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盟十年換得同婚宴 專法不是平權終點

陳奕妘、張羽忻  / 台北市

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在二〇〇九年創立伴侶盟,前後舉辦造勢辦桌、千人街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同志」等活動爭取婚姻平權,二〇一七年大法官釋憲確定國家應保障人民婚姻自由,並經歷二〇一八年公投,台灣終於在今年五月通過同性婚姻專法,讓同性戀也能有結婚的權利,伴侶盟未來也將持續推動跨國同婚和性別教育等議題。

伴侶盟創立至今已有十年,陳沺均講述過去舉辦過的活動。 攝影 /陳奕妘

看見台灣問題 平權路上困境多

伴侶盟創會理事長許秀雯在法國讀博士時,發現台灣對於多元成家立法、婚姻平權方面欠缺專業投入,於是在二〇〇九年創立伴侶盟,並積極舉辦活動,爭取台灣多元家庭權益與性別人權。二〇一三年,伴侶盟將多元成家立法草案送進立法院,並舉辦千人造勢辦桌活動,然而卻有超過十萬人於凱道遊行反對,二〇一四年伴侶盟發起「同性婚姻登記案行政訴訟」,號召三十位同性伴侶辦理結婚登記,然而即便伴侶盟前後舉行許多活動都無法讓草案擁有重新排案的機會。

臺灣第一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祁家威認為,民法所規定的「同性別二人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已經侵害婚姻自由,違反中華民國憲法,於是他在二〇一五年委任伴侶盟律師團聲請大法官釋憲,大法官於二〇一七年釋憲確定國家應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必須在二年內完成法律修正或制定,逾時則同性二人可準用民法婚姻章規定結婚,與異性二人結婚規定相同。

而在大法官釋憲後,二〇一八年平權公投小組向中央選舉委員會送交「婚姻平權」及「性別平等教育」兩案連署書,分別要求以民法保障同性婚姻及學校應實施性平教育,並進行公民投票。而伴侶盟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只能積極透過集會、志工培訓、立法遊說等方式,將最新資訊傳遞給群眾,雖然最後兩項公投案同意票都沒有過半,但根據大法官釋憲結果,立法機關仍然需要設立專法保障同性婚姻自由。

二〇一九年行政院根據公投結果提出法律草案《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規定年滿十八歲的同性伴侶可以成立婚姻關係,並準用民法規定可以繼承財產與收養有血緣的子女,同年五月十七日三讀通過,並在五月二十四日生效,伴侶盟更在專法通過後舉行「同婚宴」,慶祝台灣多元成家的階段性成果。

伴侶盟為台灣多元成家努力,終於獲得階段性成果。 攝影/陳奕妘

第一線面對社會 漫漫長路不簡單

提到二〇一四年的「衝戶政事件」,伴侶盟專員陳沺均說,當年因為婚姻平權草案無限期擱置,伴侶盟決定另尋司法途徑,由於需要有當事人和公文證明才能對台北市政府提起訴願,他們號召三十對同性伴侶前往台北市中正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

陳沺均形容那是個成功的活動,當年能夠找來這麼多對同志伴侶現身其實非常不容易,但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說:「你就看到三十對人來登記結婚,而且在預料之內通通收到拒絕登記的公文,然後我們說這是個成功的活動,就很荒謬啊。」

談到這些日子遭遇的困難,陳沺均說:「上街宣傳婚姻平權時,常會感受到台灣社會的撕裂拉扯。」在二〇一八年公投前的那段過程,社會上經常流傳資訊錯誤的謠言,伴侶盟辦公室需要即時蒐證製作懶人包和宣傳單來闢謠,好讓第一線志工能在最快時間掌握正確資訊,提出有利證據上街澄清,避免民眾誤信謠言。

曾擔任婚姻平權志工的廖子瑀說,自己想在能力範圍內支持婚姻平權這個信念,因此選在公投前擔任婚平志工,而那次志工經驗讓他印象最深的是公投結果,雖然最後結果是有些令人難過的,但同時也讓婚平議題透過公投過程被廣泛討論,他說:「扣除無謂的詆毀跟對立,以一個比較理性的角度了解這個議題,我覺得是有助於整個社會的。」

雖然站在第一線常會面對來自各處的攻擊挑釁,但在忙碌之中也不乏收到各種加油打氣,上街頭的志工們經常能收到補給品,甚至有原先持反對立場的民眾,最後因為志工們的解說轉而支持婚姻平權,這些小小的改變和助力,都是在漫長的運動過程中,讓伴侶盟持續走下去的力量。

除了來自社會大眾的支持外,志工們之間的陪伴和回饋也相當重要,因此伴侶盟從二〇一八年開始舉辦常態性活動「週五來作伴」,以「不純粹法學」與「伴你聊心事」兩種聚會形式,讓伴侶盟志工談論同性婚姻相關法律和心理議題並互相陪伴,如過去曾舉辦過多元性別與反歧視法的活動,培養伴侶盟志工們在理論知識上打好基礎,理解自己與性別平權相關心理議題,思考性別正義如何在法律及政策上實行,也讓所有來伴侶盟的人在平權路上不孤單。

伴侶盟在專法通過後舉行同婚宴,重回凱道慶祝。 圖片提供 /伴侶盟

實現諾言重回凱道 專法不是同運終點

提到伴侶盟在專法後舉行的「同婚宴」,陳沺均開玩笑地說:「都是許秀雯的錯!」,原來伴侶盟六年前曾在凱道舉辦「多元成家、決戰立院,九七凱道、造勢伴桌」活動,時任理事長許秀雯許下承諾,若同婚法案通過就重回凱道慶祝。

「今年婚姻平權迎來階段性的成果,所以伴侶盟決定實現諾言,重回凱道舉辦同婚宴,和大家一起迎接台灣的歷史新頁。」陳沺均說,除了履行承諾外,伴侶盟同時也希望藉由這個場合引起國際媒體關注,並回顧歷史,提醒大家這樣的成果並不是終點,未來仍有許多事需要共同努力向前。

「其實同性專法通過之後,婚姻平權議題的關注度下降了很多。」陳沺均說,雖然同性婚姻專法是一個階段性的成果,絕對不是同運終點。目前的收養制度不夠完整,還有部分跨國伴侶婚姻無法成立、爭取同性婚姻能回歸民法規範、保留同性伴侶註記並開放給異性戀性伴侶使用等問題,這些都是伴侶盟未來努力的方向及目標,陳沺均期望藉此提高台灣國際可見性,並回顧歷史、展望未來,將台灣同婚成果帶向國際,帶動周邊國家正視同婚議題。

採訪側記

這次採訪伴侶盟獲得很多意料外的訊息,就像陳沺均專員提到的,在今年五月同性專法通過之後,社會上對於婚姻平權這個議題的關注度其實下降了很多,多數人會認為同婚目標已經達成,但其實專法絕對不是平權的終點,除了同婚入民法落實真正平等外,跨國同婚和性別教育等也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需要大家一同去關心努力前進。

延伸閱讀

台南彩虹遊行聯盟 向上連結向下紮根

國小老師參政 主打性別平等教育

台灣首創性別廣播 為平權發聲十四年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伴侶盟十年換得同婚宴 專法不是平權終點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