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飯銀行開戶了用你的肚子一起來備災

張峻瑋、徐牧民  / 桃園市

行一己之力加入備災,好人會館的執行長黃榮墩發起過像是幫長者提行李的「臨時孫子」、搶救崩盤蒜頭價格的「蒜頭銀行」、讓有困難者免費入住的好人會館、推廣高麗菜的「水餃運動會」、搶救柚農的「酵素銀行」等好人活動。近幾年也開始號召一群「吃飯部隊」,將快過期的備災米吃進肚子裡,下次災難發生時再將米捐出來,讓社會互助備災的力量更加擴大。

中元普渡拜拜所搜集的白米物資。圖片提供/好人會館

因緣際會之下 促成「米飯銀行」的活動

黃榮墩畢業於輔仁大學歷史系,原為花蓮縣立宜昌國中的歷史老師,當了三年之後便辭去教職,創立「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並擔任理事長,身兼好人運動公益活動的發起者也成立了好人會館藉此更好的集結民眾做公益。

好人會館是以正常價格向農民買斷崩盤的農產品,再透過各種管道販售,像是以小貨車發動志工在台北街頭叫賣、發動臉書及企業團購,還發起無人菜攤、蒜頭銀行、酵素銀行、高麗菜銀行等短期互助購買。黃榮墩發起「好人運動」至今已長達近三十年,累積豐富的經驗,甚至能預期農產品每年崩盤的時間,在之前就和農民協調好,會以正常市價收購,維持當地收購價格穩定農產品價格,延後崩盤的時間點。

黃榮墩表示,在二O一四年時,「台北聖靈宮」將大量的米、沙拉油、麵捐贈好人會館。然而這些物資都是平常大家中元普渡拜拜時,所剩下大量的供品,從前都是將這些物資送往慈善團體為主。不過在二O一四年,此團體希望能夠與好人會館合作將這些物資作為緊急備災用品。

第一年合作時,黃榮墩便發現農曆七月的中元普渡大拜拜,臺灣人的習慣是從農曆七月一日拜到七月三十日。不過臺灣大多數的人,都是七月半至七月底最多人普渡祭拜。但是臺灣在七、八、九月就進入颱風高度災難期,那麼七月底再來搜集大家的物資,時常也過了颱風災害期了。所以黃榮墩就與這個團體商討,把普渡的時間往前移,以便物資快速的保存。黃榮墩也笑說:「因為這樣子,很多人第一個禮拜就普渡了。」

好人會館配合備災活動,至今也五年了,中間也遇到二O一八年的花蓮大地震、嘉義水災發生時,第一時間就能將物資送到緊急需要的地方。因為減去三到五天動員物資集結的時間。所以當災難一發生,馬上就能將先前存放置會館、倉庫的備災品,立即透過貨車運送出發, 一天之內便可抵達災區

在採訪的當天正是米塔颱風的來襲北部幾乎都是停班停課狀態,住在花蓮的黃榮墩馬上駕著貨車開上桃園的倉庫準備將備災米送往阿里山山區,得以備不時之需希望能夠立即賑災黃榮墩也表示,如果備災物資沒有先行準備,災難發生時並無法即時趕到受災民眾的手上,錯過搶救的黃金時間。

在倉庫所存放備災米,正準備送往南部備災。 攝影/徐牧民

白米的保鮮期 一度造成全數銷毀的困境

不過這個模式今年卻發生了一點變化,臺灣很幸運沒有發生什麼自然大災害,好人會館不用大動員救災活動。不過存放在好人會館的備災米,卻因為賞味期限僅只有三個月的關係,面臨二O一九年十月白米過期銷毀的困境,所以一些好心倉儲業者有意租借冷凍倉庫,讓白米得以延長賞味期限,但卻會耗費不少電力,也會造成業者商業的損失。

因為遇到這種困境之下,黃榮墩便發起了「米飯銀行」的活動,號召一群「吃飯部隊」,希望借助大家的肚子,作為倉庫來儲存白米,下次遇到災難時,再將先前吃下肚的米,以其他方式捐贈出來,像是以金錢或是白米的方式回贈,都能夠及時地進行備災以及救災。

當我們疑惑向黃榮墩詢問,假如吃下米的人們,如果遇到下次災難時,沒有做出任何回饋,那麼備災米該如何將它重新整頓備災呢?黃榮墩笑著表示,其實不太會遇到這種情況,通常一個人吃下一包米,下次都會多捐贈兩、三包米,所以幾乎不會有備災米不夠的時候。黃榮墩也說:「其實我們不會要求別人一定要回饋,不管是不回捐或是多捐,重要的是參與整個活動的過程,都是在做善事,做好人運動。」

然而在五股經營熱泵綠能產業的林淑媛女士便是吃飯部隊的一員,在二O一九年的十月三日,向黃榮墩收下十五包的即期備災米,林淑媛表示這些米會送到一些需要幫助的弱勢家庭,以及企業的餐會使用,她就像是一個吃飯部隊組織底下的堂主,當一個窗口,將這些白米送到需要的人,以及想幫助消耗備災米的善心人士手中。

林淑媛認為,吃飯部隊的意義就是在於,當下一次社會需要資源的時候,能不能將原本吃下的米,變成更多包米,激發更多人的善心與善念。

與黃榮墩收取十五包即期備災米的林淑媛女士。攝影/徐牧民

「米飯銀行」、「吃飯部隊」的深層意義

「米飯銀行」不單單徵用大家的肚子來存放米,黃榮墩表示這個好人運動還有兩項深層意義。其一是透過白米進行好人連結,讓災難發生時能夠快速的社會動員,因為「米飯銀行」與「吃飯部隊」的推行,讓大家在吃米的同時,進而去了解備災米的意義,期望吃下一包米的人下次還兩包,或者吃一包米還三包。這樣吃出更多願意相互幫忙的人,也讓社會互助備災的力量更加擴大。

第二是透過大家的回贈,有了下次救災的資金,因為大家會將錢回贈好人會館購買備災米。由於為數可觀,好人會館有了再次集結備災米的能力。這項集結的資金,也會在冬季米收成時,成為另一波助農的力量,因為往年米成熟季節如果碰到豪雨,一者政府收購量不足,二者碾米場作業不及,農民總是面臨價跌的壓力。所以這筆募集的經費,也間接成為採購的助農資金。

黃榮墩也期許的說:「希望未來能夠號召公司行號、學校、社區組成備災吃飯部隊,讓整個社會動員起來,使大家參與其中,明白做公益是可以那麼簡單的事情,只要有心人人都是好人!」

正準備南下的黃榮墩。攝影/徐牧民

採訪側記

採訪的當天,黃榮墩不斷感謝大家的幫忙,因為大量的備災米,十分需要空間去存放的,但是卻有不少善心人士提供倉儲,讓好人會館存放備災米,省去不少租借倉庫的費用。也剛好採訪當天是颱風的來襲,讓我們了解到備災米的重要性,如果白米或是其他物資沒有先行準備,災難發生時,並無法即時趕到受災民眾的手上。而且好人運動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活動,我們只要幫忙把飯吃下肚,就能夠創造如此大的效益,這些都是我們值得去參與其中的活動,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好人。

延伸閱讀

芋頭減產滯銷 「好人」伸手相助

好人黃榮墩 連結公益與農業互助

農產運銷的犧牲品 卑微的農民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米飯銀行開戶了用你的肚子一起來備災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