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力不等於實力 明盲合作爵士樂團

黃詩婷、蔣宇涵  / 台北市

閉上雙眼,聽著薩克斯風與電吉他熱情開演,鼓與貝斯低沉而穩重的掌握音樂節奏,鋼琴和小提琴又演繹著別樣的風情。你很難想像這是由兩位明眼人、四位視障者,以及一位壽險顧問組成的樂團。Life爵士樂團以高水準的表演顛覆大眾對於身障表演者的想像。而他們的故事得從一位視障者說起。

Life爵士樂團薩克斯風手團長吳柏毅(右)與吉他手團員黎旭瀛(左)在台上忘情軋樂。 攝影/蔣宇涵

「瞎子」學「蝦子」 盲人成樂手

先天性白內障和青光眼,僅剩左眼零點零三視力的吳柏毅,是Life爵士樂團的團長暨薩克斯風手。第一次接觸音樂是在就讀啟明學校,加入管樂社團,「摸」到了學長傳承給他,像是蝦子一樣的樂器。「『瞎子』吹『蝦子』剛剛好。」學長幽默的回應,讓他用薩克斯風吹出人生新篇章,也從此愛上音樂。高二時,為了繼續接觸喜歡的音樂,他便立志報考音樂系。接觸樂器不過三年的他,在音樂老師的加強指導下通過「聾盲生特別考試」進入文化大學音樂系。

大學畢業後,他邀請其他啟明學校時認識的朋友,如貝斯手洪鴻祥,一起加入同學蕭煌奇的全方位樂團,為他伴奏。後來蕭煌奇被唱片公司簽約後,少了歌手,樂團形同解散。但是吳柏毅認為樂團不一定要有主唱,也可以表演演奏曲。於是Life爵士樂團在二〇〇二年正式成立。

「Life可以說是生活,也可以說是生命。」對吳柏毅而言,音樂就跟生命一樣,就像呼吸,是自然且重要的存在。因為音樂,他也陸陸續續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曾風靡一時的紅螞蟻合唱團吉他手黎旭瀛、藍天使合唱團鼓手楊友仁,以及勇奪金馬、金曲獎的盲人鋼琴手黃裕翔,和獲獎無數的盲人小提琴手夏官鼎。這樣的明盲組合,倚靠的是長期累積的默契,他們分享著創作音樂的熱情,傾聽對方在音樂中的呼吸。

二〇一三年的安麗年會,游文君位團員們點起一片星空。 提供/Life爵士樂團

從台下走到台上 為團員點亮一片星空

另一位靈魂人物,是樂團創意總監游文君,其正職是壽險公司的專業顧問。在二〇一〇年前往中部學校擔任志工時,無意間看見吳柏毅的演出。「音樂要好聽並不困難,但是音符要敲進心裡,這是不容易的。」被音樂感動的她,每個禮拜一晚上會到咖啡廳,看樂團的表演。漸漸地,從觀眾變為志工,處理行政工作,最後擔任串場主持人,甚至吹起吳柏毅送的薩克斯風,與團員們並肩站在台上。

自二〇一二年擔任Life爵士樂團的志工,游文君除了處理大大小小的行政事務,同時也給予樂團莫大的情感支持。吳柏毅表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表演,是二〇一三年在林口體育館的安麗年會,當時戴上監聽耳機的團員無法得知台下觀眾的回應。為了鼓勵團員,游文君請導播將燈光關掉,讓現場的觀眾拿起螢光棒揮舞。團員們透過微弱的視力,看見來自觀眾席,點點閃爍宛如星空的光線。看不見夜空星光的吳柏毅想起自己一首名為〈星光〉,象徵守護夢想的創作。「第一次覺得,跟夢想是如此靠近。」吳柏毅說。

小提琴手夏官鼎和鋼琴手黃裕祥同為視障樂手,一同演奏宮崎駿組曲。 攝影/黃詩婷

生命影響生命 努力突破身障框架

游文君表示,高中時她曾生一場怪病,全身長滿紅斑、關節發燙,甚至會發燒、昏倒。持續整整八年,直到某天不藥而癒。這段經歷讓她能感受到一個人生病時的無助、恐懼,和身體受到苦痛時的徬徨。因此她更能體會樂團成員們的不方便。直到成年,她仍是一個很害羞的人。樂團成員給予她勇氣,教導她遇到挑戰時如何去面對,將它變成美好的回憶。現今成員們仍不斷用音樂影響其他人,如吳柏毅教導多位身心障礙的孩子音樂,幫助他們考上街頭藝人執照,也利用八年的時間讓一位自閉症孩子在兩萬多人前自彈自唱。「Life爵士樂團不只是一個演奏很專業的樂團,也有旺盛的生命力。」游文君說。

游文君問:「零點零三和三百有甚麼差異? 」零點零三是團長吳柏毅僅存的視力,而三百是這些視障樂手相較於一般人必須付出時間、努力的倍數。除了許多人把視障樂手歸類,認為只能參加公益表演外,演出費的部分亦被「公益化」。雖然演出水準相較於一般樂手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他們的演出費卻只有別人的一半,甚至不到。

左起分別是吉他手黎旭瀛、鋼琴手黃裕翔、創意總監游文君、薩克斯風手暨團長吳柏毅、鼓手楊友仁、貝斯手洪鴻祥。 提供/Life爵士樂團

Life爵士樂團致力於打破身障者的框架,讓觀眾的感動,源於音樂本身,而非他們的缺陷。雖然近幾年身障表演者費較一般表演者少的問題已有改善,但仍存在。游文君表示其實這不只是為樂團努力,同時也是為其他身障表演者發聲,這是一種藝術平權、一種對於表演者的尊重。「我覺得我們乘載很多人對於我們的期許和看見,跟一種信任。」游文君不禁哽噎。Life爵士樂團期望以音樂突破同情、憐憫的眼光,使人真正看見他們的專業;聽見他們的生命力,為他們的奮鬥給予鼓勵。

採訪側記

原先,我也和一般大眾相同,對於身障者也是同情心態為先,而忽略他們的專業。直到採訪前聽見他們於網路上發布的作品,才被驚豔。對於身障表演者的印象也因此被顛覆。當我真正坐到台下聆聽他們現場演出時,終於能體會到游文君所說「敲進心裡的音符」。或許一夕之間、一人之力難以突破刻板印象的高牆。但是嘗試即是改變的第一步。不妨,選擇一個適合聽爵士樂的夜晚走入咖啡廳,準備讓音樂顛覆你的眼界。

延伸閱讀

展翼天使協力車隊 帶領視障騎出更大視野

音樂視障基金會 輔導音樂就業

視障藝術季 讓視障音樂發聲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視力不等於實力 明盲合作爵士樂團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