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台語新聞雜誌】看見空汙難民 大社工業區 何去何從?

陳璽鈞 張書堯 報導  / 台北市

如果您的住家附近,煙囪林立、空氣污染嚴重,那該如何面對呢?這是高雄大社工業區、週邊居民的真實處境!大社工業區、鄰近仁武工業區,在1971年成立,七〇年代、一連串的工安事故,引發當地居民的強烈抗爭。

於是在1993年政府承諾,大社工業區與中油五輕會同時遷廠。1998年更核准大社工業區在2018年,會由「特種工業區」降編為「乙種工業區」,降低污染對民眾的生活影響。不過,二十年後、該履行承諾的現在,從中央到地方都還沒有和居民或廠商達成真正的共識。政府開出的承諾陸續跳票,大社居民的隱忍,何時才是盡頭?來看採訪小組的深入報導。

毒氣外洩工廠爆炸,翻開台灣環境史,南台灣的高雄大社工業區,發生過多起重大工安意外,成為工業區周邊居民無法擺脫的恐懼,而工廠煙囪林立,空氣污染嚴重,更是他們日常的真實處境。

大社和仁武工業區鄰近高雄的楠梓溪和後勁溪,兩個工業區加總統計,附近3公里內的學校高達數十所國中小學,學童每天生活在空污影響健康的風險下,我們採訪的這天一如往常天空灰濛濛的不見藍天,而離工業區不到2公里的大社國中,操場上幾乎每一班都有學生戴著口罩。

1971年大社工業區成立,開發土地超過百公頃,發展石油化學重工業,屬於特種工業區,目前11家廠商分別有化學材料、化學製品和機械設備製造業。高污染的石化業進駐帶來就業機會,卻不斷爆發嚴重工安意外引發在地居民長年抗爭。

1993年4月大社工業區再度發生不明氣體外洩,造成上百人嘔吐昏倒,民眾再也忍無可忍,包圍工廠要求遷廠,終於得到政府善意回應。強大的民怨壓力下,當時的經濟部長江丙坤和高雄縣長余陳月瑛同意,大社工業區配合中油高雄煉油廠五輕遷廠計畫,25年後一併遷移。

1998年大社鄉都市計畫核定,工業區於2018年降編為乙種工業區,特種工業必須遷廠,一直到2011年,高雄市府也再次承諾會如期降編,但「2018大限」已過,眼看2016年中油五輕熄燈關廠,大社工業區卻依舊「生生不息」。

在地居民質疑相關單位黑箱作業,甚至在2018年8月17的都市計畫委員會上,經濟部和石化業者齊聲反對,降編為乙種工業區要求改為甲種,讓化工廠得以繼續營運、更新和擴建。但工業區中11家廠商,有7家從2010年至今已有近百次違反空污法遭罰紀錄,裁罰金額達1170萬元,顯現長期不當排放污染,工廠續留高雄只會危害民眾健康。

為了讓下一代有一個蔚藍的天空,吸一口乾淨的空氣,在地居民成立「大社環境守護聯盟」,除了定期聚會,更不時用網路串聯分享最新訊息,甚至發起連署行動要求市府依法降編。

拿出圖表分析,他是高雄科技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教授沈建全,2011年、2013年高雄市府兩度委託美和科技大學,進行「石化工業區居民健康風險評估報告」,結果顯示工業區排放的污染物造成居民罹癌、胸腔呼吸疾病發生比例較高,其中石化工業區男性膀胱癌是台灣一般地區的11.9倍,女性乳癌是9.94倍,血癌3.18倍,整體的健康風險是旗山、美濃地區的2倍,更是花蓮的4倍,而沈建全和家人住在大社工業區旁,也飽受工業區污染之苦。

另外,工業局與成功大學合作的「仁大工業區鄰近區域居民健康風險評估計畫」指出,許多致癌物也都超標百倍,而根據高雄市政府的空污排放資料,仁大工業區和鄰近石化廠這幾年有害污染物也持續增加。

拉起紅色布條,高呼口號!守護聯盟居民和環團集結議會前向高雄市長韓國瑜喊話,期待新的執政團隊帶來改變,落實降編、遷廠的承諾,伸張環境正義。

大社工業區2018年降編承諾跳票,經濟部將責任推給地方政府,高雄市提不出確切時程!持續在嚴重空污中不見天日,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不僅是大社居民的心聲,許多工業區的城市難民也承受著相同壓力。

高雄發展重工業,居民犧牲了環境和健康換取台灣的經濟奇蹟,而當政府力求產業轉型,重工業區也應完成階段性任務慢慢功成身退。高雄走到歷史的十字路口,是否能用「愛情產業」或是更低污染及高附加價值工業,讓漫天污染的石化城變身羅曼蒂克的浪漫港都,考驗著新執政團隊的智慧。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