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的畢業紀念冊 義拍為偏鄉孩童圓夢

吳采凌、古浚程  / 苗栗縣

「一本真正的畢業紀念冊,對於許多偏鄉學校的孩子來說,是一個奢侈的夢想」,楊文逸與他組成的團隊走入偏鄉,幫助這些畢業生實現願望,而一張張大合照也成了這群孩子未來各奔東西後的美好回憶。

「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創辦人楊文逸從婚紗攝影師投入偏鄉孩童義拍畢業照。攝影/古浚程

升大學愛上攝影 持續鑽研成為職業攝影師

「我到跳蚤市場買了一台底片相機,就這樣逐漸摸索出了未來的道路。」楊文逸高中畢業時,發現自己對攝影有興趣,於是進入大學主修設計,系上的攝影課讓他學習了更多的攝影知識。持續鑽研攝影的楊文逸,在畢業後選擇進入婚紗攝影業,經過兩年的攝影助理磨練才終於成為攝影師。

成為職業攝影師後的某一天,楊文逸開始思考,自己是否也能做些什麼來回饋社會,他說:「我唯一會的就是拍照。」原先楊文逸打算幫老人補拍婚紗照,但當時已有其他攝影師在耕耘這一塊,剛好他從朋友口中輾轉得知,偏鄉的孩童沒有辦法擁有一本畢業紀念冊,於是將目標轉向拍攝小朋友的領域。

苗栗縣泰安鄉清安國小應屆畢業生穿上泰雅族傳統服飾拍照,部落特色十足。攝影/吳采凌

攝影師不願前來 偏鄉老師自己拍畢業照

許多偏鄉學校因為學生人數極少,加上位處偏遠,前來拍照的交通費再加上及事後的印刷,產生的成本高昂導致沒有攝影師來為畢業生拍照。楊文逸說,「很多都是老師自己拿相機,拍一張大合照洗出來給學生,就這樣而已。」

二〇一五年是楊文逸走入偏鄉義拍的第一年,那時的他對拍畢業照十分陌生,不論是指導學生拍照時的技巧,亦或是按下快門後的編版、印刷,一切都是從零開始學習。他運用過去的存款,第一年自己出錢出力拍了三峽的民義國中、苗栗泰興國小以及屏東牡丹國小三所學校,卻讓他感受到義拍不論是從頭開始摸索流程,或是金錢上的支出都不如他當初所想的簡單。從第二年開始,楊文逸在個人的臉書發起號召,透過朋友之間的轉貼,成功聚集了一群夥伴前往偏鄉拍照。

儘管人手不成問題後,義拍的學校數量逐年增加,讓交通費、住宿費以及印刷費累計成一筆可觀的數字,成了楊文逸的最大難題,「其實我每一年都想放棄,但想到這些孩子都在盼望著我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做」。渡過了前四年後,楊文逸的義行才慢慢被看見,先後獲得扶輪社、中華三菱汽車等機構和企業的贊助。

除了在校園內拍攝,楊文逸也會在學校周遭的特色景點取景。照片提供/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GIF圖檔製作/古浚程

義拍範圍遍佈全台 種下你我的美麗約定

義拍的學校從第一年的三所、第二年八所一路成長到去年接近五十所學校,在偏鄉小學一年少則僅有一、兩位畢業生的情況下,團隊在第五年時總計拍攝超過一千位學生。義拍團的足跡,遍及了苗栗、南投、嘉義、高雄、屏東,到中央山脈另一頭的花蓮、台東。拍攝畢業照經驗逐漸豐富的楊文逸,在拍照時總能和學生打成一片,團隊的其他成員如側拍攝影師、側拍錄影師亦是如此,拍攝現場和樂融融,也讓學生在拍照時都能自然地展現自己。

「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製作的畢冊帶有婚紗照的質感。攝影/古浚程

位於苗栗縣泰安鄉的清安國小,全校學生人數僅有十八人,今年已是團隊前來義拍的第五年,清安國小校長吳秀蘭形容,「這就像是一個幸福的約定,學生每年都盼望著義拍團隊的到來。」談起從第二年開始就年年造訪的清安國小,楊文逸說,「最美好的就是看孩子長大,很有趣的是他們從這間學校畢業,念的國中也是我們義拍的學校,所以未來還會再幫他們拍一次。」

在義拍團擔任側錄師的蔡政良說,:「義拍這件事很熱血,平常大家其實應該要是敵人,因為我們都是獨立接案的攝影師。」每位攝影師因為義拍畢業照而聚在一起,甚至成為好朋友,和平常工作時經常以個人的模式十分不同,也是義拍最為特別的地方。

義拍團除了楊文逸(圖右)擔任主拍外也有側錄師蔡政良(圖左)、側拍師。攝影/古浚程

圓夢計畫再擴大 用愛點亮孩子的未來

除了致力於義拍畢業照外,楊文逸還想為這些孩童做得更多,但他的能力與時間終究有限,在楊文逸一年的時間當中,正規的工作婚紗攝影約佔據了一半的時間,另一半則投入於義拍活動。於是他在今年成立了「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希望透過完善的組織運作及多元專長的人力資源,執行更大規模的圓夢計畫。

楊文逸在這幾年的義拍中發現,有些孩子正面臨著家庭問題甚至遭受家暴,因此內心較封閉甚至有憂鬱症的情況。他說:「我們的專業是攝影不是心理諮商,但我們要以成人的能力想辦法去協助他們」,因此邀請了心理諮商師加入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希望能關心到這些孩童。

此外,協會將在下學期開始與校方合作,從美術和音樂等才藝著手,請來相關專業的老師以「遠距教學」的方式開設課程。楊文逸說,「希望學生在放學後等爸媽工作完的這段時間,除了待在學校寫功課外,也能有其他快樂的學習方式」,他也希望能因此讓孩童啟發自己的興趣。

結束當天的義拍後,義拍團列印了兩張照片給畢業生,一張作為紀念,另一張則要他們在照片背後寫下感謝的話。「我們把這些孩子寫下的卡片,送給支持義拍的捐款人當作回饋」,楊文逸希望接受義拍的孩子能夠學會感恩,因為這本「免費」的畢業紀念冊,是許多人在幕前幕後一起努力而來。

接受義拍的孩子在照片背後寫下感謝的話回饋給支持義拍計畫的捐款者。攝影/古浚程

採訪側記

這次的偏鄉議題,是我們先前並不知道的,因此抱著新奇的心態前來,好奇著能從一本畢業紀念冊中挖掘出什麼特別的故事。這也是第一次離開台北採訪,一早從台中開車往苗栗山裡去,就這樣跟著義拍團隊一整天。採訪結束後,我們和義拍團一起吃了清安豆腐街最有名的臭豆腐,阿逸跟我們說他最初義拍時聽過有別人也在做這塊,但後來也都沒聽到更多消息了。看著他苦盡甘來的笑容,實在是感動不已。

延伸閱讀

把世界帶進部落 原住民孩子開心展望未來

假日族語幼托 扎根原住民文化

饑餓的學童 懸殊的偏鄉教育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深山的畢業紀念冊 義拍為偏鄉孩童圓夢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