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太苦! 韓國年輕人「七拋世代」

華視新聞 王皓 梁碩文專題報導  / 韓國

繼續帶您來看到韓國年輕人的情況。您聽過所謂的三拋世代嗎?受到社會結構改變以及經濟環境變遷的影響,大約從西元2000年開始,逐漸出現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的三拋世代。接下來日子越來越苦,五拋世代竟然出現,也就是連人際關係和買房置產也放棄了。

進入千禧年即將滿20年的今天,連七拋世代也出現了,繼續拋棄的是夢想和希望。越聽越悲哀,韓國年輕人究竟怎麼了,帶您來了解。電影片段寄生上流:「爸爸這不是偽造文書,因為我明年就會考上這所學校」,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寄生上流》,講述的是韓國社會貧富差距,階級分明的故事。

劇中到有錢人家當家教的年輕男性,假裝自己是明星大學學生,事實上他只是一邊重考,一邊打零工的青年。在考場上屢敗屢戰,只為了考上韓國人心目中,最有出息的三大名校SKY:首爾大學,高麗大學,以及延世大學。

在韓國人傳統觀念中,企業主最喜歡SKY的畢業生,然而躋身這三大名校窄門,並不代表就一定擁有光輝前程。事實上,進入名校往往是負債的開始。據統計,全韓國排名前20名的大學,就算是最便宜的人文社會類科系,一學期學費也超過十萬台幣。

不少學生只好貸款,但因為學生沒有收入,無法向一般銀行借貸,只能轉向利息較高的保險公司或是證券公司等機構貸款。即使順利畢業,也很可能面臨應徵者都畢業於三大名校的激烈競爭。到時候語言能力、實習經驗甚至外貌,都成了比拼的條件。

大四學生金小姐:「就業市場競爭真的非常激烈,不管職位要求為何,我們都得盡量充實自己,這樣比較會受雇主青睞」,根據韓國就業網站統計,韓國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如果進入大企業就職,年薪將近台幣106萬。然而若是進入中小企業,則年薪只有將近72萬,一差就是34萬台幣。

大企業中的四大財閥,三星、現代、起亞、樂金,更是無數求職者心目中的上上之選。大學延畢生:「我本來去年底可以畢業,但我延畢了,只為準備三星的面試,我還參加了補習班」,但是韓國只有不到5%的就業人口在為財閥工作,絕大多數求職者根本不可能擠進窄門。

加上政策使然,韓國政府只給大企業優惠,同時也經常調漲最低薪資,目前韓國的最低時薪大約是新台幣230元,對比台灣,我們要到明年一月一號,最低時薪才會調漲到台幣158元。韓國的環境對中小企業生存不利,約聘人員數量因此攀升,因為約聘人員的薪資大概只有正職人員的不到六成。

雖然能為資方節省支出,卻也容易讓勞方,淪為不合理薪資結構的受害者。這種大企業力壓中小企業的現象,直接造成就業市場失衡。首爾大學經濟系教授朱丙起:「很容易出現負面影響,如果中小企業難以取得,公平的商業契約,韓國有超過八成的就業人口,是在中小企業工作的,當八成的就業人口,和中小企業雇主一起,為金錢掙扎的時候,人民就苦了。」

大約從西元2000年開始,韓國社會逐漸出現,因為現實生活太辛苦,乾脆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的三拋世代。苦到後來,五拋世代竟然出現,光是放棄婚姻家庭還不夠,因為沒錢,連朋友也不交,房子也不買了。

對注重合群的韓國人來說,人際關係非常重要,窮到不和同事朋友吃飯應酬小酌,實在很慘。進入千禧年即將滿20年的現在,最新的一波是七拋世代。已經沒有配偶兒女房屋和朋友,感覺實在太黑暗了,於是有年輕人直接放棄夢想和希望。最悲哀的是,拋棄來拋棄去,並不是真的無所求,而是因為求不到,只好放棄。

韓國總統文在寅(2019.2):「不要因為前幾個世代,豎立起的高牆,而放棄自己的理想」,不管年輕人實際上覺得多苦,貴為國家總統的文在寅,總是得在大學畢業典禮上勉勵大家。然而許多韓國年輕人,已經以地獄朝鮮,或是地獄火半島,來形容自己生存的社會。究竟需要什麼樣的執政者,和什麼樣的政策,才能讓韓國民眾,脫離生活艱苦的地獄呢?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