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台灣食通信 報導食材生命故事

李舒寧、陳郁雯  / 宜蘭縣

《東台灣食通信》一本介紹在地食材的雜誌,由三位年輕人沛妍、米莫、蔡山共同創立。透過一步一腳印的採訪,寫下東部食材最真實的生產面貌,希望將好食材與好故事一併交到消費者手中,所以透過「一期一食材」的模式,將刊物與食材宅配到訂閱者的家中。消費者在吃到東部優質食材的同時,也能從雜誌中得知生產者的努力和土地上發生的故事。在每一期的行腳採訪中,《東台灣食通信》努力尋找友善環境的生產者,並以文字紀錄讓更多消費者能以行動支持友善理念。

青年回流 重視在地農村

《食通信》是從日本承襲過來的刊物,來到台灣後,各地發展出不同在地特色的雜誌,目前台灣有四個地區出刊,包含:旅人食通信、中台灣食通信、雲林食通信和東台灣食通信。

《東台灣食通信》創辦人蔣沛妍,原先在台北從事文化藝術產業,當過編輯,也做過行銷。但在二〇一七年搬到南澳後,農友成為了她的鄰居,近距離接觸農民,感受到人與土地間真實的情感,也開啟了她對在地農村的關懷。「當我親自來到產地後,感覺是不一樣的。」蔣沛妍說,這裡有一戶人家,會在晚上下著大雨時,急著衝到田裡採收玉米;或是,有農友嘗試種地瓜、玉米、玉米筍等作物,每次種每次失敗,但還是興高采烈的嘗試新的作物。因為認識這些人,她對台灣東部才有更深層的想法。

偶然的機會下,沛妍看到一本書叫《食鮮限時批》,是日本東北食通信創辦人高橋博之先生寫的,內容深刻記錄食材與生產者間密切關係,讓她十分感動,所以她決定創立一個屬於東台灣在地雜誌。沛妍找來年輕鄰居米莫、蔡山加入,兩位朋友是農友背景出身,更能體會東部生產者辛勞,所以二話不說,就一塊投入《東台灣食通信》。沛妍身兼主編長,米莫擔任行政,蔡山則擔綱攝影師的角色,三位秉持對農村的熱愛,一期一食材跑遍各處,跟隨不同生產者的腳步寫下食材第一手故事。

《東台灣食通信》目前是台灣食通信聯盟的其中一個發起會員,由台灣聯盟代表跟日本食通信聯盟簽約,每年台灣聯盟都有邀請日本食通信的成員來台交流。今年舉辦「看見地方創生力」國際工作坊,以「台日雙主編」方式,共同帶領並把台灣農友拉到現場,與讀者一起規畫設計自已心目中的食通信。

「我們都忘了都市其實是仰賴鄉村而生活。」蔣沛妍說,以前在台北經常聽到「救救農民」的口號行銷農產,當她來到產地後,一直不懂這件事。無論農民生產的是百香果還是稻米,對於自己栽種的作物一定有驕傲和尊嚴,不應該用同情行銷農民,讓消費者因為可憐生產者而買他的東西。所以,《東台灣食通信》在報導的時候,真正挖掘的是農友生命哲學與其背後故事,消費者因為認同生產者的理念與價值而購買產品。

《東台灣食通信》工作團隊,由左至右分別為蔡山、沛妍、米莫。 攝影/李舒寧

在地行腳 看見東台灣生命力

雖然東台灣食通信規模不大,但很重視內容質量。每一期報導,《東台灣食通信》會尋找眾多的食材生產者,經過多次夥伴間的討論,從中挑出最值得推廣的生產理念,例如,友善畜牧、有機農業等進行報導。選好主題,記者與攝影師都需親身踏入產地,跋山涉水找食材和生產者。採訪完,會將食材故事及烹調方法撰寫成刊物,並與當期受訪者合作,將他們的產品包裝與刊物,以宅配的方式寄到訂閱者家中。

蔡山說,「跟著生產者跑,全身是沙是土,畫面才最真實。」記得,雜誌第二期,採訪馬告生產者亞亞阿嬤的時候,她住在花連太魯閣大同部落,前天晚上溪水暴漲,把原先上山的路給淹掉了。於是,他們從另外一條路上山,整整爬了六個小時。最有趣的是,亞亞阿嬤得知他們需要腳架卻沒帶上山時,從土裡拔出塵封已久的腳架,給他們使用。原來,之前有位文史工作者,帶著腳架上山卻拿不下來,阿嬤就將腳架埋在土裡保存。行腳拍攝經常有各式各樣挑戰,有時候一路拍一路摔,但也更能體恤生產者,明白我們所吃的食材得來不易。

談及行腳過程印象最深刻的事,沛妍笑說,「我每一期印象都很深刻,可以說很多採訪發生的故事。」第一期報導花蓮放山雞,找了二、三十家放山雞業者後,終於找到嘉勳大哥經營的慶錩牧場。慶錩是嘉勳阿公的名字,嘉勳知道經營有機牧場這件事太困難了隨時可能會放棄,所以把外公的名字印在制服上,每當想放棄的時候,看到制服上的名字,就提醒自己不可以給外公丟臉,一定要讓慶錩牧場成為台灣最有名的牧場。

有機牧場成本高又費時很多人不願意經營,嘉勳養的羊住在豪華羊舍的二樓,羊的大便會聚集在一樓的地上,有黑水虻跟蚯蚓,直接將糞便分解成堆肥,這些堆肥可以種植稻米和牧草,收成再餵食羊和雞,形成有機循環,不只友善環境,農舍也完全沒有味道。

第二期介紹大同部落的馬告,當地交通不方便、資源缺乏,只剩下四、五戶人家,但是他們早就找到與自然相互依存的方式。亞亞阿嬤感謝大自然讓她養活了六個孩子,因此她種植的馬告不灑農藥,堅持用最友善的方式栽種。

「因為身歷其境的體會,才會重新省思食物對人類的意義。」沛妍表示,不管是放山雞還是馬告,每一位生產者對自己的產品都是非常驕傲的,也因為他們的理想讓讀者從刊物看見東台灣的生命力。

《東台灣食通信》的刊物及海報。 攝影/李舒寧

食農友善教育 攜手合作

《東台灣食通信》一直希望做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橋樑,讓食材從產地到餐桌,資訊可以透明化,除了安心食用,更多了一份來自生產者努力的感動。沛妍表示,現代人到超市選購食材,通常只看價格,挑選最便宜的,但她希望食通信能帶給讀者不一樣的消費觀念,「吃」不僅是為了填飽肚子,也要吃得健康且友善環境。最重要的是要懷著感恩的心珍惜每一份食材,因為它的背後是每位生產者用汗水換來的成果。

「每一期刊物附的食材,都是一大挑戰。」米莫說,每一項食材該如何交到消費者手中,要考慮很多環節,例如,配送方式、後加工與保存、後續旅行場地、產量、食材在地代表性等,都需要完整企畫。配送食材有的需要冷凍宅配,有的要常溫保存,在包裝及設計上也全部使用環保產品,如,可回收的紙袋、二次利用的紙箱等。《東台灣食通信》就是希望消費者收到食材的那一刻,就深深感受到他們希望傳達的「友善」價值。

除了刊物發行,《東台灣食通信》將規劃更多元的線下活動,例如,產地旅行,讓民眾親自走訪食材的家鄉,面對面認識生產者並與他們對話。另外,也積極在籌備東台灣食通信基地,辦理講座和工作坊,讓大家體驗種植作物,同時教導如何善用產地食材。沛妍說,「年輕世代相對更需要了解友善農業,未來如果能與學校合作會更好。」因為這一代對環境的重視,將決定留給下一代多少自然資源。

慶錩牧場的嘉勳大哥與他飼養的母雞。 照片提供/東台灣食通信

採訪側記

南澳,一個空氣清新,景色優美的鄉村地區,坐著火車看著車窗外的綠山藍天,一掃都市生活快步調的壓力。東台灣工作辦公室,門外種著一排花花草草,受訪者米莫從庭院折了幾枝香草,沖熱水泡出淡淡香氣的香草茶。室內擺設有著純樸的鄉村風情,在訪談的過程中,很開心也能感受到他們對於土地的深愛與環境的熱情。談及,東台灣採訪過程的故事,三位採訪者皆有不同的感受與經歷,可見他們對於每一期的雜誌都很用心,期望將生產者的故事傳遞給消費者。

延伸閱讀

大手牽小手 培育深坑「食農小尖兵」

蚓菜共生 打造零廢棄物農場

小農應援團出擊 突破農業人力困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東台灣食通信 報導食材生命故事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