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傷疤 陳寧浴火重生

二O一五年的八仙塵爆事件在許多人的心上都留下了一道很深的陰影,對於全身五十八%燒燙傷的生還者陳寧來說更是如此。但她沒有因為病痛而放棄自己的人生,反而選擇重回社會並且出書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期望能鼓勵更多因為困難而想放棄的人。

八仙塵爆 一場派對扭轉人生

陳寧是二O一五年八仙塵爆的其中一位傷者,雖然幸運地逃過死劫,但她面對的是全身五十八%的燒燙傷。經歷了九次的清創及一次植皮,兩次病危,住院七十一天才得以出院。人生一夕巨變,陳寧靠著勇氣和家人及陽光基金會的協助終於逐漸擺脫陰影重回陽光下,並在二O一八年出了第一本書 — — 15度的勇敢 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 — — ,講述自己浴火重生的故事。為什麼取名十五度,陳寧表示是復健的時候,手腳撐開距離伸直的角度,雖然十五度很少,但是她希望自己可以多這麼一點點得勇敢,正視自己的傷口。

原先是一位空姐的陳寧,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許久不見的朋友們為了湊到優惠團票而邀約她一同前往位於八仙水上樂園的「Color Play Asia — — 彩色派對」。事實上陳寧自己對於派對內容也不是很清楚,基於好奇心以及許久未見的朋友,於是她決定一探究竟。她說:「只知道好像類似color run,就是結合彩粉,然後我也是一個很喜歡新奇事物的人,既然我沒有嘗試過,我就加一了。」

陳寧在水上樂園玩了一整天之後才進到派對裡面,中途因為感到無趣而曾短暫離開。之後陳寧表示他們一群人就像是中邪一樣,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想要回去派對裡面,於是沒多久他們便再次進到會場裡。進去不到半小時,就在氣氛即將進入高潮,整個會場瞬間起火 ,由於彩粉是易燃物,火勢迅速蔓延整個泳池。對於當時的情況,陳寧說:「有如一個火球,整場就大概在一秒之間,就是好幾百公尺掃過去。」逃出會場之後,由於皮膚實在是太刺痛,她甚至拿了小販部的沙士往自己已經捲曲剝落的皮膚上灑。因為現場的混亂以及傷者眾多,直到過了將近三個小時才終於搭上救護車。

陳寧不向命運低頭,反而樂觀接受自己身上的傷疤,就像一隻浴火重生的鳳凰。 攝影/劉思岑

陽光基因會動眼治療修補心靈缺口

住院復健時期對陳寧來說是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包括一連串的換藥、清創、植皮跟高壓氧治療都使她的身心靈面臨極大的壓力。當時她的病床旁放置了一個氧氣筒上頭寫著:「請勿靠近火源」,由於創傷壓力症候群,她變的十分焦慮不安,對環境的不信任感也很強。陳寧表示當時自己看到幾乎瘋掉了,她說:「我那時候幾乎癲狂的說:『可以不要把這個東西放在這裡嗎?我不需要!趕快拿出去好不好』就是那個時候不只是身體折磨,連心理也折磨的不安定心都很大。」好在有著家人以及男友的陪伴,陳寧才得以撐過那段痛苦的日子。

受傷一年、住院七十八天後,陳寧強迫自己盡快回到正常生活。不但重回職場、出了書,穿著壓力衣的她在外表上看起來沒什麼不同,與男友的感情也相當穩定。在外人看來無疑相當成功。事實上,重回職場的她壓力相當大,還因為不明原因造成嚴重頭昏,就像在迷霧中行走。這些現象加上疤痕的癢痛腫熱讓陳寧反思自己到底怎麼了,於是她開始接受陽光基金會的協助,希望能找出自己的問題。

除了接受壓力衣的服務,陳寧也接受了陽光基金會在心理諮商領域的動眼治療,試圖去尋找自己內在真實的模樣。動眼治療類似於一種催眠,會有聲光影音一直左右出現,把人帶進潛意識。一進到潛意識,陳寧便發現有一個女孩坐在床上不斷的用力搓自己的皮膚,待她走進一看才發現那個女孩就是她自己。她說:「我發現自己有多不喜歡我自己,就是受傷的皮膚,後來我正視到這件事情,這就是我壓力的來源,因為沒有人給我任何壓力啊,但我就是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後來我才有真正的去愛我的疤。」

對於身上的傷疤,陳寧從自卑到學會感謝它們。他說:「這是為了保護我才會武裝起來,讓我可以行走在這個世界去做很多的事。那我真的要因為這個保護我的疤痕、捍衛我生命的疤痕抗戰嗎?」受傷的前半段時間,為了向別人證明自己很好,以及對家人及男友的愧疚,陳寧不斷的逼自己向前,卻忽略自己的內心。經過治療後,陳寧學會更柔軟的對待自己,不再是為了證明給任何人看。而陽光基金會的治療師許榛芮表示陳寧的復健已經穩定,不過由於疤痕還在增生,所以還是得穿著壓力衣。

陽光基金會治療師許榛芮正在協助陳寧修改壓力衣的其中一項配件。嚴重的燒燙傷患者每天都必須穿戴長達二十二小時的壓力衣。 攝影/劉思岑

就業輔導 臉部平權助傷者找回自信

對於疤痕,大眾普遍的不了解及好奇心,常常會對顏損及燒燙傷傷者產生好奇及恐懼的反應,不當的表現時常傷到這些傷者的心。關於如何和傷者相處才是最恰當的,陳寧表示最好是抱持最平常的樣子,不需要過度注視也不用過度憐憫,因為有些人可能還沒準備好,她說:「就像幾年前的我,想要先躲在自己的角落裡休息一下。所以就是盡可能地保持正常的態度去了解,等到可能有一點點熟絡,你再去關心她會是最好的。」

陽光基金會在近幾年也開始響應由英國慈善機構「變臉」(changing faces)所提倡的「臉部平權」運動,他們認為「每張臉都與眾不同,卻一樣獨一無二;無論顏面外觀如何,每個人都應該被尊重及公平對待」。陽光社福資深企劃專員廖姝婷表示,臉部平權運動是必須向下紮根的,所以他們會進入校園做生命故事的分享,以及社會的行銷,從前幾年的策展到近期的路跑活動,還有影片的製作推廣,都是希望讓每一位身上帶著傷疤或是顏損傷友能自在的活在陽光下。

除了臉部平權運動,陽光基金會也積極幫助傷友重回社會。針對孩童,透過親師溝通以及校園宣導等管道幫助他們重返校園。而為了輔導成人重返職場,他們設計了一些評估課程也提供了社福旗下的社會企業相關工作,例如陽光加油站等,讓不同年齡層的傷者都能夠逐步回到正常生活。

拉弓為了射箭 允許壞事美妙你的人生

如今的陳寧在宏碁電腦上班。在八仙塵爆以前,陳寧與一般人沒有甚麼不同,是個非常樂觀的女孩。她說:「我覺得在發生這件事情之後,就猶如那天以前的我已經死了,然後現在是第二生,叫陳寧的這一個女生是再生的一個女孩。」經過了各種各樣的治療及轉換心境之後,陳寧變得豁達,現在的她遇到任何事都能以平常心看待,她表示:「可能老天爺在調整你,讓你去調整你的心態,其實心態調整好,你可以很快投入,然後就可以往更好的路上走。」

八仙塵爆事發至今已經三年半,但對陳寧來說,要完全擺脫八仙塵爆帶給他的影響,她自己評估至少需要五年的時間,所以目前還有一年半。在這段時間裡,她形容自己就像在拉弓一樣,她說:「拉弓的時候動作是向後拉的,好像退步。但是她就是一個後退的能量,她是為了讓你射更遠的地方,這個五年乍看好像是在後退,但是我相信之於我這整個人生,這五年只是一個百分比。她是為了我接下來的人生更順暢。」

《15度的勇敢 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雖然自己只是眾多傷者中的其中一位,但陳寧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傷者的心路歷程並從中獲得鼓勵和力量。 攝影/林毓芳

採訪側記

八仙塵爆事件對於我們來說很遙遠,我們也從來沒有接觸過燒燙傷的傷者。一開始都很緊張不知道要如何相處應對,很怕冒犯到或不小心傷到他們。但是採訪當下,陳寧都讓我們感到由衷得佩服及感動,看著她如此開朗溫和的與我們分享自己的故事,在看到她的傷疤,很難相信他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或許每個人永遠都不知道人生會發生甚麼事,但是看到她之後,覺得自己應該沒有甚麼事是做不到的了吧!應該要更加珍惜眼前還有不輕易放棄。

延伸閱讀

陽光社福 讓顏損患者再見陽光

陽光加油 點亮身障者新生活

陽光福利基金會 溫暖你的心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擁抱傷疤 陳寧浴火重生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