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納夢工場 讓自閉兒學習走入社會

孫民芳、王騰樂  / 台中市

肯納兒夢工廠位於台中火車站附近,走進一樓的商店會有店員與你打招呼,或對你投來好奇的眼光。他們是員工也是肯納兒,有著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的外表,卻是需要人們多照顧的身心障礙者。

他們的不同肉眼看不見

肯納兒在台灣又俗稱為自閉兒,在一九四二年美國的肯納醫生發現因此得名,是一種因腦部受損、發育不全,導致的廣泛性發展障礙,常見症狀有情緒互動上的障礙、溝通的障礙以及出現反覆的固定行為,目前沒有根治的方法。然而自閉兒的這個稱呼卻讓大眾誤會,認為這是一種心理障礙,沒有正確的認知自然不懂如何去和他們相處,甚至接納他們。

「他們看起來就跟一般人一樣。」 夢工廠的總幹事蔡嘉華小姐受訪時說到,一句話道出了肯納兒在社會中的困境,正因為他們看起來和一般人相同,當肯納兒做出違反社會常識的行為時,周遭的人往往不能理解、他們,反而對他們有更大的反感和恐懼。他們多數從小就遭受排擠,一是因為他們缺乏清緒上的共感和溝通的能力,二是因為人常常在誤解下以為他們是行為脫序者,而害怕與他們接觸,不知道其實他們是需要被照顧的身心障礙者。

肯納兒與一般人的差別難以從外表發覺。 攝影 /王騰樂

一個能接納他們的地方

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成立於一九八八年,本是由一群肯納兒家長組成的團體。肯納兒的成長之路不容易,難以融入社會的他們在成年之後又該何去何從呢?在這樣的擔憂和顧慮之下,肯納兒夢工場成立了,肯納夢工場總共有五層樓,包含了一、二、五樓的「小型工作所」和三、四樓「日間照護所」,工作所又包含了小型商店、餐廳和手工品製作區。「午安!」走進一樓的小商店,便有穿著工作服的肯納店員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販賣著手工皂、拼布藝術、吊飾等肯納兒的手工製品,也有二手家電、衣服等愛心物資,他們能熟練地幫客人結帳、對帳,對他們而言這是不斷重複訓練的成果。

一樓商店擺放的是肯納兒手工製作的肥皂和工藝品。攝影 /孫民芳

走上二樓則是廚房,每天夢工場的午餐都由工場的肯納學員們烹煮,「一開始都是一個一個步驟手把手的教他們,現在我只要在旁邊看就行了。」夢工場老師分配完當日的工作後說道,再往上是手工藝作品區,學員們就是在這裡製作肥皂和拼布,一上樓他們便好奇地看向我們,也有些學員較為怕生不太敢直視我們,此時讓人才明確地感受到,他們是一群需要照顧的大孩子。

肯納兒有重複行為的傾向,較能勝任單純的且重複性高的作業,像是幫商品貼上價格標籤。因此在訓練時老師會將工作拆解成一個一個小部分,負責收錢、負責貼價格、負責記帳,每個人只要負責自己的那項工作,來完成商店的營運。。

在學習新工作時老師會先示範一次,接著讓學員練習,並且在一旁提醒學員現在要做什麼;以分配甜品的紅豆湯當為例,一開始老師會用手拉著手的方式,輔助學員將紅豆湯盛到碗內,等學員在幾次練習後能獨立完成動作時,老師就會退到一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讓學員在指示下自己盛完所有人的甜品,最終經過一陣子的練習後,老師會慢慢轉為只以口頭提醒學員他們要幫大家盛湯,讓他們自己完成工作。在我們看來再簡單不過的一件事,對他們而言可能要花上一個星期去進行訓練,才能獨立完成。

蔡嘉華說,夢工廠會依據他們的能力和意願給他們分配不同的工作,以個性上來說,較怕生的孩子可能就比較適合不與人接觸的工作,會讓他們在五樓製作手工品,但夢工廠最重視的則是他們本人的意願。另外我們也教導他們工作的心態,以及與他人相處的方法。有時候也會帶他們去圖書館或美術館等,希望幫助他們走入社會。走出夢工場不只是讓他們適應社會,也是讓一般人有機會去認識、了解他們的存在。

肯納兒的就業之路

談到在外就業,蔡嘉華說其實肯納兒可以勝任公司的工作但無法與公司的同事和上司好好相處,因此常在工作不久就被辭退。每個肯納兒們的能力都大不相同,有人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處理基層的工作,有人可能連生活都無法自理。為了讓每個人都能夠在適合自己的環境中學習,並逐漸進步,大致上有分出三個不同的機構。「庇護工廠,接下來是小型工作所,再下來是日間照顧所。」蔡嘉華說,庇護工場的肯納兒幾乎擁有可以在社會中就業的能力,但因為一般工作環境不單只是完成分內的事情這麼簡單,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肯納兒的弱項,而有庇護工場為讓他們可以一起工作,在那裡會積極培訓學員的職業能力,員工們也和勞工一樣領有勞健保,有時也會輔導他們進入社會。

夢工廠總幹事蔡嘉華解釋不同機構的差異。 攝影 /孫民芳

對於小型工作所而言,建立良好的工作心態,是相當重要的,「他們較擅長有標準 SOP 的作業內容,固定的工作基本上都能做好。蔡嘉華說。如果學員有意願,且通過老師評估,夢工廠也會將他們送往合作夢工廠的學員們也會依工作成果拿到回饋金,學習工作的方法和與人相處的方式是他們的課題。而夢工廠日間照顧所的學員則更需要耐心的照顧與關心,將來他們也有機會加入小型工作所的行列。而對於這裡的肯納兒們,夢工廠不僅是訓練他們能力的地方,也是他們的第二個家。

往後的夢工廠

「希望可以搬家。」蔡嘉華坦白地說道,「這裡還是太小了,而且還有漏水的問題。」肯納兒夢工場成立至今,已經十五年了。總幹事的蔡嘉華小姐以前從事組織社會企業的工作,面對社會問題,試圖以公司營運的方法去解決,並且讓企業本身也能營利。在上一任總幹事的邀請下,他以接受挑戰的來到夢工廠,而這裡的一切對他而言都是全新的。

他說,和社會企業不同,夢工場需要靠善款才能營運的,想要改變這裡的設備也不是那麼容易,行政工作的量也大,但現在還是希望能接收更多的肯納兒。

採訪側記

採訪結束對於肯納兒有了全新的看法和認識,在來之前我們就跟多數的人一樣,對自閉症的患者毫不了解,這次真的接觸到他們之後才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有人會很有精神的一直跟我們打招呼,我想那是他表達善意的方式,有人不會掩飾自己的好奇心,就會很單純的一直看著陌生的來訪者,也有人的反應十分一般,就像是和我們擦肩而過的每個路人。也聽說有人還會跟肯納店員們殺價,儘管這裡的商店價格都十分低廉也划算,期望能讓更多人正確的認識他們。

延伸閱讀

星兒動起來 自閉孩童適應體育

愛盲庇護工場 庇護身障者的家

愛不囉嗦 唐寶寶帶你一起做糕點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肯納夢工場 讓自閉兒學習走入社會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