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團成庇護所 陳家聲照亮非主流同志

走進五號倉庫藝文基地,雖然室內的空間昏暗,但卻能感受到很多人正在屏息以待,忽然光從舞台的中央亮起,六位演員站在閃耀的燈光底下,替《阿北》這齣戲劇揭開序幕,他們想傳遞的是,不論你是誰,都有相愛的權利。

怎麼在歧視中的歧視裡談戀愛

《阿北》是由「陳家聲工作室」出品的戲劇作品,主要的劇情是在講述一位對於自己長相沒有自信,而且不敢和身旁的人出櫃的人,他叫陳柏富,因為諧音的關係,同事們都叫他阿北,個性隨和,所以總是任由同事們開他的玩笑,有時候甚至覺得自己的存在是一種錯誤。在一次的機緣中,認識了一位很喜歡他、懂得欣賞他的人,才慢慢將自己心中那道「我不值得」的牆給擊倒,勇敢的、不怕世俗眼光的去談戀愛。

《阿北》在去年首映,並獲得台北藝穗節的首獎,為了回饋粉絲的支持,「陳家聲工作室」今年決定加演,並將戲劇從台北搬到中壢的五號倉庫藝文基地,讓民眾能繼續欣賞這部充滿了愛的戲劇。

陳家聲用戲劇帶你認識你所處的社會

徐宏愷熱愛表演和創作,畢業於台灣大學戲劇系,在二〇一三年以自己的創作《陳家聲個人演唱會》參加台北藝穗節,用live house的方式進行演出,主要講述一位三十歲的歌手,舉辦人生第一場個人演唱會,在演唱會上除了唱歌外,更分享自身的故事和心情給觀眾聽。這是徐宏愷第一次嘗試自己創作,因為這場演出,讓他認識了更多的人,也對自己想要創立劇團,從事表演藝術工作的夢想更加明確,並有了足夠的動能在二〇一四年成立劇團「陳家聲工作室」。

「陳家聲工作室」以演出中文創作戲劇為主,目前共創作了六齣風格各異的戲劇,例如性別議題、女性議題亦或是自我在面對人生的課題等作品。而議題的發想都是從生活中得到靈感,「觀察生活上發生的事或是社會現況,將它融入戲劇演出當中,和大家分享,希望能讓觀眾獲得共鳴或是省思。」徐宏愷說。

徐宏愷是陳家聲工作室的創辦人,期望能從生活中發現更多靈感,並用戲劇的方式呈現出來。 攝影/蔣亞岑

BL劇不只有夢幻 還很日常

《阿北》也是在一次和朋友的交談中有了雛形,「當時BL網路劇很流行,而且都有一種耽美、浪漫的元素在裡頭,我朋友就問我要不要創作一部以BL為主,探討男性間的戀愛的戲劇,但是要找誰演呢?網路上那些BL劇都有點太過夢幻了,要不就做一齣很寫實的,大家都長得很醜,然後演員在戲裡都很認真談戀愛的戲,看看大家會是什麼反應。」談起《阿北》這個戲劇的創作契機,徐宏愷笑著說道。

一般大眾對於同志族群不僅有歧視的狀況,其實在同志圈內,有分主流同志和非主流同志,主流同志的外表光鮮亮麗,非主流同志在人群中則比較不起眼,外表沒有主流同志長得好看。「你能想像在歧視中,竟然還有歧視中的歧視嗎?」徐宏愷說。

由於大眾媒體、戲劇塑造出同志較耽美的形象,因此許多人對於同志的戀愛,多半有種浪漫的想像,要長得好看才配得上羅曼蒂克這個用詞,「難道一般人談起戀愛來就不夢幻嗎?為什麼不能用很單純的角度來祝福他們。」徐宏愷質疑道。抱持著一種人人都可以談戀愛的理念,並希望大眾在看完《阿北》後,都能用平等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是《阿北》這齣戲所要傳達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除了《阿北》外,「陳家聲工作室」在今年也有推出一部和性別議題相關的作品《藍衫之下》,《藍衫之下》探討的是客家女性的議題,劇情主要講述大眾對於客家女性所抱持的刻板印象,必須溫柔婉約、勤儉持家,客家女性這樣的角色,被賦予許多無形的枷鎖,而客家女性在自我和社會期待之間的游移,是這部戲想要探討的主題。

《阿北》是一齣探討同志族群中非主流同志所受到的歧視的戲劇。 攝影/蔣亞岑

怎麼在歧視中的歧視裡談戀愛

談起《阿北》這齣戲的劇情,徐宏愷語氣有點無奈的說道,「這或許是同志在戀愛方面最大的挑戰吧,因為同志的這個身份,已經讓他們沒有辦法很做自己,甚至是連戀愛都不敢談,就算是在一起了,也怕別人不愛他。」

不能真正的做自己,覺得沒有人會真心喜歡他,遇到心儀的對象,兩人交往後卻又擔心對方對自己的心意,甚至是出現分離恐懼症,劇中的阿北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從毫無自信到願意卸下心房談戀愛。就像劇中的引言一樣,「身處在歧視中的歧視裡,我們的愛要怎麼保持純淨而不受污染呢?」唯有平等和不怕受傷的心才能打破藩籬。

害怕談戀愛、覺得自己不值得,是同志族群們在面對感情時,一個心中很難跨越的障礙。 攝影/蔣亞岑

《阿北》帶給人安慰和勇氣

特地從台北來中壢看《阿北》的Tracy看完劇後說,這是一部很寫實的戲劇,會讓人一下大笑,一下又大哭,而劇情的探討真的就是一般同志在生活上抑或是感情上會面臨到的問題,看完以後好像也多了一份勇氣。

Tracy也提到,在男同志的愛情世界裡,外表好像是一件會被檢視的事情,例如男同志都會去健身,維持體態等等,而這部戲就有扭轉了一般人對於男同志愛情觀的看法,就算外表不出眾,也能大方的談戀愛。

「我最常聽到觀眾看完《阿北》的反饋是,為什麼笑著笑著就哭了,也有許多觀眾會在粉絲團留言說,謝謝你們把我們的心聲講出來。」徐宏愷說。十一月二十四日平權公投日當天晚上,《阿北》也有一場演出,雖然公投的結果不太樂觀,但觀眾們在看完演出後,和劇團的演員說,幸好有《阿北》這部戲。「這齣戲好像有種安慰的作用,撫慰了對公投結果失望的大家。」徐宏愷說。將劇場比擬為庇護所,讓所有受傷的人都能在此得到安慰和力量,是「陳家聲工作室」創立以來的目標之一。

作品不只是作品 還要有社會意涵

談起劇團發展到現在的困難,徐宏愷直言,「創作什麼的都還算順利,比較大的困難,大概就是經費非常不足吧。」《阿北》這次的演出從台北搬回中壢,由於大部分的觀眾對中壢這個地方不太熟悉,所以剛開始票賣得並不理想,「陳家聲工作室」透過不斷的宣傳,才在第三週票房有明顯的起色。

因為地緣環境的關係,中壢要發展藝文活動比台北困難得多,所以「陳家聲工作室」和在地藝文團隊「桃園藝文陣線」積極合作,兼顧地方文化發展與教育的推廣,在今年六月二十三日正式開放中壢五號倉庫藝文基地,讓在地劇團、在地文創工作室,能有一個空間展演藝文活動,讓工作者實現自己的理想。

談到劇團未來可能想嘗試的作品,徐宏愷說,目前有想到的社會議題是新住民的題材,性別議題則會持續的從生活中慢慢挖掘。對於徐宏愷來說,藝術家有一種社會責任,不只是單純發表自己的作品而已,更希望作品中能傳遞某件重要的事情,讓觀眾能從觀賞作品中了解及領會。

採訪側記

這是我第一次欣賞劇團的演出,一進到表演場地,其實空間比我預想的要小很多,但是看完這齣戲劇後,我對於空間的概念好像也有些模糊了,只覺得這是一個夢幻且充滿希望的地方,舞台上的主角在台上發光,台下的觀眾則是聚精會神、情緒隨之波動的看著,是一部有著淡淡的悲傷,但卻又充滿了愛的戲劇。劇終後,觀眾們離場,眼中都是帶著暖暖的笑意,或許是因為這部戲給了我們勇氣,總有一天愛能讓一切都歸於平等,總有一天會的。

延伸閱讀

婚姻平權在地化 築「蜂巢」引「風潮」

同志家庭拒成單親 同家會倡合法擁子

台灣首創性別廣播 為平權發聲十四年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劇團成庇護所 陳家聲照亮非主流同志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