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藍鵲茶以流域收復為目的 打造無毒生態村

台灣藍鵲茶以流域收復為目的 打造無毒生態村 | 華視新聞

徐菁、林芷妡

八百金社會企業創辦人黃柏鈞致力於推動流域收復,八百金社會企業創辦人黃柏鈞創立台灣藍鵲茶品牌,將坪林上游溪流的十二支流劃分為十二個基地,說服茶農以不使用農藥的方式種植茶葉,希望打造無毒生態村促成環境改善。

仿效東方白鸛米 發展台灣藍鵲茶

八百金社會企業創辦人黃柏鈞曾擔任過中華鳥會的秘書長、荒野保護協會保育部主任。因為工作的影響,黃柏鈞所關注的議題都為環境教育,在擔任中華鳥會秘書長一職時,認識了台灣鳥類研究的前輩劉曉儒老師,知曉東方白鸛的故事後,才決定將環境與食農教育做結合。

一九六〇年代後,綠色革命帶來大量農藥、化肥。白鸛體內被驗出超標八萬倍的農藥,一九七一年日本最後一隻東方白鸛消失,為了使東方白鸛復育,日本豐岡以「讓東方白鸛有一天再度回到豐岡的天空」為目標,成立「東方白鸛共生課」,說服農民在冬季放水淹田、減量使用農藥及引入水源營造濕地,最後成功復育東方白鸛。黃柏鈞效仿東方白鸛米的做法,說服農民不使用農藥種茶,也提出全面重視棲地保全與農業的商業產製茶葉模式,定名為「臺灣藍鵲茶」。

營運長林宜平認為社會企業的理念價值和商業目的必須要平衡,因此台灣藍鵲茶也致力於維持農家賣茶的價格和營運所需。一般的收茶的模式是,五、六月茶農收成茶葉,茶商試泡、試喝後定價,由茶商決定這批茶葉的最終價格。但黃柏鈞利用社區參與定價的方式,在產季前先與茶農確定買賣價格並訂定契約,茶葉收成後以契約上的價格全數收購,並販售給消費者。

八百金社會企業推動自己的品牌「台灣藍鵲茶」。 攝影/林芷妡

創立八百金社會企業 團隊遭遇許多危機

「如果我當時就放棄,『黃柏鈞在騙人』這句話一定會傳遍坪林,所以我硬著頭皮也要吃下來。」黃柏鈞說,開始和茶農合作後,有一個盤商向茶農訂購八百斤的茶葉卻失信跑盤,為了維持茶農的信任,黃柏鈞決定向銀行貸款兩百萬將八百斤的茶業買下來。在當時貸款的金額實在高得嚇人,但也因黃柏鈞買下茶業自行販售,八百金社會企業才成立。企業的名稱除了和八百斤茶葉有關,也提醒黃柏鈞日後千萬不能再犯下同樣錯誤。另外,他也希望茶農不再是代工,將茶農的名字印在茶葉包裝上,希望顧客可以透過品牌認識茶農。

創立社會企業以後,黃柏鈞將帳戶的大章、小章交給原先一起合作的學弟妹保管,學弟妹都是以學生的心態在創業,黃柏鈞有幾次發現學弟妹在作帳時,登記的並不是非常明確,一查才驚覺戶頭內只剩下四十多萬。因為曾經擔任過秘書長一職,明瞭任何一筆帳支出時都必須登記清楚,不能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沒有成本的概念。最後團隊因對於帳戶管理的理念不同而分道揚鑣,這也成為黃柏鈞人生中的最大低潮。

八百金社會企業創辦人黃柏鈞分享社會企業創立過程艱辛。 攝影/林芷妡

推動流域收復 促進生態保育

八百金發現坪林許多生物,如穿山甲、山羌、台灣藍鵲等等的棲息地並不是一個茶園、水田,而是以整個山谷、整個流域作為棲息地。黃柏鈞說:「流域收復的概念是說服農家在固定流域的茶田或是水田,不要用農藥和化肥耕作,才有可能讓這些動物回來。」

台灣藍鵲茶命名由來。 製圖/林芷妡

產地管理經理楊世成表示,流域收復的終極目標在於關心生態,希望這片土地的生態可以和人類永久共存。坪林是台北的茶鄉,也位於翡翠水庫的上游,因此台灣藍鵲茶和坪林地區茶農合作,不使用化肥及其他化學物質來耕作。使用化肥雖然能提高產量,但卻會使土地受損,因此台灣藍鵲茶和農民訂定契作方式來生產茶葉。

不使用化肥耕作一定有困難,包含產量降低、必須投入更多成本,楊世成也提到使用慣行農法(以化肥、農藥耕作)轉變為契作農業,可能會面臨到金錢上、人力上、觀念上的困難,因此產地管理必須和農民長期的溝通才可達成契作農業。推動轉作至今,楊世成表示目前從事契作農業的茶農數量成長了百分之五,現已達到百分之八。

楊世成說,翡翠水庫最重要的溪流就是北勢溪,北勢溪在坪林地區分為十二個支流,台灣藍鵲茶將這十二個支流看作保育動育的聚集區,將支流劃分為十二個基地,優先和十二塊基地附近的農民做契作農業轉作。

目前鎖定在上德、大粗坑、漁光三溪流附近地區農民優先實施契作,進而打造無毒、無農藥生態村,恢復保育動物棲息地。目前已經實施第五年,從三位茶農到現在的十四位茶農,也有二十三片茶園參與轉作的過程,促成區域的改善。

發展「半農半X」 培養茶農成為解說員

除了生態保育,台灣藍鵲茶團隊還在坪林推動「生態茶學小旅行」,讓消費者可以透過活動知道是誰在生產這些產品,農家也可看到有誰在關心這片土地,同時農家會固定帶領消費者到茶田體驗採茶。

黃柏鈞還發展「半農半X」生活型態,半農半X意指除了發展農業,另一方面從事能夠發展特長的工作,讓農家可以早上種茶,下午講解茶葉、家鄉以及種茶的過程、趣事,從農業變成服務業,增加社會影響力,不是單純產生賣茶的影響力而已。為了使農民解說能力一致,台灣藍鵲茶每兩年會培訓茶農一次,讓茶農可以更流利的解說茶業知識給消費者。

民眾戴上斗笠體驗採茶過程。 攝影/林芷妡

黃柏鈞想利用台灣藍鵲茶這個品牌傳達「只有流域收復,才可以創造出台灣無農藥生態村」的生態理念,讓大家注重農產品和生態間緊密的連繫。除了臺灣藍鵲茶,八百金旗下還有「石虎米」,其「收復」的概念觸及苗栗,同樣推廣友善農法,恢復當地生態並保護石虎棲地。

黃柏鈞說,在二〇二二年生產石虎米地區的一個山谷,可以全部都沒有農藥化肥,二〇二三年坪林的其中一個山谷也可以全部不使用農藥化肥,成為第一個沒有農藥化肥摧殘的無毒溪谷。

採訪側記

這是我們跑了這麼多篇下來,第一次接觸到將食農教育和環境復育結合在一起並創立自己品牌的社會企業。訪談的過程中都充滿歡笑聲,我們也跟著受訪者一起到了茶園拍攝民眾採茶體驗的畫面。在拍攝過程中,我們也體驗了如何採茶、了解茶葉的小知識,整個採訪過程輕鬆有趣,彷彿我們就像體驗茶學生活的民眾一般。這也是我們第一次訪問到以收復流域為目的的社會企業,和之前所採訪的社會企業主題完全不一樣,是個很新奇的體驗。

延伸閱讀

台灣藍鵲茶 點燃坪林新生命

老外愛台灣 創「一口茶」飄香全世界

三峽培育「火金姑茶」 點亮小暗坑生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台灣藍鵲茶以流域收復為目的 打造無毒生態村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