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台語新聞雜誌】買地護石虎 探訪山貓森林 |入圍華文永續報導獎

李宜庭 採訪/撰稿 文楷誠 施幼偉 攝影/剪輯  / 台北市

台灣僅存的原生貓科動物石虎,瀕臨消失危機。為了搶救石虎,維護生物多樣性,讓人與自然、永續生存,台中有一位社區大學的講師吳金樹,從2004年開始就自掏腰包在苗栗山區買地,將土地保留給石虎和大自然。十多年來,他邀請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集資,已經買下了許多片林地、推動【山貓森林計畫】,外界因此稱呼他們為山貓幫。華視新聞雜誌記者李宜庭、文楷誠、施幼偉追蹤報導,專題入圍了今年度的華文永續報導獎,一起來回顧。

快速著裝,換上雨鞋、帶上裝備,一行人準備上山踏察。他們都是生態保育人士,外界稱他們為「山貓幫」。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我們在這邊做一個圍籬好不好,第一個也阻絕一些,也可能想進來破壞的人,第二個這些動物呢,牠被圍住嘛,然後牠就可以從下面,這個涵洞穿過去,就把動物通道限縮在這裡,也保護了牠們的安全」。

沿途緊盯山林周遭,注意哪些維護動物的設施需要補強。他,是帶領山貓幫的元老、發起人吳金樹。他們在苗栗縣山區買地做保育,搶救石虎消失危機,打造出生態祕境,取名為「山貓森林」。跟著探訪山貓森林,綠意盎然的山林,在藍天豔陽的映照下,更加翠綠、充滿生機。這群山貓幫幾乎每週都會上山勘查,一邊向我們解說,一邊除草,要清出一條探察時能夠行走、動物也能通行的小小步道。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大型哺乳類動物走出來的耶,我們自己的土地,上面雖然只看到一些,石虎山羌猴子等等,那種心裡頭開心的程度,比看那個探索頻道,那種動物星球頻道,看到那一些珍稀的,世界上可能就很難得看到的動物,那個滿足都還要高」。

把土地還給大自然,保存山林最原始的樣貌。沿途發現野生動物足跡,大家興奮拍照記錄,沒多久他們更發現,穿山甲出現的蹤跡。吳金樹VS.山貓幫成員穿山甲的洞說:「這頭乾的這頭濕的,這是之前挖的,這個搞不好是昨天晚上才挖的,對,牠會不會住裡面,牠可能在裡面休息,等等跟你說你太吵了,抱歉抱歉我們馬上離開了」。再跟著往山裡走,在耳邊迴繞的不只蟲鳴鳥叫,林間更不時傳來山羌的叫聲。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有沒有山羌,這裡的山羌密度超級高」。

李宜庭記者說:「跟著來到山貓森林的第十一號地,一路上都可以聽到蟲鳥齊鳴,那我們現在距離入口呢,大概走了一個多小時左右,沿途撥開草叢都可以看到,有這些像是野生動物,走過所留下來的獸徑,老師我們怎麼來辨別,這些牠們走過的路呢」。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我們蹲下來看,在這邊就很明顯的有一些痕跡,是有動物通過的痕跡,而且我剛剛趴在這裡看一看,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你來看這一些蕨類,它已經有被啃食的痕跡,牠們還可能就是在經過的時候,還邊走邊吃」。

50歲的吳金樹是台中人,曾經做過業務,喜愛大自然、累積了許多生態學識,他成立大肚山學會,投身環境守護行動,也在台中文山社區大學擔任講師,推廣生態保育觀念已經好幾年。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15年前因為有一些朋友,大家一起在聊,就覺得台灣的生態環境,一直有一些開發的干擾跟破壞,就覺得說好像可以,把一些土地買下來,讓它的整個生態系統,可以好好地被保護住」。

2004年,吳金樹自掏腰包買了第一塊地,接著,又陸續找了十多名不同領域、志同道合的好友集資購地。「山貓森林計畫」到現在走過15年,他們已經在苗栗山區買了18塊地。吳金樹VS.山貓幫成員這可以做成存錢筒說:「對啊做成存錢筒可以存很多,存一存再來買山」。

林姿玟台中文山社區大學學員說:「如果你沒有去保護這些的話,那子子孫孫他怎麼會,看到現在的情景」。

陳奕臻台中文山社區大學學員說:「因為以前我們家裡也是種田的,那其實我們是有土地,但是等到長大以後,那些現在回家,那些土地都變別人的,然後甚至以前的良田,現在都變成那個鐵皮工廠,那每一次回去,其實我的內心其實都很心酸,知道吳老師他對生態的愛護,所以就接觸親近,就激起我對那種對土地,還有生態的熱情」。

何其安化學工程公司顧問說:「我是當志工所謂自然的志工,我是投入了很多時間,山貓森林這邊是後來,吳老師他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去買土地來護自然的部分,我就說當然好啊,就投入來做這個事情」。

何其安,是中部化工公司高階幹部,也是吳金樹的多年好友,從第三號地開始,二話不說就加入計畫。這群山貓幫成員,有學者、有家庭主婦、企業幹部,也有吳金樹社區大學的學生。他一路上引領許多人,走入生態保育。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沒作為常常都是最好的保育,因為那邊本來就有,很好的生態系統,動物跟植物在那個棲地上面,就很自然的繁衍生長,那我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不去干預它」。

李宜庭記者說:「山貓森林從一號地,到現在已經發展到第十八號地,而這群山貓幫他們購地之後,幾乎不做任何的變動,而是保存現況讓生態自行演變,他們也在山貓森林裡頭,裝設這種紅外線偵測相機,包括石虎在內,已經拍攝到多種的,保育類動物出沒」。

吳金樹VS.山貓幫成員到底有沒有拍到什麼東西說:「動物這是什麼,眼睛這麼亮,山羌滿大的,山羌啊」自動相機拍下許多珍貴的影像,也證明用人為力量間接阻斷開發,確實為當地動物們,保存了活動空間。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父母阿公阿媽那一輩,他們有一些很好玩的事情,常常都會恐嚇小孩,他們就是說你如果不乖,你如果不認真吃飯,你如果沒有怎麼樣你不乖嘛,你到時候會被山貓咬走,我們小時候常聽這樣的說法,所以我對牠很熟悉,可是呢幾乎都看不到,而且我真的不希望牠被遇到,因為代表說,牠跟人類的衝突就會加劇,路殺的可能就會更多,我寧可看不到,我要看牠其實很簡單,我們架的自動相機上面,有些時候就會拍到,我們拍到我覺得很開心」。

山貓幫,默默守護台灣森林生態。而為了避免獵人盜獵,從一號地到十號地,幾乎都是非公開、相當保密,不開放民眾或外人進入,唯一的嚮導就是這群山貓幫成員。

記者VS.吳金樹老師這邊是幾號地呢說:「這邊是九號地,那你們在購地的時候,有哪一些條件嗎,最主要是那一邊有很好的,一個生態系統需要維護,而且因為我們錢很少,我們沒有很多錢,那所以我們在買地的部分,就這四個字是我們最重視的,生態隙地,就這邊生態很重要需要保護,第二個叫隙地隙地是什麼,就它不大但它很關鍵」。

從避免小面積的土地被開發,也間接防止大面積的棲地破壞。山貓幫除了維護環境,也與政府溝通要進行友善防災工作。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我們就行有餘力盡量做,做自已認同的事情,當然覺得很值得,最重要是也沒有傾家蕩產,還活得下去」。

吳金樹一路走來,投入數百萬、身背貸款,從來不曾後悔。不過,財力有限,加上希望能影響更多人,他們近期改變做法,在2019年8月與9月購入的8塊地,開放民眾認購,短短兩週就有上百人認購,加入山貓幫的行列。

牟國器申購民眾說:「小時候很著迷的兩種動物之一,一個是雲豹一個石虎,雲豹已經滅絕了,那現在石虎還有,但是隻數減少,那我們現在有可以去,貢獻力量的地方,所以我看到計畫我就會,趕快想說可以加入一份子」。

臧瑞明申購民眾說:「台灣很多其實不僅是石虎,就是很多的原生種動物,或者是植物甚至都在消滅,這個都是人為使用過度的關係,那這個部分也一直在關心,但是又無能為力,這次有這個機會,就覺得好棒就一起來」。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讓一些我們過濾過的民眾,來跟我們成為夥伴一起來努力,那我們就有機會從十號地,變成二十號甚至一百號,那透過這樣的新方式是,我們就叫它山貓森林2.0,不管什麼模式對我們來講,都只要做一件事情而已,生態棲地守護」。

日本有龍貓森林,台灣則有山貓森林。調整了購地模式,未來山貓森林第十一號地到第十八號地,不再是神祕的祕境,將以生態社區的方式經營,稱為「北河園區」。買的不是土地,而是維護生態的願景!夢想很大、實踐之路卻是充滿荊棘,但吳金樹用樂觀正向的心態,擔任台灣環境的守護者之一,繼續當著外人眼中的「傻子」。而吳金樹也期盼,當山貓幫匯聚能量、熱血成員持續增加時,能夠搶救瀕危的生命、也越來越多,讓台灣山林能欣欣向榮、生態永續共存。

臧瑞明申購民眾說:「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是在做傻事,但是人生至少要傻一次嘛,看你要傻在什麼地方」。

何其安化學工程公司顧問說:「做這種事情不會有所謂的止盡,應該是永遠做下去」。

吳金樹山貓森林計畫發起人說:「這麼多夥伴我們齊心協力,10年內我們有沒有機會,幫台灣的這個山林,守護下來100塊地,這是一個值得努力的,而且有可能實踐的一個夢想」。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