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首座塗鴉合法牆 孕育新舞台

吳茉荻、林品妘  / 台南市

提到街頭塗鴉,習慣性連結的詞彙大多是負面形容詞。但在塗鴉被貼上「叛逆」與「骯髒」標籤的同時,有個熱愛塗鴉文化的人,也在努力撕除這些刻板印象。思勃銳肯美術社老闆Kevin贊助多個塗鴉活動、走進校園宣揚,甚至和同好一起將塗鴉從非法行為推向合法創作的新天地。

全台灣唯二的塗鴉用品專賣店

全台灣,二十二個縣市中,僅有兩間塗鴉用品專賣店,一南一北。其中,思勃銳肯美術社,位在鬧中取靜的台南小巷內。走進店裡,眼前是琳瑯滿目的進口噴漆顏料罐,各種顏色應有盡有,彷彿來到塗鴉用品盛宴,華美而稀貴。

思勃銳肯美術社牆面一隅。 圖片提供 /新支線New Extension Squad

老闆張啟淳是台南在地人,今年剛滿三十歲,大家都叫他 Kevin。Kevin 從國小就開始接觸塗鴉文化。加拿大歌手艾薇兒是他的偶像,而歌曲 MV 中經常出現的塗鴉元素總是吸引著他。 但一直到十七歲那年,Kevin 才真實的踏入塗鴉領域,想到時就會去街頭創作。「也沒有真的像其他偉大的藝術家畫出甚麼厲害的作品」Kevin 說他最初的創作其實都只是簡單的嘗試,屬於塗鴉文化圈稱的「bombing」,所謂的「bombing」就如同在牆上塗個字、簽個名。

後來為什麼選擇販賣進口的塗鴉用品呢?當初 Kevin 出國去歐洲時,朋友託他幫忙帶幾罐進口的塗鴉顏料回台灣,因為台灣很缺乏這部分的資源。朋友便問他「Kevin 你可不可以開一間塗鴉店?」Kevin 憑著朋友的這句話,當年才二十四歲的他,就這麼經營起思勃銳肯美術社。而思勃銳肯是取自英文塗鴉罐「spray can」的音譯。

噴漆差異帶來塗鴉藝術家的突破

Kevin 說:「我覺得可以提供更多的工具給這些畫圖創作人,他們會有更大的進步,那這也是我的目標。」如今六年過去了,Kevin仍謹記這份初衷,並且一步步的實踐它。思勃銳肯進口了許多外國噴漆品牌,而噴漆的差異確實影響了塗鴉家的突破與否。

塗鴉藝術家 LIGH2T 創作畫面。 圖片提供 /LIGH2T

LIGH2T 是全台五十位專業塗鴉藝術家之一,但他並非以此維生,只是仍長期頻繁的出產作品。而 LIGH2T 的正職是在推動塗鴉相關活動的組織工作,而他也是思勃銳肯美術社的常客。講到噴漆對創作的影響,他認為相較於使用國產噴漆 PP 色階的部分也有比較多選擇。LIGH2T 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我以前草綠接著就要跳到深綠,他沒有一個中間夾帶的色階,所以我再怎麼看,它就是不會到一個很自然的過渡」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不僅有助於作品效果的呈現, 也讓塗鴉家在技術層面的創作有所突破。正好呼應Kevin所寄盼的,思勃銳肯能提供好的工具,使塗鴉家有能力提升作品的品質。

塗鴉文化的推廣責無旁貸

即便思勃銳肯美術社販賣的是具稀少性與功能性的進口良品,但隨著新進塗鴉家越趨減少,讓 Kevin 面臨了經營的碰壁期。對於挫折,Kevin 選擇以更正向積極的方式應對。「我們會盡量把這個東西做更多的推廣,找更多人進來參與我們的塗鴉藝術類型的活動」除了販賣塗鴉用品,Kevin 以思勃銳肯美術社為媒介,推動塗鴉文化。

講到推廣塗鴉文化,老闆張啟淳侃侃而談。攝影 /林品妘

思勃銳肯美術社看似只是個簡單的店舖,但其實它不僅是商業經營的場所,更是交流互動的聚集地。Kevin 將地下一樓規劃成小型的展演區,有時舉辦分享、推廣活動,有時提供塗鴉藝術家創作空間。從地上到牆上,視線所及範圍,皆可見各式的塗鴉,就像進入一個隱藏版的合法塗鴉區。

而 Kevin 也像個隱藏版的宣傳大使,開始走出他的基地 — 思勃銳肯美術社,帶著他的信念,將塗鴉文化傳遞至同溫層外。Kevin 跨足教育領域,與校園社團合作,如東南科技大學的塗鴉社,Kevin 共同參與社團課程,辦理體驗活動,他說:「就是一般民眾或小朋友,先用天馬行空的方式畫出一些東西後,塗鴉家最後再去把它結尾,把它變成一個作品。」

見證街頭塗鴉合法化

四維地下道的塗鴉藝術。攝影 /林品妘

Kevin 一直透過不同的方式讓塗鴉廣傳於眾。而最具社會性的參與,是 Kevin見證了台南合法塗鴉牆的成立。Kevin 說想要在台南爭取合法塗鴉牆,一直都是他想做的事。沒想到在二〇一七年的暑假,參與了台南的鯤台灣樂活文化節的活動,剛好遇上呂維胤議員。「議員很想要支持年輕人,我們就說我們覺得極限運動牆應該要可以合法的畫圖,然後他就提案了」由於極限運動公園本身已有很多塗鴉作品,就像是台南市默認的塗鴉區,因此 Kevin 想以此為提案。沒想到 Kevin 意外的結識了台南議員,就這樣開啟了台南合法塗鴉牆的濫觴。

製圖/林品妘

Kevin 表示,合法塗鴉牆從提案到建立的過程中,其實是非常順利、近乎零阻礙的。因此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於二〇一八年三月便建立了首座台南合法塗鴉牆。他說:「最早的是極限運動公園,但是它跟下一個沒有差到多久,就是馬上又宣布其它的」極限運動牆成為了台南第一個合法塗鴉牆,隨後開放的區域則是在中華北路。而第三面合法塗鴉牆 — 四維地下道,是在同年十一月成立的。

日治時期所建的壽陸橋下,是現今所稱的四維地下道,也是 Kevin 共同參與和贊助的台南市合法塗鴉牆。車水馬龍的道路兩旁,可以看見滿牆的塗鴉作品。塗鴉或許仍是反叛的象徵,但其實有更多革命是溫柔的。如同 Kevin 的初衷,他始終相信推廣塗鴉文化,能讓塗鴉被更多人看到並認可,也能讓塗鴉家擁有好的環境進而創作出更精緻細膩的作品。身為塗鴉文化圈的一員,Kevin 仍持續耕耘,要繼續見證塗鴉的藝術化。

採訪側記

這整趟採訪充斥著藝術氣息,這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欣賞塗鴉、認識塗鴉。光在四維地下道,我們就待了超過一小時,即使只有兩面塗鴉牆而已。我們看到了卡通、時事和政治,才發現那些創作其實都是很能反映時代變遷的。而採訪時,老闆和塗鴉藝術家也跟我們分享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故事,聽到他們的付出,是很感動的。尤其是這些過程中讓他們如何調適、成長,特別動容。

延伸閱讀

塗鴉創作 堅持自己的Citymarx

勇敢做自己 陳鶴為女性打造專屬刺青店

新時代手工製墨傳承者 全台唯一國寶「松煙墨」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台南首座塗鴉合法牆 孕育新舞台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