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 讓莊雅菁重啟自信

【記者萬蓉、郭立翔/台北市報導】莊雅菁13歲那年因為一場車禍,導致身體幾乎都是火燒過留下的痕跡,莊雅菁一開始非常絕望,甚至想自殺,後來因為拚豆以及心理上的釋懷,找到克服自身缺陷的信心。也在陽光基金會的引薦下,接受陽光基金會提供的生理復健、心理諮商等服務,逐漸讓自己慢慢走出傷痛。

陽光基金會 提供燒燙傷患者生心理重建服務

燒燙傷患者沈曉亞小姐所寫的『怕見陽光的人』這本書,訴說著一位燒燙傷患者在初入社會期間,因為顏面損傷在工作以及人際互動上面臨到種種困難。這樣的經歷,激起了許多人士對於燒傷而造成顏面損傷的患者的關注,在一九八一年,陽光基金會因而成立。

陽光基金會的服務非常多元, 舉凡患者疤痕痛癢、術後復健訓練等生理上的照顧,都有職能、物理等治療師協助患者生活起居方面能夠走入正軌;心理上,則會有諮商心理師、社工師等專業團隊協助患者的心理重建,讓患者能夠去接納自己外觀上的改變。

觸人心魄的車禍事故 開啟莊雅菁復健人生

莊雅菁榮獲第二十三屆身心障礙楷模。 照片提供/莊雅菁

莊雅菁在二〇〇七年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和朋友一起出去,三個人一起騎一台摩托車、彼此都沒有戴安全帽。那時國中的莊雅菁因為身高較為矮小,所以是站在機車踏板上,呈現三貼的樣子。莊雅菁表示,駕駛人左手拿著一瓶酒,右手催著油門,時速一度高達一百四十公里,後來機車失控打滑,摩擦地面後爆炸,駕駛人在第一時刻著火之後,就已經跳車。但那時候的莊雅菁則是直接撞到了頭,暈倒在原地,全身遭受祝融,送往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救。莊雅菁說:「發生車禍後,其實我已經沒有心跳、呼吸,全身被烤焦的狀態,其實可以說是死亡的狀態。」經過搶救,醫生表示必須截肢才能夠存活,因為四肢血液無法循環,會造成四肢壞死的問題。

躺在醫院四個月後,莊雅菁的意識才開始恢復, 但因為車禍非常嚴重,導致莊雅菁非常痛苦,醫院於是替莊雅菁施打的大量的嗎啡。但卻讓莊雅菁開始變得依賴藥物。莊雅菁說:「嗎啡講白一點其實就是毒品,打到我的精神、頭腦狀況其實都不清楚了。」但在醫生停止嗎啡的施打後,莊雅菁才真正體會到痛楚。莊雅菁說:「換藥很痛,所以我就是一直哭鬧,就是不想換藥。」

不想換藥,怕痛的情緒也隨著傷口逐漸潰爛以及聞到惡臭才停止。莊雅菁說:「那時候媽媽覺得不行,再這樣下去傷口會爛掉,就打電話跟陽光基金會聯絡。」在陽光基金會治療師等專業人員安排下,開始進行一連串靜態模式的復健以及傷口護理。復健初期因為雅菁無法起身,主要是以靜態的模式為主,像是躺在床上以正確擺位方式復健,避免燒傷疤痕逐漸攣縮。

除了復健之外,陽光基金會也安排陽光之家住宿服務,透過護理師及洗護人員協助,幫助避免洗澡時碰到傷口以及給予相關傷口護理;定期安排社工訪視,透過不停的關懷及鼓勵,讓莊雅菁能夠早日克服心理創傷。陽光基金會北區中心主任王佩珊說:「看到她受傷那麼嚴重,對於陽光來說我們責無旁貸,會覺得我們有很多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在她出了院之後,包含復健的需要、疤痕的需要,這都是陽光的專業。」

車禍失去求生價值 莊雅菁深陷迷茫之中

莊雅菁自己動手煮飯過程 。 照片提供/莊雅菁

在醒來第一次換藥的時候,莊雅菁發現自己左手跟雙腳都被截肢,莊雅菁在第一時間向護士說道:「那我的臉,我的臉有被燒到嗎?」莊雅菁要求護士拿鏡子給她,但卻遭到拒絕。莊雅菁說:「看鏡子是一件多麼正常的事,突然變成一件大家都很害怕的事。」直到莊雅菁有一次在床頭發現一片光碟,透過光碟背面的反射得知自己的樣貌。莊雅菁表示肢體缺少還能夠克服,但外在被改變了,對於莊雅菁來說是不能夠接受的。對莊雅菁來說,外貌是一個人的一切。可是今天外貌改變了,讓莊雅菁失去求生的價值,所以那個時候她非常沒有辦法接受。

這也讓她開始企圖結束自己的生命,不同的自殺方式幾乎都被莊雅菁試過了,像是坐著輪椅到廚房拿菜刀砍自己;拿起童軍繩將自己的頭套住,另一端則是綁在床架上,透過往前所造成的拉力,讓自己被勒死,莊雅菁說:「不自覺會流眼淚、眼睛充血的狀態。」

莊雅菁表示,有一次試圖自殺時,眼前看到媽媽在哭的畫面。莊雅菁說:「媽媽為我哭,所以我從那個畫面覺得說,我的家人都沒有放棄我,為什麼我要放棄自己。」這也讓她開始燃起對生命的重視,開始試著接受車禍的事實,莊雅菁第一件事情就是學習如何自己穿衣服、如何從床上移動到輪椅上、如何拿東西等。但勇氣卻在接觸人群時,又徹底消失了。

莊雅菁說:「我發現大家異樣的眼光一直圍繞在我的身上,在等紅綠燈,或是走在路上,全部的人都在看你,對我來講是還滿挫折的,以前的我並不是這樣,以前的我並不是一個大家關注的焦點,我又開始躲回家裡,我不敢出去,因為要面對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手作拚豆 莊雅菁找回對生命的自信

莊雅菁手作拚豆過程。 照片提供/莊雅菁

龐大的醫藥費,讓單親家庭的莊雅菁,面臨破產的問題。莊雅菁表示母親因為要照顧她,辭去了工作,這也讓莊雅菁透過陽光基金會社工的安排下,開始擺攤賣飾品賺錢。這樣的契機下,又讓莊雅菁開始接觸人群。莊雅菁說:「因為家裡沒錢,所以我必須丟下我所謂的面子、自尊,因為我只想要求生存,有錢才能供應這個家。」擺攤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客人,特別是小朋友會用手指比著莊雅菁尖叫,但也有其他客人看著莊雅菁表示她非常棒,莊雅菁沒有因為大眾的議論而失去自信,反而更加堅強。莊雅菁說:「因為這一路走來的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我連我自己都不支持自己,那有誰會支持我。」

擺攤賣的飾品,是莊雅菁在車禍之後才學會做的。有一天莊雅菁收到國中學妹送她的拼豆吊飾,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她覺得自己也能做做看。一開始的時候做壞了好多個作品,但莊雅菁不放棄,儘管只剩下一隻手,她卻一直努力學習。最後成功做出客人會找她回購的成品。

客製化的復健服務 深入患者的各種需求

傷友阿牛正由陽光基金會治療師進行手部復健。 攝影/萬蓉

每個人的復健項目不同,陽光基金會也會依據他們受傷的部位安排不同的復健功課,像是陽光基金會的傷友阿牛,左手的五隻手指節末段都有截掉,用手指節去拿東西對他來說是困難的,而阿牛的手指頭被火燒到,手指頭的指紋也就不見了,手指頭的指紋是能夠防滑的,因此他的手指頭摩擦力比較小。因此復健的時候拿取木棒作為復健工具就很適合,因為木棒表面很滑,透過捏取木棒來訓練拿取物品的捏力,增加拿物品的力度,避免掉落。其他復健工具,例如小圓柱方柱盤,透過不斷拿起小圓柱放至下一個孔洞,可以依據復健進展狀況,選擇更細小的圓柱,來練習手指的靈活度,找到適合自己的復健模式。

除了手部的局部復健,還有進行恢復行走能力的復健訓練。陽光傷友阿牛說:「剛開始覺得走路最困難,之後用助行器練習,練習時常常跌倒。因為走路會摩擦傷口,很痛,會流膿、流血。現在不用助行器了,要去哪就去哪了,很自由。」

陽光基金會 攜手打造傷友的生命出口

王佩珊表示,對於大部分的燒傷朋友來說,最花心力的都是心理建設這一塊。就本會服務經驗,當傷友整個情緒一直處在很生氣、很沮喪、很抗拒這個受傷的事實時,再多的專業復健或是心理治療等都無法有進展,因為傷友還沒有準備好。復健過程中,傷友會一直喊痛、一直拒絕、一直哭,對於機構來說,除了滿滿的不捨,更理解他需要更多的耐心來等待跟陪伴,在經歷長時間的調適,當傷友可以坦然面對、接受的時候,各種的服務的幫助下,達成復健目標的速度就會提升。

大眾對於燒傷朋友常常表現出的關心、同情,對於王佩珊來說,傷友最需要的是尊重。王佩珊說:「同情不等於同理,也不等於關心,這是我想帶給大家的觀念。再來就是因為外表不一樣,而對於傷友充滿好奇、驚訝等質疑是陽光朋友常遇到的處境。」因此陽光基金會在近年推動臉部平權運動,主要的訴求的理念是希望大眾能夠了解到每個人的顏面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應該學會尊重及公平對待他人,希望大眾能夠多多去認識傷友,才能因為深入的理解傷友後,了解到外表並不是一切,傷友們同樣也有不凡的內在、很不一樣的能力。

採訪側記

一場車禍,造成莊雅菁必須以義肢來生活,這對許多人的生活來說,是從來無法體會的。經過這次的採訪,也讓我們知道,騎車安全最重要,千萬不要做出會讓自己後悔以及無法彌補的遺憾。

延伸閱讀

居家服務帶進家中 解決長輩宅在家的風險

母職大不易 身障女性的困境之路

不受重症限制 眼動工作者用eye重啟生活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 讓莊雅菁重啟自信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生命力新聞 on Medium, where people are 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 by highlighting and responding to this story.

新聞來源:輔大-生命力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