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地變沃土 打造都市快樂農場

張峻瑋、徐牧民  / 台北市

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很難想像到竟然在高樓旁有座 綠意盎然的園圃,形成強烈的對比。台北市北投區奇岩社區發展協會,透過台北市產業發展局「一O七年度社區園圃推廣計畫」,在社區打造一座「奇岩97開心農場」。透過四十四位園圃志工的努力,將原本雜草叢生、滿是工程廢土的社區閒置地,經過一番整理並且養土二個月後,打造出一片「種植可食的植物」且「兼具景觀效果」的可食地景。

原是廢棄用地 打造園圃困難重重

奇岩社區發展協會已發展二十四年,是從一群居住在社區媽媽們,從「成長班、讀書會」等自發性組織的學習過程中,凝聚社區情結和服務社區志念,進而描繪社區未來願景、集思建設發展藍圖所共同發起的組織,於一九九四年三月九日經由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核准正式成立。成立至今辦過社區報、訓練在地解說員,以及盤點公園綠地、生態觀察區,畫出台北市第一張由社區居民所畫的「綠色生活地圖」。二O一八年時,擔任協會理事長的古秀珍,向台北市政府爭取到了「社區園圃推廣計畫」的名額,能夠獲得閒置的空地,打造永續環境的可實地景。

靜謐的「奇岩76 開心農場」坐落於喧鬧的都市中。 攝影/徐牧民

古秀珍原是擔任國小教師,在二OO三年時加入社區協會,並且擔任社區解說員,在前年教師退休後,接任協會理事長的職務。古秀珍表示「奇岩97開心農場」,事實上是政府尚未開發的空地,開發之前原本是丟棄廢棄土的地方,所以當要種植作物時,往下挖時便發現都是石頭、磚塊、鋼筋等廢棄物品,連雜草都很難長出來,更別說是種植農作物、花卉的農場。

然而在土地貧瘠的條件下,古秀珍與園圃志工採用「三明治」的堆肥法,來解決土壤養分不足的問題,運用落葉、枯枝、廚餘堆肥於土壤之上,再放上十五至二十公分肥沃的土,在養土期間,也撒上綠肥像是太陽麻、田菁抓枯枝中的氮肥,以增加土壤的肥力。經過兩個月的養土時間,在去年九月才正式開始種植作物,打造都市中獨特的生態社區。

當地社區民眾正在照顧農作物。攝影/徐牧民

微型農場卻藏有著大學問

以生態為本的奇岩社區,採樸門農法來建置園圃,將原生態、園藝和農業及許多不同領域知識相結合,透過結合各種元素設計而成的准自然系統,就像太陽、植物、昆蟲與土壤之間的緊密連繫,在人類、景觀、與各種植物之間,達到互利的關係,面積O.一公頃,作物種植面積約有六百五十六平方公尺。透過每週六的農耕課程,在老師指導下,運用竹材、木材等自然素材搭建,順應自然生態的方式規劃農作物分區,設計出適時適地的生態圈,園圃土壤表面以有機肥料鋪蓋、建置雨水回收系統,園圃內的裝置藝術亦是用回收的枯樹枝創作。

古秀珍提到,有機肥料鋪蓋在土壤表面,是為了讓土壤保持水分、肥分,然而會這樣做也是跟水源有很大的關係,雖然有建置雨水回收系統,但是這裡下雨的天數不多,只有颱風天的雨水量較多,所以連旁邊溪水的水位也較低,所以在先天條件不足的情況下,有機肥料的鋪蓋變得更為重要。另外也期望這塊土地是多樣性的土質,所以有機肥料來源相當地多樣性,像是枯枝、落葉、廚餘等肥料,能讓土地上長出的花草有更強的抵抗力,也使土壤養分能夠自給自足,就像森林一樣。

「有機肥料其實就像是落葉歸根的感覺」,古秀珍笑著說,因為在路上那些礙眼的雜草、落葉,以往都是被掃進垃圾袋中,當成垃圾丟掉,但是在這座農場眼裡卻是珍貴的寶藏,不只能夠作為有機肥料,也徹底的達到生態循環,透過自然的農法親近土地。

社區居民的菜圃。攝影/徐牧民

農場分區發配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園圃

在開心農場裡,開放四十人的名額,採取先後順序的方式向協會申請,便能獲得一塊花圃,無須繳納租金,只需要在自行準備農耕用具,每個人都各自就能夠擁有自己的園圃,在自己小小的園圃中, 能夠種植自己想種的農作物、蔬菜、花卉等作物,每週社區發展協會也會舉辦聚餐活動,將各自種植的作物,分享給每個社區的居民,社區發展協會更每個月會將這些作物做成便當,替老人院送餐送暖。

然而提供作物最重要的養分 — 有機肥料,是由人人口中「班長」的陳新中用心照料,陳新中在農場裡也有屬於自己的園圃,他是由大家推派出來擔任農場的班長,每天一早就到農場報到,測量肥料堆肥的情況以及溫度,替大家嚴格把關肥料的品質。

陳新中說:「我們肥料的養成是採用好氧堆肥的方式」,就是利用各種細菌,把各種堆肥材料,如廚餘、枯枝落葉,分解成小分子的養分,方便植物吸收,製作堆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營造細菌的良好居住環境。

然而營造良好的關鍵就是水、溫度、空氣三種元素,所以陳新中每天都會測量堆肥的溫度,當溫度達到七十度時,便必須進行翻堆的動作,翻堆讓材料接觸空氣、換位置,使不同溫度的菌接觸到它們的食物。陳新中也表示好氧堆肥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臭,畢竟農場旁邊主要為住宅區,如果農場發生惡臭,會為附近居民帶來生活上的困擾。好氧堆肥對生態有很大的幫助,也讓作物健康成長。

社區成員與理事長。 攝影/徐牧民

社區農場 使居民之間更加親密

古秀珍表示,自從社區旁邊有了這座園圃,居民之間的情感越來越緊密,連平日深居簡出的長輩們都會主動來此種植作物,大家透過每日問候來關係農作物的情況,進而聯絡感情,有的人甚至能夠暫時遠離都市塵囂,找到放鬆安定的感覺。作為科技業半退休的陳新中來說,這座園圃對他來說正是最佳釋放壓力的地方,陳新中說:「現在的工作雖然越來越少了,不過工作壓力還是有的,但是每天來看看自己的園圃、種植物,確實是讓自己放鬆不少。」

在繁忙都市中還能有如此獨特的景象,都市中的生態園圃不只對環境友善,亦提供銀髮族、年輕族群一處樂活空間,創造了社區的療癒基地,讓奇岩社區的男女老少都更健康、心靈更加富足。

採訪側記

一樣居住在都市裡的我們,踏進「奇岩97開心農場」時很驚艷,因為在不到一公頃的園圃裡,卻種植著各式各樣的農作物,在這的每一位居民都用心照料自己栽種的作物,他們熱心地向我們介紹各個不同品種的花草以及蔬菜,讓我們感受到滿滿的人情味,也深刻的感受到快樂農場,為這個社區帶來不一樣都市綠生活。

延伸閱讀

康築創意綠生活打造健康住宅

用回收物蓋農莊「紙」在大茉莉

頤禾園農場致力推廣良善的「小」農場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荒地變沃土 打造都市快樂農場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