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9 08:44

觀點》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羅慧雯)

觀點》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羅慧雯) | 華視新聞

羅慧雯  / 台北市

當以後的歷史記載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韓國瑜現象必定是一個焦點,它也可能成為台灣民主的轉折點,可惜絕大多數台灣人(無論支持藍或綠)都不理解台灣正捲入的歷史洪流是往哪個方向去。

韓從台北空降到深綠票倉的高雄選市長,不到半年就掀起漫天狂舞,藍營救世主般的「韓流」,不僅電視台天天追著他口無遮攔的新聞跑,近期兩次在高雄的造勢活動也都達三萬人,更是到處去幫別的縣市長候選人助講。綜觀日前各家媒體報導及評論,皆將這股史無前例的「韓流」歸因於韓敢言敢秀的個人魅力及其團隊全方位的媒體操作,再加上高雄選民長期在綠色執政下的人心思變。

然而本文要指出,以上說法都是在幫「韓流」推波助瀾,刻意忽視這個風潮背後的政治操作與歷史意涵。韓國瑜本非政治素人,為何媒體從未針對他擔任立委期間的表現稍加檢驗?為何被國民黨捨棄後勉強去北農當個總經理,還能直攻高雄市長大位?如果這場旋風全是因他鋪天蓋地的媒體策略奏效,那麼媒體是因為無腦而被韓國瑜陣營操弄,或是背後有著更大的政治計劃在進行中?且讓我們試著以中共角度來看待這場選舉,他能有哪些操作目標與策略選項,那麼對於捲起這場旋風的力道就會看得更清楚。以下我們逐一來推測中共對台政治大計畫的三個層面:

首先,韓國瑜在受訪時表明將來秉持「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的理念來施政,並說:「如果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形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這是一句和台灣民主社會嚴重脫節的話,但有多少媒體點醒閱聽人韓國瑜這句話背後的「反民主」?從選戰開始以來,「民主不能當飯吃」以及「拚經濟」的邏輯就貫穿韓的發言主軸,不就在挑戰台灣民眾的民主理念嗎?同時他的拼經濟主軸就是引進陸資和陸客,這也是讓中共對台統戰的政治經濟路線再次成為主流論述。

其次,韓國瑜在1993年至2002年近十年的立委任內表現完全不及格,早已成為國民黨的邊緣人,中共若能把這樣的人操作成藍營共主,正可顯示台灣媒體容易操控,並且媒體雖爛,對選舉的影響力仍極大,並可凸顯台灣民主的脆弱與荒謬。對中共政權來說,台灣的民主自由有如芒刺在背,屢屢讓異議人士援引來主張中共政治改革之典範。甚至西方理論家也常以台灣的民主化經驗為例,認為中國在經濟改革開放後,也會走向民主自由。

但中共本質就是一黨專政,一開放就會垮,所以中共對台灣的態度雖然表面上高舉民族主義大旗要收復疆土,但那只是長期目標(因為短期內會受制於美國的戰略抵制),眼前中共能做的就是不斷給台灣的民主難堪。一場胡言亂語也能呼風喚雨的選戰,可呈現台灣民主是多麼荒謬,證明華人社會不適合西方民主體制,這就達到政治目的了。

第三點,由於媒體的擺爛表現早已成為台灣的生活日常,以致民眾只會批評記者素質差,就像網友看到爛新聞的標準反應是「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這句話其實給予政治操作很好的藉口,意味著爛新聞的問題都只是記者個人水準的問題,不是媒體的意識形態或是金錢利益的問題。台灣人若不趕快從對弱智媒體的麻痹中醒過來,就無法看透娛樂表象背後的政治企圖。

中共透過金錢利益收買台灣媒體,加上大批網軍攻勢,在這場選舉是測試著民眾對媒體秀下限的容忍度,以及媒體被收編的聽話程度。在這種情勢下,做再多表象的媒體批評來反思台灣媒體的弱智化與娛樂化,已無法看到問題本質。媒體弱智無腦正成為政治操弄的最佳掩護與偽裝。事實上,這次選戰中的媒體表現恐怕已經不能用媒體失能失職來形容,而是媒體「裝可愛」、「賣力演出」的表現,那才是最可怕的。

至少目前看來,中共的大計畫已經成功,因為韓已被拱成藍營的共主,挾著「媒體寵兒」光環的他到處去為同黨候選人助講。而且這場荒謬的旋風讓更多人對民主的信心動搖。

現在唯一能亡羊補牢的作法,就是應設法揭露媒體背後的金流。新聞媒體在這次選戰中賺進多少錢?這些資金流動紀錄該不該查清楚?這是政府必須嚴肅回應的問題。

我們不希望將來的歷史記載著是,中共藉著這次選舉來讓台灣民主蒙羞,民眾罵著弱智記者卻讓媒體開脫責任。我們希望的是,這次選舉讓台灣的媒體政治經濟學重新認清現實,為台灣的民主鞏固盡到責任。

作者羅慧雯簡介

國中時綽號為費雯,大學念台大經濟系,研究所念新聞,於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公共電視研究員,現在在傳播學院教書。關注各國影視產業發展,也喜愛追劇以及考察各種庶民史,相信數位時代中仍存在著具支配力的媒體,因此需要公民持續監督。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點此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