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是主角】挑戰移動的極限 韓順全的跑酷人生

李蘇竣 報導  / 台北市

跑酷,是一種徒手跨越障礙的技術,最早將這類動作規格化的是各國軍隊的訓練。最終由一名法國運動員大衛‧貝里(David belle),確立跑酷這項極限運動。跑酷玩家們在城市間穿梭,跨越柵欄圍牆、飛過高樓大廈,用自身的體能挑戰著人類的極限,將移動轉化為一種藝術。

在台灣,也有一群跑酷玩家,他們不畏大眾異樣眼光,在街頭展現飛簷走壁的好身手。投入跑酷訓練將近10年的韓順全,同好間都叫他綽號「螞蟻」,在接觸跑酷的那一刻起,他找到了人生的目標,他天賦異稟、加上勤奮苦練,成為跑酷圈的佼佼者,更晉升教練、特技演員的身分,在不同場域推廣著跑酷運動。

韓順全回憶,自己在9年前意外於網路上看到跑酷的影片,當下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渴望,他說「原來我等了這麼久,在等這個運動」,那一瞬間,他確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標,確定跑酷就是此生要努力的道路。

對於每一個活潑好動的兒童來說,爬上爬下是正常不過的事情,韓順全也不例外,他非常驕傲,說自己在國小時是紅綠燈之王,總是能爬到一般人到不了的地方。韓順全笑說:「現在才知道,原來我小時候就在跑酷了。」

投入跑酷運動至今快10年,韓順全經歷了台灣跑酷圈的轉變。他回顧當年,社會大眾普遍不知道這門運動,國內的同好也很少。在戶外訓練時常常被人當作瘋子,對於爬上爬下的危險舉動,也有「熱心」的民眾報警將他「請下來」。經歷了多年,雖然現在越來越多台灣人知道這項活動,但這種來自民眾的「擔心」從沒減少過。

談到一般大眾對於「危險」的反應,韓順全突然扳起臉孔,一本正經地表示,「大眾不知道『危險』和『風險』的差異」,他解釋,跑酷玩家清楚知道自己在幹嘛、也清楚知道自己的能耐與評估可能的後果,在掌握全局的情況下叫作「風險」;反過來說,那些未知的情況才叫作『危險』。

韓順全在現場秀了一段特技,不論是側翻、前空翻、後空翻都難不倒,流暢的動作看似輕輕鬆鬆,眼神中也不曾閃過一絲猶豫。反倒是採訪的記者在一旁看得膽戰心驚,替他捏了數把冷汗。他說,一般人會覺得「危險」,因為「若是他們來做,確實很危險」,聳了聳肩「但我做我覺得還好」。他感嘆,大家看不到跑酷玩家在背後的努力,「沒有人知道我訓練了多少體能,才能做到這些事。」

話鋒一轉,韓順全突然開朗了起來,「其實被說『危險』對我來講是稱讚」,這樣的想法並非自負,他解釋 :「極限運動員的存在,就是要刷新大眾的認知」。世人認為做不到的事,他們卻辦到了,一次又一次突破了人類的極限,一次又一次印證著人類的無所不能。

人類經過數十萬年的演化,從荒野中挺起腰桿子直立行走至今,人們血液之中似乎還殘留著那份跨越障礙、克服外在環境的本能。這些極限運動員們,將會繼續向世人呼喚,證明人類的無限可能性。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新聞關鍵字

華視新聞 Facebook

加入Line好友