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生命 她們為浪浪找個家 |讓愛不流浪|華視新聞雜誌

嚴珮瑜 採訪/撰稿 文楷誠 攝影/剪輯  / 台北市

2017年,流浪動物零撲殺政策上路,全台公立動物收容所不再撲殺犬貓,但也衍生許多收容所都嚴重超收的現象,在這樣的困境下,就更仰賴民間動保團體協助照顧與認養!像是在屏東,有一位顏姐,她成立了流浪動物生命園區,照顧800多隻流浪狗,17年來把愛和人生,都奉獻給毛小孩。另外,在台北,也有一處像家一樣的流浪動物庇護中心,創辦人戈姐,則是一名企業界女性,為了傳遞尊重生命的理念,她們做了哪些努力?又付出多少心血與代價?守護生命的故事一起來看!

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說:「走去大便了,走走走走走走,來來來走走走,來出來尿尿了走」,她是顏姐,因為撿到一隻流浪狗,從此,一頭栽進動保義工的行列。阿彬阿彬乖黑人說:「美麗,黑人乖」,三隻黑色的狗狗,對於我們而言,似乎都一樣,但在顏姐眼中,卻能一眼認出,牠們的差異,因為從顏姐把牠們帶回狗園照料時,就下定決心,要幫牠們找家,細心照料下,自然也記得住,園區內800多隻流浪貓狗的名字。

眼前的米克斯大雨,五年前,顏姐在台29線的路邊,發現了牠,眼神充滿了憂鬱,每天坐在相同的地方,似乎盼著誰回來。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我們看到牠、牠就會,牠看到車子停下來,牠就會跑上來,可牠看看你之後,牠又轉頭回去坐下,每天都這樣,所以我覺得,後來我們覺得牠是被丟棄,在那裡牠一直在等主人來載牠,所以每部車靠近牠都會去看,我認為牠一直想說,我只要乖乖地,我乖乖地坐在這裡,等牠的主人,我的主人一定會來把我帶回家,所以你看到牠的眼神,就是很堅定,可是從一天一天一天過去,牠每次看完車子再回來,我覺得牠那個眼神,從很堅定轉而很悲哀傷」。

一開始,顏姐拿出食物,大雨也不為所動,日復一日,一個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有一個颱風天,我們在家裡就想說,因為牠是坐在站在路邊,這樣看著來的車輛,想說沒有遮蔽物,我就想說這個傻孩子,會不會還在那裡等,我就跟志工說我們去看看,那去看真的,牠是坐在那邊,那一天就是下大雨,我就選擇了把牠帶回家,所以我們給牠取名字叫大雨」。

一開始,為了讓大雨,盡快適應狗園的日子,顏姐每天都摸牠,抱牠,牽著牠,告訴牠,來到狗園,不用再擔心受怕。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你們第一次發現大雨的時候,牠應該不是那麼好控制的吼,你根本無法接近牠,牠不讓你摸」,顏姐的愛,融化了大雨,牠開始願意親近人,來到園區的第五年,大雨與藝人許光漢合拍公益影片,一週就吸引上萬人點閱,也讓領養人發現大雨的存在。

大雨的新家遠在花蓮,終於有人願意接納牠,顏姐決定放下心中的不捨。這麼多年至少我幫你找到家了乖雖然我很捨不得你說:「雖然很捨不得你,大雨最乖最棒了」,園區裡,像大雨一樣曾被主人遺棄的毛孩子,牠們在等的是一活下去的希望。

嚴珮瑜記者說:「2017年,台灣正式實施動物零安樂政策,自此公立收容所,禁止撲殺犬貓,不過當中卻也面臨超收的問題,因此更仰賴民間狗園來維護,動物的生活品質和協助領養」,流浪動物過多擠爆公立收容所,民間狗園更被視為重要的存在,只是資源有限,這條路真的不好走。

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走在這條路上,我相信大家都會有很多的愛,但是怎麼樣把它做好,不是只有愛心而已,我都覺得你還要有理智,還要有智慧你才能把,走在這條路上的很多層面,把它做好」,顏姐每天凌晨點出門,先是餵養園區外的流浪狗,接著再回到狗園,照料她的浪浪孩子們,17年來,如一日。

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牠在等我去照顧牠,你只要有這個意念,你都不會覺得累跟冷,你就還是會出去做,我就講說你的愛有多深,你的犧牲包容,你的勇敢就有多強悍」。

起初,顏姐僅以收養結紮流浪動物為主,卻也意識到,這樣做並不能使流浪動物減少,因此,她砸了畢生的積蓄,設立流浪動物收容所,提供免費認養,號召職工與志工,推廣領養不棄養的觀念,近年,更與學校合作,邀請師生走入園區,推動生命教育。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有沒有很怕狗的,有沒有怕狗的,有沒有很怕狗的,可以留在這裡,不怕狗的會到外面去,因為我們的狗很熱情,會抱你們會跳起來抱你們」。

這一天,狗兒特別興奮,因為,有一群中山工商的學生們,專門從高雄來參訪。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我會跟認養人說,絕對不要用你的眼睛認狗,就是這隻漂亮可愛,我就認養牠,狗跟人一樣每隻的個性都不同」,來喔吃飯喔對對對對對吃飯說:「就這樣放下,來吃飯喔」,透過親身參與,學生們體會到,愛動物絕不僅是口號,而是得肩負起,照顧牠們一輩子的責任。

林繹勝中山工商衛生組長說:「我們原本有一個關懷動物生命(課程),我是說希望他們來看看這些流浪狗,被收養的地方,那有的你會看到有的是嘴巴受傷、有的是腳斷掉,讓他們去體會說,這些流浪狗假設,你們把牠棄養以後,牠們下場都是很可憐的」,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我們都捨不得,這些人類最忠心的朋友被撲殺,那我覺得零安樂,我個人覺得在這個當下,它配套並沒有做得很好,所以其實造成更多的問題」。

2017年台灣零撲殺政策上路,但缺乏相關配套,流浪貓犬不減反增,而民間收容所經費有限,時常心有餘而力不足,為了改變現況,顏姐與素不相識的女企業家戈家黎,南北串聯盼能發揮更大效益。嚴珮瑜記者說:「走進這個收容中心,是否顛覆你我,對於流浪貓狗收容所的印象,在這個地方刻意營造了,像是家一般的空間,因為在這裡,有一半以上的毛小孩,都是老病殘的貓狗」。

重點是,現在先把牠吐的問題,跟牠會拉血水便的部分說:「先解決吧這比較重要,好消息今天暫時沒有血水便了」,針管裡裝得是泥狀鮮食,因為雪球是一隻患有腎臟病的狗,吃喝都得專人打理。戈家黎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說:「牠因為有心臟病,跟呼吸道感染的問題,牠其實在餵的狀況中,很容易你餵得快,你餵的東西太扎實,牠又會吐」。

專收弱勢毛孩子的庇護所,就像隱身在都市裡的諾亞方舟,創辦人戈姐是一名行銷公司的執行長,2016年她計畫捐助500萬元協助動保團體,但最後她跳下來成立了動保協會,黑佳麗是她第一隻收養的貓。你最棒了誰是最帥的第一男主角啊說:「來擠尿尿很快,你最棒了是不是」。

牠是黑佳麗,六年前被計程車撞飛,當時,戈姐帶著黑佳麗,跑了三家的獸醫院,緊急動手術撿回一命,卻擺脫不了下半身癱瘓的命運,戈家黎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說:「你每天需要幫牠這樣擠多少次,我們每天擠尿是三次,然後大便是一次,然後還會打一次的皮下」,從不放棄每一個孩子,但救動物真的很燒錢,協會成立前年,戈姐賣掉永和50幾坪的房子,四年燒了1400萬,被朋友笑稱,這是救動物救到走火入魔。

戈家黎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說:「包括到現在,我們都還是會被質疑說,你們協會一直花的心力跟經費,在這些老病殘的孩子上面,那不如把這些心力,花在更有機會的幼幼上面,但是其實反過來說,今天如果是我們的家人,若是你的爸爸媽媽老了,其實你不會不照顧他,我還是要這樣說,這些孩子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在我們基金會,在我們協會的努力下面,其實我們協會送出去,7歲以上有老的有病的,甚至失明的孩子,我們已經成功送養了,大概40幾個案例出去了」。

總是把這些毛孩子,視如己出,從不計較付出,這樣的觀念,正逐漸影響不少人。石先生領養人說:「好棒喔,牠其實雖然說牠是年紀大的狗狗,但是牠也不太像年紀大的狗狗,我覺得對就牠的健康任何方面,其實我覺得後來照顧起來,把牠照顧好了之後,其實牠跟一般從小養到大的狗狗,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這一天九歲的約克夏,找到了新爸爸,濕潤的黑眼睛裡彷彿充滿了希望,未來牠將有個家啟動另一段愛的旅程,守護浪浪,顏姐和戈姐,在台灣角落裡默默投注她們的溫暖,也讓愛不再流浪。戈家黎諾亞方舟動物同樂協會理事長說:「今天這個毛孩子到你家,其實牠是一個承諾不要棄養」。顏杏娟台灣愛狗人協會創辦人說:「我們很努力,我們把狗照顧得很好,我們盡量幫牠找家」。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