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硬漢 將生命教育帶入校園

徐凱欣、游舒淇  / 台北市

今年十月底,EMT團隊接獲通報,有外籍移工疑似食用狗肉。於是團隊與刑警合作,攻堅正在烹煮狗肉的數名移工,並進行現場蒐證。這樣的行動對團隊來說如同家常便飯,而除了危險救援及攻堅行動外,團隊目前也致力於生命教育講座的舉辦,希望將尊重生命的觀念,從小開始扎根。

看似凶神惡煞 實為正氣凜然

EMT急難應變團隊隊長李火山,致力於處理動保刑事案件與動物救援。攝影/徐凱欣

「老大!老大!」EMT急難應變團隊的團員這樣叫著眼前這位彪形大漢。「硬漢」可能是人們對李火山的第一印象。強壯的體格、滿手臂的刺青,很難不用一種既定的印象去看待他。但李火山其實是EMT急難應變團隊的隊長,他不對人逞兇鬥狠,反而對貓狗動物們懷有憐憫之心。

原本在消防體系工作的李火山,在成立團隊前,原本只是一個人在做救援流浪貓狗的工作。抱著救一隻算一隻的心情,當時完全沒有成立組織的想法。然而,在深入了解與涉入動保生態之後,卻發現單靠「同情心」與「愛」,若沒有以組織當基礎,在動保圈就缺少了話語權。「當你什麼都不是的時候,你要講話人家也不會理你嘛。」李火山說,為了能夠更有力量地推動動保議題,因此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志工們,並成立了團隊。

在成立組織後,李火山全心投入團隊之中,並利用零碎時間,從事高風險、高時薪的工作,如保全、保鑣等,來補貼組織的支出。

然而進行救援工作一段時間後,李火山體認到救援只能處理末端的動保問題,若要減少相關案件的發生,必須從源頭開始杜絕。李火山認為,教育才是能讓動保問題從根本消失的解決之道,因此在二〇一四年時,向政府提出申請成立社團法人,並命名為NOE行動組織。

組織名稱中的大寫英文字母,分別代表著Not(不是)、Only(只有)、Environment(環境)三個英文單字,期望藉由教育來改善整個生態環境。組織目前大約有三十人,由辦公室主任及李火山負責業務的接洽,還有一位公關負責對外發言,其餘的成員則負責救援行動。而大部分的對外演講,由李火山的經紀人幫忙聯繫,讓李火山到各地推廣生命教育。

君子動口不動手 以暴制暴非解決之道

由於處理貓狗的救援案件時,可能會碰到受困在高樓、樹上,又或是在危險的地方受傷的情形,所以團員需要先經過三十小時的受訓,分別進行學科與術科的教學,讓團員們理解動物福利、法規及公共政策,以及救援時的工具使用。最後通過案件的模擬演練以及實際的案件現場處理後,才能成為正式的團員。

巧合的是,組織內約三十位成員,多數人的外貌形象,都與李火山一樣有「兄弟」的特質。提到這個,李火山笑著說:「有可能是什麼物以類聚法則吧。」這些成員,有許多人曾經都在黑道圈待過。在加入組織之前,雖然有著愛貓愛狗的心,但是執行這份愛的方式,卻不夠恰當。

EMT急難應變團隊成員陳維庭也是位愛貓愛狗人士,但他以往對於那些虐待動物的人,卻是秉持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法則,以相同的暴行去回報他們。然而,在因緣際會之下,陳維庭結識了隊長李火山。「老大常跟我講啊,如果我們每一個案子都以這樣的方式去結束去收尾,只是會越來越糟糕。以暴制暴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陳維庭,說先去理解施暴者,嘗試用溝通去處理問題,是李火山教導成員們的重要觀念。

EMT急難應變團隊成員陳維庭加入團隊後,不再對施暴者以暴制暴。攝影/徐凱欣

彪漢形象 反為團隊增添助力

處理動物刑事案件,其實都有一定的危險性,時常要面臨的是不法業者、甚至黑道兄弟等等。而EMT急難應變團隊也善用外在形象的優勢,能更順利地執行任務。李火山說:「我們這樣子(的扮相),去處理案件就很能控制場面啊。搞不好現場還可以跟那個行為人就是聊起來,講到最後就是事情可以被『用講的』講到沒事,這也是一件好事啊。」

這樣的優勢,也同樣體現在擔任生命講座講者的場合。「今天我長這樣子,我去跟小孩子講生命教育,就是反差嘛。」李火山並不覺得自己的外在形象是一種阻礙,儘管有時會受到刻板的眼光看待,但他認為這樣的獨特性,反而能成為他在動保圈內做事的一種助力。

李火山希望能透過生命教育演講,將正確動保觀念傳遞出去。攝影/徐凱欣

救援乃為最後手段 教育才是根本之道

在處理過無數的動保案件之後,李火山慢慢歸納出發生動保案件的根本原因。「問題當然是在人身上嘛對不對,那人為什麼會做出這些事?因為價值觀出問題。這些價值觀要怎麼建立?就是要從小建立。」於是李火山開始全台跑透透,儘管車資與演講費可能都無法打平,也盡力地去各地學校舉行演講。

「其實我們在做的事情不是救動物,而是在救人的心。」比起動物救援,「教育」才是李火山認為最重要且刻不容緩的事情。

在舉辦了一千多場演講後,李火山知道有許多的孩子因為這些演講而有所改變。可能有些小孩子不想唸書,而去混黑道,但在演講之後發現說:「欸這火山哥他看起來像黑道,也很秋啊,可是他做的事情是對的。」透過這樣的循循善誘,讓孩子們理解到不管以什麼樣的姿態,你都能去做對的事。「教育等於是在這個黑與白之間,削弱了黑色的力量,然後讓白色多一點點。」人被改變,對李火山來說,是最難能可貴的事。

團隊最終目標 再無動保刑事憾事發生

談到對於組織未來的規劃,李火山第一個希望能夠擴大組織,爭取到更多的資源。「如果我們夠壯大的話,我們可以阻止很多髒手伸到這個生態裡面。」透過增長正向的勢力,這些動保案件的數量才能夠被有效的降低。

第二,李火山希望能夠增加動保教育的推廣。「因為教育是一個緩不濟急,又不能立竿見影,但是非做不可的事情。」讓動保的正確觀念從小扎根,改變人心,就能改變社會。

「我組織最後想要的結果,是什麼你知道嗎?是結束並解散。」李火山期盼未來的某一天,人與動物的關係能夠不再有衝突,不再需要組織靠的力量去調解人與動物之間的紛爭,彼此尊重、愛護。

採訪側記

在採訪之前,我們到了一場由李火山主持的動保演講,發現李火山的說話風格非常逗趣,總是能兩三句話就逗得台下笑成一團,可以感受到他獨特的個人魅力。在採訪過後,我們都十分佩服團隊能夠將這般強大的正義感運用在動物保護這塊領域,希望團隊能夠獲得更多的資源,去實現更多動保理想。

延伸閱讀

從理解開始 一起實踐相「挺」動物

動物非娛樂 明信片守護動物

動平會拍動物農場紀錄片 盼提升動物權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動保硬漢 將生命教育帶入校園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