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載文字的重量 日星鑄字行

陳臆婷、翁至成  / 台北市

日星鑄字行位於台北市太原路,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弄中,竟隱身著台灣僅存的鑄字行。走到店門口,沒有既定印象的招牌,由鑄字工廠改為現在的店面。經過若不仔細看,還不會發現它的所在。見到老闆張介冠時,他慈眉善目面帶微笑的接待我們,不疾不徐地回答著我們的問題。

事業成為志業 單程的長途之旅

「本來是一份工作,然後變成一份事業,現在是一項志業。」老闆張介冠說。日星鑄字行於一九六九年創立,是台灣現今僅存的鑄字行,由張冠介的爸爸張錫齡創立,張冠介現已是日星的第二代老闆。

十七歲時跟隨父親的腳步一起接觸鑄字行的業務,隨後承接日星鑄字行,起初張介冠認為接管鑄字行只是一份餬口的工作,接下來著手經營便成了事業,後來他發現台灣是使用正體漢字的地方,對於字體的保存卻沒有太大的著墨,甚至面臨失傳的危機,因此張老闆有了一個遠大的目標,希望日星可以逐漸成為「活版印刷工藝館」,但這條路走的緩慢且是一趟單程的長途旅行。

壯觀的鉛字牆,禁止顧客擅自拿取,須請店員幫忙。 攝影/陳臆婷

字如其人 停擺的活版字體復刻計畫

成為活版印刷工藝館的首要條件是復刻「銅模」,沒有銅模就等於沒有鉛字。銅模在鑄字的過程中是最重要的,鉛字的生成即是透過銅模,它稱為「鉛字之母」。工匠會先在鉛模上刻鑿字體,再利用電鍍的方式製成銅模,因此活版印刷在初期的成本非常地高,並且銅模的材質不易保存,會隨著使用的年限而損毀。「復刻的工作若沒辦法執行,等於要變成工藝館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因為復刻的這些銅模,它是承擔將來工藝館在生產線,甚至是現在要持續生產線的基本設備。」張老闆說。

因此,二〇〇八年,日星啟動了「活版字體復刻計畫」,正式執行後發現了有趣的現象。張老闆說「字如其人」,同樣的字「早」、「中」、「晚」修復時,皆參雜了些許修復的人的個性,使字無法形成相同的共性,與原來的字體差異太大,最後只能暫時停擺。

張老闆語重心長的講述復刻計畫的開啟、暫停及重啟。 攝影/陳臆婷

解決日星首要困境 募資成為第一步

雖然計劃暫時停擺,張老闆卻時常思考應如何重啟計劃,除了無法有復刻的共性外,日星還存在著資金的大量需求問題。二〇一六年,日星的義工們提議開啟募資計劃「字體銅模修復計畫」來籌措資金,將募資所獲的資金使用在培育字體復刻師上。但對張老闆來說,募資計劃比較像是傳遞活版印刷保存岌岌可危的訊息,這只是個開端。因為募資的金額遠不及培育復刻師及支付往後的經費。現在日星利用這筆經費培育種子教師朱紹慈等人,為三人編制的復刻團隊。

而張老闆語帶無奈的說,從字體的打樣、掃描、到修復,最後轉至現代的CNC雕刻機上。鑄成的鉛字要與原來的鉛字開版打樣比對,至少要與原來的相似九十%以上,要達到這樣的狀態,需來回調整五、六次,光是這樣的花費已逾四百萬。「一個的成本差不多要兩千五百元,所以刻一次一百個,就二十五萬了。」因此,資金的籌備仍是日星鑄字行目前除了復刻技術傳承、硬體設施之外的首要困難。

復刻的進度不及時間的刻度

日星遇到的另一項困難「復刻的進度不及時間的刻度」。張老闆說道,自二〇一七年十一月至二〇一八年六月底,進行字體的修復進程及字型的規範來回修改,才大抵訂定正式的復刻規範。之後才有辦法開始進行系統式的修復計劃。

他們開始進入「宋體」的復刻,宋體的規格有七種大小,從初號至七號字並且有三種字體。「我們只做其中的一種字而已,所以最少可以做二十年以上。」由此便可看出復刻字體是一場長期的耐力之戰。

日星鑄字行的牆上,掛著張老闆復刻時的老照片。 攝影/陳臆婷

最貴的客人 鑄字機飄洋過海

而在活版印刷文化的推廣張老闆不遺餘力,在歐洲等地及日本、中國對印刷業及字體皆有相對的著力,我們在這方面的耕耘卻顯得荒蕪。張老闆分享了一個深刻案例 — — 使他花了「兩百萬」的客人。這位客人自英國遠渡從洋而來,是英國巴斯泉大學平面設計學系的教務長與系主任,他們特別撥空來參觀並買了幾只鉛字。

在談話的過程中,他們提到了系上有相關的印刷實習工廠,張老闆心念一動贈送了一套鉛字給他們,同時一併至英國為他們架設,並做了詳細教學,成為他印象最深刻的客人。當下他的想法是,若有一套鉛字遠赴英國,成為真正可以使用而不是單單放在博物館的印刷鉛字,這也是使活字版印刷被關注的另類推動。對他來說,活字印刷仍是「現在進行式」,是需要繼續活用的技術,不能只是擺在博物館中供人參觀。

日星的轉化 活字印刷存於大眾心中

教育推廣是日星目標成為活版印刷工藝館的中心宗旨,推動最久的則是預約導覽,只要滿二十個人即可預約。「導覽是最直接的,可以讓不管是從小到大的人都可以理解,日星鑄字行大概在做什麼,跟未來可以有什麼發展。」日星鑄字行專案經理余素慧表示。

除此之外,日星鑄字行更以多元、新創的方式將鉛字這塊文化瑰寶,注入更多活水。如日星鑄字行每年的重頭戲:年度展覽,迄今已是第五年。二〇一八年的主題「當你不是原本的你 — — 活印新譯」邀請了不同的媒材創作者、藝術家或是詩人,請他們嘗試用鉛字或是活字印刷的元素完成作品,期望看見不同的創作火花。

而今年特別邀請了陶瓷創作家,把情詩的詩句,用鉛字壓印在陶瓷上面,是一種轉譯的概念,同時比擬成活版印刷轉變的過程。「其實每一年都會持續的辦展覽,主要是希望帶給大眾,讓他們知道,活版印刷不只是已經過去的產業,我們也會希望做一些新的突破。」日星鑄字行專案經理余素慧表示。

另外,日星將計畫於二〇一九年推出活字印刷名片與喜帖的工作坊。近年文創熱潮興盛,余素慧談道,有許多客人上門前來詢問,鉛字名片與喜帖的訂製,因此預計推出一系列的課程,使大眾可以更完整的知道,如何訂製屬於自己的鉛字名片或喜帖。

期許在其他創作中看見活字版印刷

張老闆持續秉持著「有錢大家賺」的開闊心胸,由於日星並沒有設計師,重心也放在生產鉛字上。因此他們期許能有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在他們的產品中注入活版印刷、鉛字的元素,藉由這樣的反向操作,帶入不同的設計觀點,使活字版印刷更生活化地存於大家的心中。

他們更樂見於異業的合作,「其實我們不排斥任何方式的合作,因為當初要做的保存時,就把它視為台灣的公共財,所以我並沒有說什麼樣的情況才要合作,而是只要對活版印刷產業的發展有所益處的,對我來說都是好的合作。」張老闆表示。

如二〇一七年誠品R79向日星採購了整個字架,十二盤的字架,也採購了圓盤機,舉辦了圓盤印刷機體驗、鉛字排版活印得的活動,日星也幫誠品R79做了員工訓練。另一項則是政府的補助案,如二〇一六年的台北設計之都,藉由公部門的挹注,希望能使日星的經費運用更寬裕。

儘管前方道路艱辛 日星依舊邁步向前

「問題是要耐得住,因為修字是需要非常專注的事情,同時也是非常無聊的工作。」張老闆說道。日星鑄字行在鉛字與活版印刷已默默地耕耘四十九年,儘管面臨著人力、設備、經費三大面向的問題,張老闆仍堅持自己的「志業」。

多年來張老闆秉持著一樣的信念,將鉛字文化視為公共財,老闆希望只要他還在的一天,日星都會繼續復刻的作業。每年的年度大展、異業合作甚至是募資計畫,都是日星檢視努力成果與鉛字文化的復興作業中,不可或缺的起點。

在未來,我們更樂見鉛字文化與各個領域碰撞出新的火花,使更多人重新關注活版印刷及鉛字文化,因為經典永不消失,成為永續的古老技藝。

採訪側記

鉛字及活字版印刷都是我們在學習過程中,歷史課本會出現的東西。但我們卻沒有實際看過、摸過它。大約在民國七十五年左右電腦打版、印刷的出現,大幅影響了活版印刷的興盛,瞬間一落千丈。這項文化乘載著歷史與知識的重量,即便新的技術、科技誕生,我們也不應該忘本,這項經典完全遺忘,幸好還有日星鑄字行默默地付出,但這只有這樣是不夠的,這只是一個復興的開始,希望有更多的活水可以注入這項文化保存當中。

延伸閱讀

大仙尪仔修復重任 陳啟文的匠人魂

化情為琴 隱身都市的古琴修復師

千年傳統釉藥技術 因化學而重生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乘載文字的重量 日星鑄字行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