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筆到胎毛刷 慕璽傳藝也傳情

從毛筆到胎毛刷 慕璽傳藝也傳情 | 華視新聞

吳茉荻、林品妘  / 台中市

以往使用胎毛製作的產品只限於胎毛筆,但在二〇一〇年成立的慕璽,花費了一年的時間研究與試驗,在二〇一一年申請了全台灣第一支胎毛化妝刷的專利。並且開發出一系列延伸的胎毛紀念品,包含胎毛印章和胎毛項鍊。慕璽傳承傳統毛刷的技藝,全手工製作,同時開發創新市場,打造傳遞紀念溫情的品牌。

文房四寶到美妝用品 毛刷代工龍頭

六〇年,書法還是主要的書寫方式,毛筆的用量相當於現今的原子筆與自動筆。由於毛筆的市場廣大,從事上游批發毛料的商人不可勝數,而天成毛刷廠的創始人郭鍊雄便是其中一位。天成毛刷第三代繼承人郭士寬回憶說道:「爺爺因為跟日本買毛料,所以跟他們建立一些商務關係,他們也找我們去代工毛筆」與日本廠商的業務連結,讓郭鍊雄有機會認識的日本製筆廠。

當時日本製筆廠除了做毛筆,也有生產畫筆,然而畫筆的製作方法與毛筆是完全不同的範疇,因此郭鍊雄與日本廠商交換條件。日本師傅要來台灣傳授製作畫筆的技術,台灣則會幫忙日本代工生產畫筆。「條件談妥,技術也都掌握後,我們才去設立天成毛刷」一九六九年郭鍊雄成立的天成毛刷廠,幾乎壟斷了台灣的畫筆製作市場,承攬許多國際貿易的訂單。除了最初創建的台中廠,後來也在南投集集設立工廠,雇用的員工多達兩百人。

四十年前,第二代繼承人開始接任天成,適逢台灣正在推行美的產業,彩妝相關的產品逐漸興起。天成也走在趨勢的前端,與美妝品牌佳麗寶和資生堂合作,代工製作化妝刷。從看著原廠提供的化妝刷,自己去摸索、學習如何製作,到輕鬆駕馭,天成毛刷的訂單越接越多,生意蒸蒸日上。

民國五十八年成立的天成毛刷廠。照片提供/天成毛刷廠

代工競爭的挫敗與突破

但在三十年前兩岸經濟開放後,中國工廠低價競爭,成本因素的考量,使原有的顧客紛紛轉單。中國代工的競爭,讓天成毛刷陷入經營的困境,又遇上九二一地震,集集工廠倒塌,情況更是變本加厲。隨之員工規模也越趨減少,到第三代繼承人郭士寬和哥哥郭士杰接班時,員工人數已流失至剩下十幾位。郭士寬說:「保留的就是一些舊客戶,回來想的就是要開發新的客人,開發一些國外的彩妝學校」於是天成毛刷重新定位,創立品牌藝筆妝,專精於生產客製化的化妝刷。產品重質不重量,保證每支刷具的毛料、毛長、形狀等要求都可以符合顧客的期待。

在二〇一〇年,做客製化彩妝刷的同時,第四代小孩誕生,郭士寬兄弟倆突發奇想是不是可以把胎毛作為新的刷具毛料。「那時候市場上其實都是在做胎毛筆,我們那時候有去了解市場上很多生女兒的父母,他們會覺得說,我不想做毛筆,因為感覺會比較不適合女生」於是郭士寬、郭士杰與天成毛刷廠的師傅開始著手研究,如何使用細緻的胎毛製做成化妝刷,從試驗到確立技術和流程,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在二〇一一年,經營天成毛刷廠的同時,郭士寬和郭士杰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 慕璽,並且申請全台灣第一支胎毛化妝刷的專利。

天成毛刷廠第三代繼承人與慕璽創辦人郭士寬,分享天成毛刷廠的變遷。攝影/林品妘

慕璽的創新研發與用心製作

胎毛是嬰兒還在母體內就已經生長的毛髮,而胎毛特別之處在於毛髮上端會有尖細的毛峰。胎毛大約在嬰兒出生半年後會脫落,再長出來的就不是胎毛了,不會那麼細緻。問到胎毛化妝刷與一般化妝刷在觸感上的差異,天成毛刷廠的資深師傅林大坤不假思索的說:「溫柔的感覺」。但也因胎毛的柔軟讓師傅們苦惱了很久,「剛開發的時候都會遇到,有時候做好的時候,它曬乾的時候變成彎的,很難控制就是了」如何保持胎毛刷從始到末的品質,都是需要花時間、下功夫的。

胎毛化妝刷製作過程。製圖 /林品妘

由於胎毛與動物毛的性質不同,為了克服製作時的困難,慕璽特別研發出胎毛化妝刷的新技術。師傅會先進行「分毛」,也就是分出胎毛的長短與頭尾邊,分類後要「梳理」胎毛。完成便要開始「去絨」,除去雜毛,留下最完整、精華的胎毛。待初步整理完後,要「評估」所餘胎毛適合製作的化妝刷款式。確認款式的大小後,師傅會使用專用的模具去「塑形」出化妝刷的基本形體,再做「順形」,以揉捻的方式修飾出最好的形狀。全程皆手工製作,搭配最後一步的「品檢」,慕璽步驟分析明確,嚴格把關,有條不紊的流程,控制了品質的管理。

慕璽生產的胎毛化妝刷。照片提供/慕璽

慕璽創立至今,郭士寬說:「慕璽其實到現在的走向,我們把它發展是一個,充滿紀念意義的品牌,就是不限定是胎毛製作」除了胎毛化妝刷和胎毛筆,慕璽也研發出相關延伸產品,如胎毛項鍊、胎毛印章和臍帶印章,甚至是寵物動物的毛髮,慕璽也都給予客製化服務。師傅們把每樣產品當成作品用心對待,希望顧客收到這屬於一輩子的珍藏禮物,是精緻、有溫情的。「如果我今天花了這些錢,收到這個東西,我心情會怎麼樣,我是以這個心態在做這個」專精於胎毛與臍帶印章的年輕師傅王書麟堅定地說。

年輕師傅王書麟製做胎毛印章。攝影/林品妘

堅持傳承技藝 也要傳遞情意

喜獲麟兒成為了慕璽創立的契機,而選擇繼續留根台灣的日子裡,慕璽從未停滯。「因為我們工資高、材料貴,所以我們一定要去開發獨特,沒有人可以做的東西」郭士寬說慕璽的目標就是專注於客製化發展,並且不停挑戰新產品的研發。八年來,慕璽的獨特確實吸引到父母的目光,藝人阿Ben和徐小可以及網紅蔡阿嘎和二伯等名人都是慕璽的顧客,網路上的分享與推薦,讓慕璽被更多人看見。郭士寬相信在慕璽掌握市場的同時,天成毛刷謹守專業的精神,以及手工技藝的傳承,會有人願意去努力堅守。

天成毛刷廠走過五十年,斑駁的建築承載了歲月的痕跡,時代流轉變遷,在傳統產業的洪流中,積極轉型創新的思維與品質的追求,讓慕璽蛻變為耀眼的朝陽產業。郭士寬說:「我們推出了像臍帶印章,還是胎毛項鍊、化妝刷這個服務,可是父母他自然而然會想到,原來做這個,我可以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有些顧客的回饋是在預料之外的,如有位媽媽在女兒出嫁前將保存三十年的胎毛,訂製成胎毛項鍊,作為送給女兒的結婚禮物。如今慕璽不僅是寶寶紀念品的代名詞,更成為了記錄生命重要時刻,和表達愛意的媒介。

採訪側記

天成毛刷廠坐落在台中市大里區的小巷弄內,從工廠外的招牌,到工廠內的機器,甚至還有以前的打卡版,都充滿著時代的味道。受訪者在分享爺爺經營天成毛刷廠,一直到現在他們接班,三代傳承的整段故事,都非常有趣也很激勵人心。能看見他們的用心與努力,如今也創造出他們獨有的產品與市場。

延伸閱讀

LSY林三益 用好毛料做好「毛」筆

文山社 高品質毛筆突破夕陽產業

用心做好一張紙 面對困境福隆堅守品質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從毛筆到胎毛刷 慕璽傳藝也傳情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