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新聞雜誌】「拉他們一把」 我好累!聽見照顧者心聲

連昭慈 李宇承 報導  / 台北市

近年來不論在日本或台灣,都傳出許多家庭照顧者因為壓力過大,因而決定、終結被照顧者生命,甚至雙雙走上絕路的新聞事件。這是社會的悲劇,更是國家的重大警訊!也因此,提升「照顧者」的生活品質,也被列入了政府長照2.0的重要目標!

目前,全台因為照顧家人而離職的人數,大約有13萬人,工作受到影響的人數更高達231萬!我們實際訪問三個家庭照顧者個案,說起辛酸和壓力,他們難掩激動,更是滿腹苦水。檢視政府的長照服務,為什麼無法幫助這些家庭紓解照顧壓力?未來又該如何加快腳步、落實政策呢?來看採訪小組的深入報導!

2019年1月11日,高雄市55歲的吳姓男子,疑似無法承受長期照顧父親的身心俱疲,勒斃85歲老父親後上吊輕生。

2018年11月14日,新北市38歲的張姓男子,因為不堪獨自照顧爸爸的壓力,幫爸爸注射過量胰島素後報警,警方到場時,老父親已沒有生命跡象。

2018年10月17日,台北市74歲婦人,親自照顧患有慢性病的丈夫,長年累月心力交瘁,趁著丈夫休息時,拿鐵鎚重擊頭部,丈夫送醫後回天乏術。

長照悲歌屢見不鮮,是什甚麼原因,讓家庭照顧者走投無路?難道上路至今兩年的長照2.0,宣告政策失靈?

70歲的崔佐英獨力照顧臥病在床的92歲老媽媽,每天從早到晚,母親的呼喚都沒停過,崔佐英卻總能第一時間,就趕到媽媽床邊。

半年前,原本行動自如的媽媽病倒後就半身不遂,住院期間更被發現褥瘡早已潰瘍,身為長女的崔佐英,連續三個月,日以繼夜寸步不離隨侍在側,出院後更索性將母親接來與自己同住。

就怕褥瘡復發,崔佐英每晚兩小時起床一次替媽媽翻身,只是媽媽除了生活無法自理,還有輕度失智,記性差、愛幻想、脾氣暴躁,照顧的人必須隨傳隨到、沉重的壓力加上睡眠不足,才半年時間,崔佐英就掉了五顆牙、瘦了9公斤。

現在生活都繞著媽媽打轉的崔佐英,人稱「崔姐」,過去曾是叱吒房產界的女強人,從小個性就很獨立自主的她,總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但身為家庭照顧者的悲哀與無奈,加上老老照顧的力不從心,讓堅強樂觀的她,也變得鬱鬱寡歡。

截至2018年6月,台灣失能者約76萬,住進安養機構的僅僅8萬多人,25萬人由外籍移工照顧,剩下的近43萬人都是由崔姐這樣的家庭照顧者扛起重擔,說起現行的長照2.0,崔姐忍不住抱怨連連。

今年45歲的李中治,照顧72歲的媽媽長達10年,一開始母親中風,醫師告知有六個月的黃金復健期,心急如焚的中治,毅然決然辭掉工作,和父親一起照顧媽媽,但兩年後爸爸就腦出血過世,而媽媽非但沒有好起來,病情還每況愈下。

復健、按摩、刷牙、量血壓、抽口水、10年如一日,中治無怨無悔,但無論他投入再多心力,媽媽都像這樣眼睛直盯著天花板沒有任何反應,牆上貼著許多長照資訊,看得出中治對媽媽的用心,與放不下的深厚感情。

和母親靠著頭說話,語氣相當溫柔,此刻媽媽彷彿就像中治的女兒,但因為照顧母親犧牲工作、葬送人生,每天過著捉襟見肘的日子,說著說著,中治情緒越來越激動。

就算每個月花27000元請了外籍看護,對照顧品質很要求的中治,很多事還是親力親為,不想假他人之手,離開工作領域10年的他,也早已失去再回職場的勇氣。而長照資源和中治這樣的家庭照顧者,如同兩條平行線。

自從2018年起長照2.0新制上路,其中的居家式照顧服務,從計時制改成計次制,也就是過去,照服員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進行多種服務,但新制上路後,照服員只能進行單項服務,例如洗澡、灌食或陪同外出,都必須分開收費,形同服務更加零碎。

但同樣是新制,也有人受惠,103歲的鄧壽亭爺爺,在日照中心裡,聚精會神地拼拼圖,對輕度失智失能的他而言,日照中心就是第二個家。

68歲的殷玉蘭是鄧爺爺的結髮妻子,膝下無子的兩人相差35歲,鶼鰈情深,每天早上和下午,殷玉蘭都會接送鄧爺爺往返日照中心,把丈夫當成孩子照顧。

即使膝關節不太好,鄧爺爺還能抓著扶手,慢慢地爬上樓梯,低收入戶的他們,住在簡陋的房子裡,每個月仍需一萬元租金。過去一手包辦照顧責任的鄧太太,說到家庭照顧者的辛酸,不禁悲從中來。

個性溫和的鄧爺爺是從五年前罹患了失智症,開始變得易怒,時不時打人罵人,而且當時的他身體還很硬朗,與他形影不離的鄧太太,就成了出氣筒,無處可逃。

因為捨不得鄧爺爺沒人照顧,日子再怎麼難熬,鄧太太還是不離不棄,甚至有一段時間,自己腰椎受傷到醫院做復健,也都帶著鄧爺爺出門。

原本在舊制時,輕度失智失能又是低收入戶的鄧爺爺到日照中心,一個月還要自付7750元,新制上路後擴大服務10.2萬人,鄧爺爺完全不用付費,說到這裡鄧太太終於笑逐顏開。

然而,日照中心畢竟只適合出得了家門的失能者,如果病人已經臥床,或是照顧者必須上班,日照中心都不能切合真正需求,更別說,能讓失智失能者到機構臨時住宿的「喘息服務」,申請還需附健檢證明,提供的床數也很有限。

全台因為照顧家人而離職的人約有13萬,而影響工作的更高達231萬人,照顧者不是在工作和家庭責任間蠟燭兩頭燒,就是離開職場陷入貧窮,光是2018年,全台就發生了22起的長照悲劇。

在我們這次採訪的過程中,家庭照顧者都不約而同透露想幫家人解脫,或是想自己尋短的念頭,這也成為反映國家危機的重大警訊,而他們只是高齡社會的冰山一角。

隨著超高齡社會的來臨,失能人口持續增加,長照政策若沒有結構性的變革,或建立類似社會安全網的預警機制,未來照顧壓力的海嘯,恐怕將吞噬更多家庭。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