖,文/殷悅哲)

再把時間軸拉到現代,「我是國民黨的支持者所以民進黨都是垃圾!」這樣的政治理念;「網路上說日本颱風受困機場的台灣旅客靠中國大陸脫困,台灣外交官真沒用!」這樣的網路謠言;「電視台大量報導周子瑜的新聞並用煽情的字眼下聳動的標題。」這樣的媒體風向,這些不經思考查證而擅自斷言的行為,不又也是另類迷信的結果嗎?

或許人類終究是群體的生物,即使常理認為不正確的事情,只要大家在做就會自然的跟著做,筆者認為唯有培養獨立思考及判斷是非的能力,才能杜絕這類事件的一再發生吧!

新聞來源:銘報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