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不再隱忍! 柯奐如痛訴鈕承澤戴套粗暴上陣

終於不再隱忍! 柯奐如痛訴鈕承澤戴套粗暴上陣 | 華視新聞
(翻攝自柯奐如臉書)

楊雅竹 綜合報導  / 台北市

導演鈕承澤去年底爆涉嫌性侵女性工作人員,連帶扯出他強逼女星柯奐如拍全裸床戲,柯奐如子昨(6)日更痛訴,當時只貼著胸貼,鈕承澤則只戴著保險套就上,她坦言,「當時我覺得自己好髒,我拚命地想洗掉那觸感、那記憶,所有的一切。」該片另一出品人直到今天才知道,她表示:「清場時就走了。覺得很驚嚇,滿難過的。」

柯奐如昨凌晨在臉書寫道:「(我)只貼了胸貼上陣,而對方僅使用了保險套,對方還告訴我,『不會放進去』。」事後她覺得自己「很髒」、「不潔」,無助之下,希望請男友「粗暴一點」對她,來藉此洗盡對方在我身上、腦海中不愉快的經驗。

她認為拍片過程遭受「性暴力」,字字血淚,也是鈕承澤爆發性侵案後,首位公開指摘他的受害人。

柯奐如說,她曾聽說該片後製時,特地在剪接室掛上窗簾,照顧隱私,對此她相當感謝,但也疑問:「若影片其實是可以這樣的形式呈現,那當初真的有必要付出如此多來完成嗎?」她透露,1名圈內女性長輩對她說:「那還好嘛!那跟#MeToo(好萊塢反職場性騷擾標語)沒有關係嘛∼」讓她感到被質疑、被訕笑,只能在事後大口喘氣,並強烈對自己喊話「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鈕承澤既是導演又是演員,她選擇全然相信對方,當年媒體刊出相關報導後,鈕承澤雖然向她道歉,卻又用一連串不理性字眼攻擊她,甚至諷刺地說:「應該來個如何拍床戲的座談會。」

後來只要是和電影相關的活動,柯奐如只要看到鈕承澤,明明那還有想走近打聲招呼的朋友,只能自行選擇走避。把自己隱蔽。感覺自己是那做錯事的人。

柯奐如在揭開這些陳年傷痕、以及現在聽聞到的負面例子時,不希望大眾對影視圈的印象是其差無比的,而是有期許的,一樣在意的。借一位導演的話,「就算這個產業沒有提升有形的收入,至少要給人尊嚴及安全。」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