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人市集不邊緣 推開體制外的大門

陳臆婷、翁至成  / 台北市

邊緣人市集由三位建築系學生舉辦,利用對空間規劃的敏銳度,在各個不同的場域舉辦市集,如廢棄的國宅、舞廳,甚至是區間車。不受俗成的框架限制,期許藉由這樣的突破,結合多元、小眾的攤商,如古著、插畫家等,得以伸展觸手,推動主流之外的大門。

「救救邊緣人」 邊緣工事成立的契機

「最獨特的對我來說永遠都是第一場,辦完第一場後,後面的每一場,都是在緬懷第一場」邊緣工事創辦人之一的黃芳瑩說。她認為,第一場永遠最美。

二〇〇九年,就讀實踐大學台北校區的黃懷陞、黃芳瑩、羅喜哲,由於就讀的建築設計系所費不貲,當時窮困的他們靈機一動,決定發起一場「救救邊緣人」的市集活動,集結了工業、服裝設計系的朋友們,一起變賣自己的作品及上課的二手用具,如模型、畫具等,本是臨時起意的活動,竟意外地引起校園內廣大的迴響。

第一場在實踐大學舉辦的「救救邊緣人」廣受好評後,他們開始思考,「校園」是固定、僵化的場域,而同時我們身處的這個社會結構也相對「牢不可破」。

黃懷陞說,他認為有廣大的迴響並不是令他們獲得成就感的最大原因,而是發現原來一群各式不同的人聚集在一起,會產生這樣的景象。「其實一直都沒有看過這件事情,所以才會覺得,市集可能是讓我們想像它比較偏向是一種平台,讓各種可能事情在這個地方發生,甚至你想不到的,我們也歡迎它」。

因此,他們產生了,是不是可以藉由辦市集傳遞更多的觀念與想法。而後在二〇一三年決定成立邊緣工事,將市集的名稱定義為「邊緣人」。黃懷陞說:「後來發現邊緣人這個形象蠻明確的,不管是貧窮、被遺棄、還是獨樹一格的人,他們很像走鋼索的人,走在這條線上面,讓我們可以不停的去移動這個界限不管是網外網內,去實驗各種新的東西」。

實踐校園場市集,人聲鼎沸。 攝影/陳臆婷

每一場都是鴻門宴 印象深刻的場次

每一場市集的接洽對他們來說都像是一場「鴻門宴」,找到磁場相符合的場地,他們就會選擇舉辦。其中幾個令他們印象深刻的,分別是二〇一三年的「南機場國宅市集」、二〇一五年的「迪化街封街市集」。

南機場是被漠視很久的地方,但卻常出現在建築系的案例討論中,是他們經手多次的例子。起初他們花了很多心思,找尋適合南機場的主題,最後他們利用善於觀察當地的文化、解構生活空間規劃的技能,發現生活在南機場國宅的人都是年長的榮民們,有一些軍人福利社等。

於是他們將在地生活特色融入其中,那場市集裡邊緣工事設置了麻將、電動的區域,還設置了辦起了「辦桌」,吸引許多民眾在那裡烤魷魚。有了吸引年輕人的元素後,也須吸引當地的民眾一起來參與,他們也請來了「電音布袋戲」,希望能吸引一家老少都前來,成為一個老少咸宜的市集。

經濟部活化南機場市場計畫──邊緣人市集 圖片提供/邊緣工事

邊緣人廟會開始 封街市集等你來泡茶

另一個他們印象深刻的市集是二〇一五年的「迪化街封街市集」,那是一個在迪化街霞海城隍廟旁的小巷子,和當地的社區委員會一起合作。因此與一般市集的場地不太一樣。邊緣工事想塑造的是一個「平台」的概念,唯有不同的是將一般的市集場地替換成巷子裡住著的人們。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溫馨的市集,把家具搬到街道上,營造出「聯誼會」的感覺,互相不認識的人們一起談天、選物,增加賣家與當地的居民有更多的連結、互動性。

邊緣人廟會開始!迪化街霞海城隍廟旁,封街市集 。 圖片提供/邊緣工事

將市集喻為三乘三米大小的展間

大家對於建築系的想像,無非是畫建築施工圖、做木工,及空間的測量,又或是相當熟悉關於材料、尺寸的選擇。但身為建築系的學生,如何完整地述說一件事情、希望作品能有延伸的討論性也是不可或缺的表現元素。

因為有了這樣的認知,邊緣工事開始發現,原來市集從建築的思維切入也可以比喻成「展覽」。他們將進駐市集的品牌攤商們視為「藝術家」,每個攤商被分配到三米乘三米的帳篷中,其實就是這些藝術家們的展間。我們並不會知道走進什麼樣的展間,有可能是畫風特別的插畫家,也有可能是販賣六〇、七〇年代古著的商家,每次進駐的攤商都不同,每一次逛市集都像在觀看不同的展覽。

攤商們要如何在三米乘三米的空間中,呈現他們的藝術品(商品)在展間中,這不單只是一場買賣。該如何向來觀展(逛市集)的人,闡述這是什麼樣的展覽,該怎麼呈現、包裝你的產品,這會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在快時尚之下 邊緣人依舊謹守初衷

邊緣工事最大的優勢在於沒有企業的「包袱」,他們目前仍在嘗試各種不同的經營方式,以自己的腳步,慢慢摸索出最屬於他們的想做的企劃。現今商場競爭激烈的情況下,要在主流商業化與保持初衷之間做衡量,對他們來說調整步伐是一種挑戰。

而在這樣的挑戰之下,仍有感動的例子。負責邊緣工事粉絲專頁的插畫家「Mana is not enough」即是他們在非主流之外逐漸被主流看見的成果。

擔任行銷企劃的黃鈺淳說,本來「Mana is not enough」是一個市集的小攤商,而為了節省成本,看到她把要販賣的貼紙印製成一大張,由客人挑選後她現場剪裁。因為「Mana is not enough」的粉絲團流量是高的,邊緣工事覺得她應該被更多人看見,因此找她來當粉絲專頁的美術設計,後來甚至有許多主流商業主找她洽談。

黃鈺淳分享說到,這對邊緣工事來說就是最棒的一件事情了,他們期許市集定位成為一個為體制外的人們發聲的平台管道,讓這些進駐的創作者攤商在長期的擺攤後,能受到更多主流商業模式的商場看見他們、看見這些體制外的創作者,背後更大的價值,甚至願意邀請他們去執行更多的事情,那才是邊緣工事創立邊緣人市集最初的目的與一直以來不變的宗旨。

邊緣工事趴趴走 邁向更多的未知數

邊緣工事目前也有了新的經營模式「遊牧商店企劃」。「這比較像是一種嘗試,因為辦市集辦久了,在我們所建立的一個社群裡面,我們希望偶爾也可以跳出來,接受不同風格的挑戰,所以才發展出新的形式」黃芳瑩說。

而「遊牧商店企劃」則採用「共營」的方式進行,以往市集的形式偏向離散型的活動場合,各個攤商鮮少有一起相處、互相認識的機會。現在的遊牧商店企劃開始進駐在書局、百貨公司,成為遊牧型態的商店。由多位創作者採輪班的方式共同經營,藉此增進創作者之間的磨合與提升交流密度,而這些彼此的鍊結性都是平常在市集中所缺失的。另外,透過這樣的經營方式也希望創作者能跨越己身的界限,激盪出更多不一樣的火花。

除了發展「游牧商店企劃」的經營模式之外,邊緣工事也繼續無設限地嘗試與更多不一樣的單位合作,邊緣人的夥伴們各個都具有細膩的觀察力以及豐富的創造力。如黃芳瑩提到近期將規劃在「醫院」又或者是將「超級市場」的概念帶入市集,在既定的氛圍、細節之下,將市集營造的歡樂氣氛融入,同時他們也期許碰撞出新的畫面產生。

邊緣工事新的經營模式 — — 遊牧商店企劃 攝影/陳臆婷
邊緣人市集招牌。 攝影/陳臆婷
藉由逛市集增進人與人的連結。 攝影/陳臆婷

逛市集聯想邊緣工事 讓創作者被看見

逛市集對現代人來說,並不是陌生的事情,但許多人逛市集卻普遍不知道舉辦單位是誰。「現在大部分的市集,顯現出來的特性還沒有那麼明顯,但在我自己觀察下來,我覺得邊緣人, 是一個形象很鮮明的市集單位」黃鈺淳說。

沒有非常鮮明的風格,是所有市集單位都會面臨到的問題。因此,「定位」是邊緣工事持續努力的目標。邊緣人在空間規劃上具一定的優勢,希望有一天大眾想尋找什麼樣的商品,會聯想到邊緣人市集,這才是品牌真正成功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在越來越多人認識這個品牌之下,不只是認識這個品牌、認識邊緣人市集,還要讓大家知道,這個平台可以成為孕育創作者的搖籃,讓更多非主流的創作者能發揚光大,這是邊緣工事最大的號召,他們認為走到這一步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成功,而他們仍緊守崗位的,走在這條努力的道路上。

採訪側記

邊緣人市集多年舉辦以來,有著大小不同的主題發想,無論是南機場國宅、南夜大舞廳、迪化街封街,甚至是到微政治參與的Team KP開票之夜的跨夜市集。每一次的主題都是產生新碰撞的來源,讓邊緣工事的夥伴們能藉此擦撞出更多有趣的舉辦企劃,接下來邊緣人會帶給我們哪些更多意想不到、出乎意料的好玩市集活動,讓人拭目以待!希望藉由這次的採訪,讓更多人認識這個品牌,認識邊緣人市集,知道他們是一個孕育品牌誕生的平台!

延伸閱讀

小蝸牛市集 老村翻新的活化劑

重修「舊」好 翻轉古物新思維

為二手衣尋覓第二春 一起減少碳足跡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邊緣人市集不邊緣 推開體制外的大門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