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鄭開翔 以溫暖筆觸記錄「台灣味」

張瀚尹、王予辰  / 台北市

「這世界從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 羅丹。鄭開翔從政戰軍官退伍,盼望能揮灑畫筆,以水彩速寫記錄獨一無二的建築樣貌,也畫下城市各地多元的街景。以不同以往的方式記錄下日常,以及他所發現的獨特「台灣味」。

城市速寫畫家 以溫暖筆觸記錄日常美

鄭開翔,城市速寫畫家。於屏東長大,國中、高中就讀美術科班,大學則北上至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應用美術系,畢業後則至部隊服役,成為職業軍人,二〇一四年開始接觸「城市速寫」(Urban Sketching),隨意記錄生活日常。憑著對繪畫的熱情,加上嚮往能夠自由、自在地記錄下日常的生活,他申請退役,成為全職藝術家,以不同的方式認識世界,也於二〇一九年年初出版了第一本書《街屋台灣》。

城市速寫的概念源自於一名西雅圖專欄作家 Gabi,因人們喜歡以自己的方式記錄下日常生活,出現了越來越多「城市速寫者」,因此逐漸成為一項全球運動。城市速寫是在短時間內利用繪畫紀錄城市樣貌,利用繪畫代替相機記錄生活及日常。

鄭開翔在踏入城市速寫的世界後,也時常有令他印象深刻的事。在一個星期日,他到斗六走走時,因為喜愛雜亂的畫面便被資源回收站吸引目光,而停下來作畫。在那工作的阿嬤卻很緊張的跑出來,問他為什麼一直站在那,他告訴阿嬤是為了畫下資源回收站時,阿嬤不理解地問:「為什麼要畫這個?」鄭開翔答道:「因為我覺得這個很漂亮啊!」原來阿嬤以為他是被環保局派來的,所以才那麼緊張。但在知道他是為了畫下風景之後,便開心地說:「你要畫怎麼不提早說?我可以穿水一點給你畫餒!」。

鄭開翔以繪畫代替拍照記錄旅行。 攝影/張瀚尹

他也時常畫下不經意遇見的店面,「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的店看呢?」許多店家一開始會有這樣的疑惑,但在得知鄭開翔正以繪畫方式記錄下自己工作的店面後,通常都非常開心且感到新奇,也因此他常被店家招待飲料。城市速寫對鄭開翔而言,除了記錄周遭的美外,更特別的是────能成為與陌生人交流的橋樑。

問到如何選擇作畫的地點,鄭開翔說自己出門都會隨身攜帶畫具,比起選定明確的地點,更喜歡以沒經過計畫、隨意逛逛的方式探索周遭,以不預期的心情,與周遭的美相遇,再停下紀錄。且與多數人的認知不同,比起井然有序,他更喜歡錯綜的電線、招牌上因日曬雨淋而斑駁、褪色的字樣、紅磚、路邊隨意停放的機車……,雖然凌亂,卻不經意地給予生活「堆疊感」,也堆疊成特有的「台灣味」。

以繪畫記錄眼前的風景。 圖片提供 / 鄭開翔
鄭開翔隨身攜帶畫具。 攝影/ 張瀚尹

淺談《街屋台灣》

他誠實地說,雖然為了謀生,必須接案子,但其實自己不喜歡這種模式,因接案子是為了別人而畫,其中會有許多限制與要求,比起接案所作,他更喜歡自己在速寫本裡的畫作,雖不一定完美,卻更貼近自己。插畫集《街屋台灣》其實是誤打誤撞出現的驚喜,街屋系列原先純粹是他出給自己的「功課」,一開始只想集滿一百間街屋畫作,意外地,在畫到五、六十間時,出版社覺得很特別因此聯繫他,最後才簽約、出書。

《街屋台灣》中,有一張畫作「度人生專業檳榔」是在霧峰畫下的。在《街屋台灣》二〇一九年一月出版後,畫作輾轉被本人看見了,隨後私訊了鄭開翔和他道謝,並表示檳榔攤是父母親開的,父母以它養活了七個孩子,因此對他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很感謝鄭開翔以這樣的方式將它記錄下來。鄭開翔說,當下在畫檳榔攤時,只是單純覺得好看才想紀錄下來,並不知道背後有這樣的故事,於是發現原來自己一個小小的舉動,也許對他人來說很重要,因此能帶給別人感動,就是支撐他繼續畫下去的力量。

度人生專業檳榔。 圖片提供/鄭開翔

而《街屋台灣》的書迷徐佑沂表示,她在看此書前,春天時想到日本看櫻花、夏天時想到海島國家看海、秋天時想到韓國看銀杏及楓葉,而冬天則想到會下雪的國家賞雪。但在看了《街屋台灣》後,才發現原來自己身處的地方,充斥著許多有獨特味道的建築、滿滿都是美麗的印記,因此又重新愛上了台灣一次。

以繪畫記錄城市 「發現」近在眼前的美

在科技發達的時代中,人們多以拍照的方式紀錄自己到過的地方、看過的風景。鄭開翔認為,拍照與畫畫最大的差別在於「速度」,許多人拍了照就快速離開,反而失去了真正與環境、風景相處的時間。若以畫畫的方式記錄,就需要花更長的時間待著,在畫畫的過程中,也許路過的人會因好奇而搭話,未來看到那幅畫的回憶就會特別不一樣。不同於快速拍下的照片,能帶來更多不同的回憶。

而粉絲專頁以「橘逾淮為枳」為名的藝術家,本名林佩儀,同樣身為城市速寫畫家的她,本業是速寫課程的老師,也是鄭開翔因畫畫而認識、結交的女朋友。鄭開翔與林佩儀經常一同旅遊,過程中,也總是一起將旅途中遇見的美好以畫畫的方式記錄下來。「他帶給我很多正面的影響!」林佩儀說,鄭開翔對於畫畫的熱情及執著,間接影響了她,因為他總是不怠惰的記錄下每個風景,因此一起作畫時,也讓她變得比以往更積極。

「因為我喜歡畫畫,所以可以靜下來, 就像原先躁動的小孩,若喜歡畫畫也會在拿到畫筆後變得安靜。」對於畫畫,多數人的印象是需要耐心,而城市速寫除了耐心外,也需要極細膩的觀察力及敏銳度。鄭開翔認為這些並不是天生,而是可以培養的,他也是在接觸城市速寫後,才開始觀察街上的細節。他身邊的好友也說,因為鄭開翔在路上時常說:「這個景好好看!那個地方好特別!」久而久之他們也受到影響,走在路上時,開始觀察路邊環境的美,因此鄭開翔認為觀察力是可以培養的。

現代人都生活在太快速、太便利的時代,鄭開翔從前並不特別關心城市,而是在畫畫後才開始給予關心。像是他的故鄉 — — 屏東,近幾年也一直有拆遷工程,但是這些都是在他特別觀察後才發現的,工程不停在發生,但如果平時不注意,也不會有機會發現那些正在消逝的日常。

速寫是他對城市觀察的機會,如同羅丹說的,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美的事物,重點是人們有無留心觀察周遭。鄭開翔說,許多人在看了他《街屋台灣》這本書後對他說:「從沒發現自己的城市有這麼漂亮的地方。」他認為現代人們時常「找不到」身邊美的事物,因此特地到國外尋找美,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讓大家開始發覺身邊的美好,或許停下腳步就能看見周遭的美,使生活更美好。

我不只畫可愛的街屋,我也會畫怪手拆東西這種強烈、有想傳達理念的畫作,但這樣的畫作相對來說更難賣出去,是現實跟理想的拉扯,因此需要找到平衡點。」鄭開翔表示,雖然畫風可愛的街屋更能吸引大眾,但他不會因此不畫較偏向真實性的怪手拆除建築畫面,因對但於鄭開翔而言,創作的重點是「純粹」,不一味的隨波逐流,而是畫自己想畫的物品,如此一來才能感動自己,再將這份感動傳遞得更遠、更廣。

鄭開翔筆下的台灣。 攝影/張瀚尹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鄭開翔與我們分享他的畫作,除了台灣外,他到其他國家旅遊時,也會以畫作記錄旅程。他以溫暖的筆觸,一筆一畫畫下屬於自己對旅程的記憶,使我們感到新奇且佩服。

延伸閱讀

心靈繪畫班 畫出罕病病友的愛

口足畫家陳世峰 用嘴替生命上色

部落客牛奶人 畫畫是一輩子的事


畫家鄭開翔 以溫暖筆觸記錄「台灣味」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