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不盲目 狗腳印走出幸福家園

徐凱欣、游舒淇  / 桃園市

「我們前兩年有救一隻癱瘓的黃金,他叫做March。我們去收容所救援的時候,他其實已經褥瘡到都見到骨頭了⋯⋯」狗腳印幸福聯盟是一個執行動物救援的團體。將傷病的狗狗們,做完醫療處理之後,送回自己的私人狗場安置。然而狗腳印幸福聯盟最特別的地方,在於他們是一個專門救援「黃金獵犬」的組織。

個人救援到組織成立 集中力量救浪浪

狗腳印幸福聯盟TPKR的創辦人羅雅齡與李文玉,致力於流浪黃金獵犬的救援。攝影/徐凱欣

狗腳印幸福聯盟TPKR的創辦人羅雅齡與李文玉,原本各自在做動物救援的工作,若是收容所或路邊有人向他們通報,他們便會自己去執行救援。後來發現,不論是醫療照護、收容、甚至到送養,若是兩人的資源能夠相加起來,便能在救援上發揮更大的力量,再加上兩人都有飼養黃金獵犬的經驗,於是在二〇一二年正式成立了救援黃金獵犬的狗腳印幸福聯盟TPKR。

組織目前有六位正式員工,分別負責對外聯繫、救援行動、整理送養資料、醫療處理等等。而志工約有六十位。雖然聯盟的收容據點位於桃園大溪,但其實中部、甚至是南部也都有狗腳印的志工分佈,所以當中南部有發生需要救援的案件時,便會由當地的志工前往救援。於配合的動物醫院進行除蚤、驅蟲、身體檢查、施打預防針之後,最後才送往大溪的收容所安置。

護犬大使 協助黃金送養國外

收容在狗腳印幸福聯盟的黃金獵犬約有八十隻,組織雖然一直都有在推廣送養,但由於國內被主人棄養的品種犬,多半都是上了年紀的老狗,即使身體狀況不錯,也會因為年齡問題,導致送養困難。於是組織有與美國相關的黃金獵犬協會做配合,每個月將七到十隻不等的黃金獵犬送往溫哥華、洛杉磯、舊金山等等,希望這些狗狗們能夠在國外找到專屬他們的家庭。

這些準備送往國外的黃金獵犬,為了能讓牠們安全地飛往目的地,狗腳印幸福聯盟會定期在網站上徵求「護犬大使」,希望原本就有計劃飛往這些城市的人,能夠攜帶一隻狗狗,以「行李」的方式一起搭乘飛機,並在抵達目的地後,將狗狗平安轉交給領養人或是中途家庭。

不只是救援 而是提供溫暖的家

癱瘓、生病的黃金獵犬,在狗腳印幸福聯盟得到完善的醫療照護。攝影/徐凱欣

「對我們來講,我們救援真正的意義,是想要讓牠們有一個『家』,除了是動物救援之外,動物福利需要再加入進來。」李文玉認為,即使是流浪犬,良好的生活環境依然十分重要,所以身體健康的狗狗們,在收容園區內也有大片的綠草坪以及大型的游泳池,讓這些狗狗們能夠自在地跑跳、玩耍,而不是被設限自由地關在狗籠裡。

當然並不是每隻被救援的黃金獵犬都這麼幸運,有些因為殘障、疾病等原因,鮮少有人願意收留他們,所以狗腳印幸福聯盟便會照顧這些狗狗們直到終老。殘障、不方便自行走動,或是無法自行大小便的黃金獵犬,組織會將牠們安置在室內的小房間中,方便志工們為狗狗進行個別的照護。

園區內八十幾隻的黃金獵犬,除了飼料費、醫療費用更是龐大的支出。羅雅齡感嘆:「其實在台灣目前很弔詭的狀況是,狗很慘才會有人捐款,然後像我們這樣子的團體,反而一般人可能只會覺得說:『啊你們狗腳印好像很有錢,人家別的狗場都沒有飯吃了,你們怎麼還在玩水?』」

但羅雅齡與李文玉認為,他們要做的不是一昧地收容,而是要讓狗狗在這裡能夠開心地生活。李文玉說:「我們希望說狗狗即是他今天在我們這邊要生活一輩子,我們也希望說他的生活環境,他的照顧品質,甚至他得到的醫療是夠的。」所以組織將經營運作透明化,每個月開放民眾到收容所參觀,希望能讓民眾了解,他們將使用募得的經費,以更專業的方式去做救援這一塊。

資源有限 只救黃金遭受質疑

「為什麼黃金是狗?米克斯就不是狗?為什麼你不救?」這是狗腳印最常接收到的質疑與批評。通常台灣的動物救援團體,會救援各種的流浪貓狗,不會針對某一種犬種做救援。李文玉說:「其實就台灣很少專門救某種犬種的,所以其實我們也算是蠻特立獨行,也算是一個箭靶吧。」

但組織認為,需要得到救援的狗狗非常多,他們的資源也不容許他們收容所有的犬種,於是他們選擇集中精力在黃金獵犬上,便於做數量上的控管。「我們覺得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情,然後能不能給予這隻狗狗好的環境跟醫療、甚至幫他找到一個家,這才是我們注重的。」羅雅齡說,組織有配合完善的救援管道,當資源有剩餘的時候,才會額外救援其他米可斯的犬種。

狗狗純真的笑容 是救援的最大動力

狗腳印幸福聯盟將收容環境提升,讓黃金獵犬們即使是流浪犬,也能有更舒適的空間生活。攝影/徐凱欣

談到救援的經歷,羅雅齡憶起:「我們也曾經救援過自己送養的狗,因為領養人沒有好好照顧,而領養人領養後,向我們回報時都說狗狗的狀況很不錯,直到我們救援到自己送養的狗,才戳破謊言。」

雖然也有過這種令人痛心的送養經驗,但是組織在與領養者的做後續追蹤時,也有收到許多黃金獵犬的好消息。甚至有些領養人也會透過臉書聯絡羅雅齡與李文玉,詢問醫療、疾病等狗狗的問題。

而在為狗狗醫療、復健的過程,羅雅齡總能從狗狗的眼神看到樂觀的態度與強大的生命力。「如果人遭受到這種事情(癱瘓),你可能就會很喪志啊,可是狗狗他很單純,他覺得只要你有愛他,他其實就會回報他的笑容。」

也是因為這樣,讓羅雅齡與李文玉繼續堅持狗狗救援的任務。面對有限的資源,狗腳印幸福聯盟會將資源分配給最需要的狗狗,做最有效的利用。期望讓曾經流落在街頭上的黃金獵犬,在未來能夠得到最大的關愛。

採訪側記

驅車到了桃園大溪,一進到狗腳印幸福聯盟的大門,便聽到此起彼落地狗叫聲。黃金獵犬因為體型龐大,需要較大的生活空間,所以我原本認為黃金獵犬並不是一個很普遍的家犬種類。然而採訪過程聽到,他們曾經一個月就救援了三十二隻黃金獵犬,這個數量遠遠超越我的想像。園區內八十幾隻黃金獵犬,有著寬敞的玩樂空間與生活環境,並且有志工專門為他們做身體的清潔,我認為組織是真的很用心地在為這些狗狗的「狗生」做福利規劃。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為更多的黃金獵犬找到專屬的家庭。

延伸閱讀

「浪」牠告訴你 尊重生命從教育開始

犬貓絕育止撲殺 「台灣之心」守護牠

動保聯盟促修法 衝破惡法止撲殺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救援不盲目 狗腳印走出幸福家園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