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埤山 礦下居民的呼救|又見採礦毀林?|華視新聞雜誌

陳璽鈞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 宜蘭縣

一座位在宜蘭員山鄉、由永侒實業開發的礦場,2020年申請擴大開發,進入二階環評,停礦多年的老礦場、形同死灰復燃,而住在礦下的民眾、則是首當其衝。礦場面積橫跨兩個村落,其中內城村、民眾擔心,開礦毀林,恐怕造成土石流,危害居民。而另一頭、中華村的村民,則長年沒有自來水用,他們憂心、採礦會破壞地下水源、影響宜蘭一半人口的用水安全。雖然業者承諾,將做好環保採礦、注重生態,並回饋地方提供工作機會,但仍無法動搖、居民捍衛家鄉的決心。

山峰高聳入雲重疊連綿,茂盛植被挨成一片片綠林,宜蘭員山鄉的中華村,位於雪山山脈南端,南倚蘭陽溪,綠水環繞豐沛純淨,被視為一塊水源寶地。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師生說:「待會沿路走一樣,請你打開你的眼睛,打開你的耳朵,去感受一下這個環境可以嗎,可以好,,這五色鳥,這裡也有一隻,八哥八哥」。

這一天是內城國小化育分校學生,社區環境踏查的日子,孩子們走出校園拓展視野,感受家鄉的美好。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師生說:「有豬耶,豬沒洗澡,牠們在看我們」,黃大豐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老師說:「而不是說現在這樣的狀況,我們就希望它可能離開,那離開以後養豬戶怎麼辦,對不對,這些可能都需要,我們去思考的,怎麼樣在環保和產業之間,獲得一個平衡」。

親身觀察社區問題,記錄下來蒐集資訊,這是孩子平日養成的訓練,而這次踏查的目的地,是距離學校不到三公里的粗坑溪。黃奕翰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學生說:「我最喜歡就是,環境特色就是生態,因為綠意盎然,然後看了就覺得很舒服」,胡椉秉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學生說:「這邊花花草草一大堆,小動物們都會比較親近我們」,周芮蓁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學生說:「就是這裡的水源,水很清澈很漂亮」。

熱愛家鄉的一草一木,師生聚集溪邊,展開與自然的對話,而這樣與地方議題的密切連結,其實源自於一個老礦場的開發案。毛小格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主任說:「從去年開始比較,在直接面對開礦這個問題,我們要怎麼樣,守護這個地方,你一定要先愛它,可是你要怎麼愛它,你要瞭解它,在那個過程中,我覺得最重要是他們去看去思考,最後他們從這些思考去把它,實踐出他應該可以怎麼做」。

胡椉秉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學生說:「因為想守護這些東西,就會覺得如果被破壞的話,一大堆問題,後面還要解決,就覺得很麻煩,就應該就反對」。

潺潺瀅瀅的粗坑溪,來自雪山山脈,溪的對岸是大安埤山,也是永侒礦場的開採地。(畫面來源:顏廷武提供)透過空拍畫面,仍可見1980年代,開礦時留下的痕跡,礦場停礦近20多年,期間採用人造肖楠林,作植生復育,但礦權在2020年6月30日到期前夕,業者突然申請展延,預計開採瓷土與矽砂的新礦區,面積至少30公頃,時間將近40年,引發地方強烈反彈。黃葳薇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學生說:「如果開礦的話,就是水源和空氣都會汙染,然後宜蘭市的水就不能喝,然後空氣也變得不新鮮了」。

黃奕翰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說:「會破壞到生態的話,就是對自己身體可能有害,那我覺得就不必要,去做這種事情對呀,不要為了因為一些工作或利益,然後而去破壞自己的那個,生態或是家鄉,這樣比較不好」。

毛小格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主任說:「一個山的成長需要幾千年,但是一個破壞是很快的,當你發現天啊,我覺得原本以為沒事,但是某一天,它就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是沒有一個人可以去阻擋的」。

陳明華中華村村長說:「上去這邊是往兩公里,就是可以通往冷埤的路,那就是這一段前兩公里,就是跟永侒礦區都是重疊」。

為了一探礦場現況,我們跟著中華村村長陳明華,挺進山區,但多日大雨,道路被倒木中斷,最後採訪小組只能停留在,荒廢已久雜草叢生的苗圃。陳璽鈞記者說:「這條路就是礦場卡車,運送的路徑,而在路邊我們可以看到,多處的伏流水,這樣的水其實就是村民的,民生飲用水源」。

中華村雖然鄰近水源,卻沒有自來水可用,居民使用山泉水,必須從野溪接管,豐水期可提供每天四萬噸的水,居民擔心一旦開發,將面對迫切的用水危機。陳明華中華村村長說:「像這樣子的一個路徑,它要提供25噸的卡車來運送,是不太可能,所以他一定要闢山路,那闢山路他一定要挖山腳,然後包含旁邊的,一些湧泉的一些野溪」。

中華村村民說:「這些水好乾淨很涼,對呀,所以你們這邊沒有自來水就對了,沒有,都喝這個山泉水,對如果再斷掉,我們就沒得喝了」。

宜蘭縣沒有水庫,靠著雪山山脈的伏流水,加上部分粗坑溪地面水,供應了宜蘭一半的人口,每天七萬噸的需水量,但礦區與下游,深溝淨水場的直線距離不到五公里,也成為水源一大隱患。吳位三中華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說:「堤防這邊大概海拔57公尺,深溝淨水場的海拔高度,大概23公尺,還有34公尺左右的落差,它的礦區就剛好在這座山,這個都是,所以就變成說它的汙染源,不管是哪邊的汙染源,最後都會順著那個地勢來講的話,最後都會到這裡去」。

開礦恐將影響宜蘭溪以北的民眾用水,縣府表態捍衛水資源,要將礦區劃為國土保育區。但業者澄清,已請專家學者調查,礦區水系與粗坑溪取水口不同,並不會影響水源。李光平深溝水源生態園區志工說:「當樹木被拿掉之後,下雨的時候那個水直接沖擊到,那個土的表面,那這個土的表面的一些粉塵,就會去塞住那些毛細孔細縫,然後水沒辦法入滲下去之後,它只能在地面流動,把泥沙往下帶,然後就變成土石流,不只沒有變法入滲幫我們保水,而且還變成一個災難」。

在宜蘭土生土長的李光平,是深溝水源生態園區,第一批導覽志工,至今12年仍堅守崗位。看著家鄉得天獨厚的水資源,可能因為礦場開發遭受破壞,心痛不已。李光平深溝水源生態園區志工說:「我們很努力地,每一年在做環境教育,結果在我們可以看到的這個地方,那座山頭如果被砍了,那個地方在開礦,我們的地下水的補注區,就在那個地方,他去開了那個地方,我們要如何做環境教育,我們是不是環境教育可以收起來,就不用做了,這是我覺得非常諷刺的一件事」。

砂石車呼嘯而過,這是中華村民的日常,目前村內有三座礦場,五間砂石場,省道台七線是卡車通過的主要幹道,我們實地觀察,三分鐘內就有四輛大車經過。而村內化育分校校門緊鄰車道,學生上課遊戲,都擺脫不了砂石車的身影。毛小格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主任說:「光現在其實砂石車就來來往往,每天真的在上課時候,就聽到呼嘯而過的砂石車,那目前以對方繳交,就是已繳交的環評書來說,他其實也很明確寫到,如果開始開發了,每一天會多194輛的卡車,那個感受上其實,孩子在學習上,環境本來就是會有影響」。

一山相隔大安埤山的另一頭,是員山鄉內城社區,由於水源豐沛山巒環伺,近年來是許多友善小農的聚集地。但礦場預定地,距離社區實在太近,且業者一旦開礦,將把大安埤山,從403公尺高度,挖到剩210公尺,形同挖掉大半個山頭。黃銀澤內城村村民說:「以前我們小時候,也是有過土石流,田都淹光光,這是我親眼看見的,從前那個土石流,是自然形成天氣氣候的關係,你(開礦)如果做不好,你那邊拿到這邊,等於挖一半變這樣,它當然是垮下來,就是危險」。

簡裕鴻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說:「礦場從來也沒有靠近,居住的地方這麼近的一個部分,這裡有一個很主要的一個,住了二十幾戶的一個聚落也在旁邊,距離差不多,直線距離差不多一兩百公尺,那這個山距離我們的社區中心點,不到一公里,我想對在地的生活,跟在地的整個的一個環境,一定會有很大的衝擊,所以說我們這一代,我們認為我們應該要去維護,好好地保護它」。

就怕家鄉的青山綠水,因為不當開發而被破壞,老居民更想留給後代,純淨的成長環境,但城鄉發展長期陷入困境,礦場開發能否帶來轉機?居民出現另一種聲音。林尤清中華村村民說:「如果人越多越好,有人如果要來開發,這裡會更熱鬧,人也越來越多,這裡的生意也會越來越好做,土地也漲價,大家也比較容易找工作」。

何阿城中華村村民說:「現在就是我們這邊沒工作沒什麼,年輕人都要到外頭賺錢,只剩老人在這裡住,開發的話我們這邊年輕人,加減才有得賺」。

陳明華中華村村長說:「業者在我們的山上,他做了這些動作,那誰來把關誰來守護,地方居民碰到這樣的問題,我們不知道要跟哪個單位處理」。

為了讓更多村民,了解採礦問題,社區舉辦多場說明會,永侒公司的負責人出席聆聽,但採訪小組多次聯繫,業者婉拒受訪,而先前的聲明書中,永侒承諾縮小開礦範圍,並且刪除內城村礦區,另外還會建水塔接水管,改善用水品質,並且回饋村民,發展陶瓷觀光,創造在地就業,但學者持保留態度。

陳文山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說:「那個瓷土是在石頭的裡面,你怎麼把瓷土裡面,再分離出來對不對,那是高成本的,以我地質上來判斷,整個過程來講,根本不符合成本,我指的成本就是,你會比進口價錢還要高,說到最後其實,你賣的石頭,是比你那個瓷土還要高,那你就這個就不叫瓷土礦,你這個就是砂石礦」。

陳明華中華村村長說:「當時編織了一個美夢,就是跟我們講說,幫中華村中華社區,打造一個類似像鶯歌的那個,陶瓷重鎮的一個,觀光的一個產業鍵這樣子,然後我們真的是不知道說,原來是在這個,美麗的糖衣之下,就是是這麼不堪的一個樣貌,如果是要以這麼大的成本社會代價,來做換取的話,居民覺得我們寧願捨棄」。

資料畫面(2020.6.10)說:「否決開發」。

2020年6月10日,永侒礦場的環評大會,居民組成護水源反開礦行動聯盟,北上到環保署,表達反對立場,但最終開發案仍進入二階環評,同年11月底,環境法律人協會協助居民提起訴願,但被駁回。陳明華中華村村長說:「不管支持或反對,可是這個前提之下是,大家對這件事情的始末的原貌,要有很清楚的,說明跟了解,可是我比較不能接受的是,在那種被矇騙的狀況之下,然後就趕鴨子上架」。

毛小格宜蘭內城國中小化育分校主任說:「關注一定會有正面也會有反面,但是當關注的力量夠大的時候,它就會被更謹慎地處理,對所以其實我們希望的是,更多的人一起來關注這件事情,那後續怎麼做,其實我們學校能做的事情,也是從教育開始而已」。

永侒礦場開發案,進入延長賽,將耗費更多的社會成本,而爭議已久的礦業法,至今仍走不出立法院,也讓台灣在開發和環境之間,陷入無法平衡,難以改革的困境,宜蘭大安埤山頭,守護山林與家鄉之戰,持續角力。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