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出社會議題 用音樂與社會對話

王予辰、張瀚尹  / 台北市

「在軍服裡面,只裝滿了謊言」創作了以洪仲丘事件為歌曲背景的「假和諧」的歌手林煌麟,在創作音樂這條路上,初衷是希望能藉由自己的創作反映社會議題,並引發聽眾的共鳴。

集工程師和音樂人於一身

現任譽光軟體工程師的林煌麟,大學就讀逢甲大學數學系,後來考取交大機械研究所,沒有完成學業就直接步入職場,現職軟體工程師,同時也是一位音樂創作者。在工作之餘,利用剩餘時間創作歌曲。他表示自己的創作動機來自台灣樂團五月天和歌手吳青峰,他認為五月天主唱阿信與青峰都非常擅於寫詞,九零年代的歌曲,歌詞還沒有那麼前衛,因此他們創造了那個時代的新風格。「要說曲是外表的話,歌詞就像是內在,第一次聽一首歌,你可能會被他的外表吸引,但深入了解之後,你還能發現這首歌的內在。」而林煌麟也認為,阿信與青峰的歌詞就像文學作品,使他崇拜。

此外,林煌麟也提到,每次購買新專輯都會先仔細的看過歌詞再聽歌,因為他認為從歌詞開始琢磨,才是真正認識一首歌的開端。受到阿信和青峰的影響,他從國中接觸音樂、開始練習寫詞,直到上大學後才開始著墨,加入了吉他社與熱音社,除了文字創作外,也開始譜曲,是他認真做音樂的開端。

林煌麟專注於創作歌曲。 圖片提供 /林煌麟

用歌曲讓世人與社會議題接軌

熱愛音樂的他,同時受到電視新聞影響,而特別關注社會議題。他說,曾經在新聞報導中看見巴勒斯坦加沙康尤尼斯當地一所動物園,由於和以色列衝突不斷,許多動物因未受到適當照顧而死亡,動物們無人看管活活餓死,動物園裡遍地乾屍,僅剩下一副副沒有靈魂的乾屍。且當時正逢國人環保意識抬頭,林煌麟因此創作了一首名為「愛地球」的歌曲,其中歌詞提到:「愛地球,我們不能只是說說,不行動,我們有一天只剩寂寞,卻沒有做,森林變成高樓,最後只剩下沙漠, 掃過極端氣候,人類變得好懦弱,在動物園裡頭,剩動物標本存活,試著從頭來過,卻沒有更好的星球生活」。

即便他的創作中,有許多歌曲的詞反映著社會問題,然而他的初衷並非想以社會議題作為歌曲主軸,反之,是因使他產生共鳴的多是社會、環保議題。例如歌曲「假和諧」中的歌詞「這個迂迴的世界,讓真相也被傾斜,怎麼看得見,怎麼樣看得見你呢?大人的視野,怎麼這麼虛偽?窄到只剩下矇騙,在軍服裡面,只裝滿了謊言,怕失去利益的假和諧,迷彩的黑暗面,容不下你正義的意見,你的每吋淤血,留在我們的憤怒之間,這個迂迴的世界,將你的生命熄滅」就是受到二〇一三年洪仲丘事件所啟發,洪仲丘在軍中受到霸凌、虐待致死。當時,林煌麟正準備入伍,因此對與軍營有關連的事件特別有感觸,於是創作了這首歌曲,希望能讓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以及軍中的生態。

這首歌是事情發生幾天後完成的,寫完之後過了幾年的同一天,他找了另一位創作歌手陳妍元一起去錄音室錄製這首歌,並提供給當初事件發生時成立的粉絲專頁「國防司法人權專區/國會調查兵團」使用,希望這首歌可以讓大眾永遠記得有這件事情,讓這件事情不會因為成為歷史就被世人忘記。有網友在聽完這首歌後也說:「很感謝你這麼關心國家。」、「希望政府持續監督事情始末,莫忘初衷。」

製圖 /張瀚尹

與林煌麟合作歌曲「假和諧」的鋼琴編曲家 Pico 說,林煌麟對音樂抱持主觀態度、有自己的看法,因此他在製作「假和諧」這首歌時,盡量不去加東西在他的想法上。此外,他也認為,創作者對音樂的執著很重要,不能因為社會價值觀而影響對音樂的主觀感覺,因為那才是內心真正的想法。

林煌麟分享創作歷程。 攝影 /張瀚尹

不變的初衷 盼聽眾從曲中得到慰藉

提到開始創作音樂的路上最難忘的事情,林煌麟說是在他大學生涯中的一次比賽。那場歌唱比賽是逢甲大學吉他社所主辦,拿下第二名的佳績,也是因為那場比賽,讓他有持續表演及發 EP 的機會。

然而,獲獎只是個開始,當時他花了許多時間思考他未來該怎麼發展,也投入無數時間學習音樂、練習歌曲。到後來發行了 EP 、進入音樂圈後,他發覺做音樂的價值跟以往不完全相同了,需要考量到許多現實層面的問題,像是金錢來源、與誰合作、如何推廣等等。因最初寫歌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賺錢,不須將音樂能帶來多少利潤放在創作的考量中,但他發覺,如果要把做音樂當成本業,勢必要考量這些面向、迎合大眾口味,以帶來更好的利潤。他認為音樂需要真實的生活體驗,才有靈感去完成,他不想為了迎合市場而逼迫自己寫下沒故事的的歌曲。為此,林煌麟沒有把做音樂當成本業,而是在作為一個軟體工程師之外的時間,將零碎的時間組合著,創作他想做的、本質不須被改變的音樂。

林煌麟創作的最大原因,是因為他希望他創作的音樂能成為一種媒介,希望聽見的人,能從中獲得一些共鳴及慰藉。例如「愛地球」這首歌提倡環保概念,對那些致力於提倡環境保育的人來說,就是個能夠教育大眾的教材;又例如歌曲「Love is the only thing」中的其中一段歌詞「想靠近,你設下的完美布局,想逃避,會被你拒絕的心情,如果再沒有動靜,會不錯過時機,你一發動態訊息,我又被你牽引,無論在這裡,在那裡,都有曖昧的氣息」也讓一些聽眾聽完後表示其實非常像自己的故事。其實,不光是社會議題,日常生活中發生的事情也能引發聽眾的共鳴,然而對林煌麟來說,有人給予回饋和評價,就是讓他有信心再創作更多歌曲的動力。

「做音樂是因為想做所以去做,真的有人聽了我的歌,對我的歌詞有共鳴、給我回饋,會讓我更有信心去做下一步。」林煌麟的初衷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並帶給觀眾感動,不必考慮到現實層面的東西,保有音樂的初衷,是他覺得最重要的地方。

林煌麟不畏困難,堅持初衷努力創作。 圖片提供 /林煌麟

採訪側記

在我們提報時,查詢到林煌麟創作的音樂、聽到曲子,看見歌詞,就決心一定要採訪他!現在有許多年輕人並不關心社會議題,也不響應環保,雖然在採訪過程時,林煌麟說他並不覺得他的音樂足以「改變」人,但是至少我們認為,他的音樂可以讓聽眾更關心這個社會,哪怕是一小步,都是對這個社會的一大步。

延伸閱讀

THT黑膠唱片 將人與音樂串聯

華文樂評 音樂故事盡在《PlayMusic音樂網》

想唱什麼就唱什麼 西尤島樂團唱出新態度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唱出社會議題 用音樂與社會對話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